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听剑行 > 第四十八章 一曲《千秋散》罢

第四十八章 一曲《千秋散》罢

  “其实你没有必要抱怨,若不是将你关在这里,仅仅凡人一世的时间,你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到了半步阳神的境界?”

  “小山子将你锁住,是因为你是净土当代镇守,没有杀你,是承你娘当年的情分,不然你都打在白虎门了,为何洛阳这座大阵不开,又为何,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杀你?”

  白虎无声,因为叶白说的很有道理。

  大夏与妖国几乎有着不亚于与鬼魔二族的世仇,单凭这一点,他确实早应该死,可在这座囚笼中,除却失去了自由,却并未锁住天地之息与他一身修为,甚至整日在井下看着那张纸,他还悟到了一些玄法。

  龙皇说道:“三月,好生在这里待着,你很快就会出来的。”

  白虎不解,但他并未发声。

  叶白说道:“妖国要与大夏议和,虽然不知道他们带着什么好处,但我想足够令大夏满意与让你脱困了。”

  白虎看向叶白,问道:“你将龙姐带在身边,这说明现在的你真的很弱,也很怕死,那你来见我又有什么目的?”

  叶白神情淡漠,先前龙皇说想要下来看看,他便跳了下来,可若不是自己想要下来,他如何会因为龙皇一句话就抱着可能暴露身份的风险带她下来?

  “现在还不能说,之所以下来,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当真正的净土镇守。”

  龙皇看向叶白,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原来是他要来,而不是因为自己想要来。

  “那么我有资格吗?”随着白虎言语,牢笼内风雪大作,但也只是在笼内。

  “有了,等你回去净土,到了阳神天境,在合适的时候,为我做上一件事情。”

  白虎压抑着怒声,问道:“我凭什么要为你做事,就凭现在的你连神通都未到的境界?”

  叶白笑了笑,转头看向来时寒潭那侧,那里似乎多出了几缕微不察觉的寒风。

  “有人来了?”龙皇问道。

  叶白点头,然后将凌霄拔出向着天上斩了一剑。

  天色迅速变黑,但在天穹中央,多出了一道闪烁着星芒的剑痕。

  龙皇看了一眼白虎,没有说话,抓起叶白的肩膀飞向了那道剑痕。

  白虎看着剑痕,陷入沉思。

  洛阳城闹市的夜并不黑,街道两侧的灯火把青石路面照耀的像是白昼,人间烟火气息竟是比白天是还要热闹几分,行人如织有了些擦肩接踵的感觉。

  龙皇化作白蛇,在小狐狸的脑袋上盘着,兴趣恹恹地看着街上行人。

  小狐狸在叶白怀中默默待着,似乎也没有什么兴趣,可它一直皱着的鼻子作证了它并不如此,那家夹肉馍子多香,另一家的炭烤肉饼也很香,还有那些漂亮的小糖人,看着真想都将它们一口嚼碎吃在肚中。

  叶白没有说话,因为在见了白虎后,他在想事情,而想事情,他往往不会做别的,若不是出了井底来到一家废弃官宅中吓坏了几位城中乞丐,他可能会在那座官宅中静坐一晚。

  走了许久,来到北城叶府门前,值守的血衣卫看见他,向他行礼,然后打开正门恭敬地看着他进去。

  剑修总是要受军人尊敬,那日襄城公主说得并没有什么错,剑修修法,浑身剑元在体内经脉流淌,痛苦不亚于凌迟,这也是剑山上的台阶为何会有风雪如刀的原因之一,如不能承世间痛苦,如何能修得一剑破万法的本事?

  能够忍常人不得忍的痛苦,便足够让人尊敬,更何况,叶将军长子四年前还是神魂有缺的痴儿,而四年后,竟是三境中的听剑楼剑修。

  今日叶府相比于昨日来说有些安静,就是绕着整座叶府的溪流声听起来都小了些。

  走过花厅,传来了一阵琴音,声响慷慨激昂,时而我见山风多肃杀,又时而低看浅渊水如刀,便是那诗所说,“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

  琴曲竟是四千年前战国时代流传极广的千秋散,叶白思绪沉在琴音,抱狐驻足听了一会儿,向着一处被流水翠竹环绕的凉亭走去。

  走至亭前,一曲千秋散刚好结束,抚琴之人正是叶青云,世人又如何能知,这位杀戮一生的三十万血衣骑统帅,竟是能抚一手好琴。

  叶青云看向叶白,笑了笑,说道:“许久没有碰琴,有些生疏了,白儿来坐。”

  叶白走进亭中坐下,龙皇早在叶白踏入叶府就回到了他衣袖中,小狐狸有些害怕叶青云,两只耳朵怂拉着在叶白怀中缩成一个小团。

  “好纯正的涂山族血脉。”看着小狐狸,叶青云有些惊讶。

  叶白入楼时,有很多人见过小狐狸,在他成为剑会三甲后,这自然不会是一个秘密,而叶青云能够看出小狐狸的不凡,是因为在武道修行到了真人境后会修出武道天眼,视物可追溯本源明察秋毫,这也是龙皇在回到叶府便缩回叶白衣袖的原因。

  叶白自然知晓他能够看出,故说道:“山屏捡的,看着可怜,就将它收养了。”

  叶青云点头,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情,说道:“剑楼有些问题,回来吧。”

  叶白有些惊讶他说的如此直接,又转念想到,武道与剑道某些时候本就有些相像,他都快突破阳神天境了,武道之心也势必是通明无垢,这样发问倒也在情理之中。

  “在我看来,是这个人间,或是说整个世界有问题。”

  叶青云沉默,他听出叶白话间的拒绝之意,也在思考,这个世界是否有问题。

  亭内无声,流水与虫鸣之声便显得极是清晰,小狐狸没有听懂两人的话,只是觉得这座亭子有些冷,将鼻子都埋在叶白怀中。

  “可修剑很苦。”

  叶白说道:“修行本就是一件苦命差事,修佛修道修符修武又如何不苦,只是这苦不在一处而已。”

  叶青云说道:“我老了。”

  叶白想了想,说道:“所以你应该尽快培养红儿青儿,别再像你这一代,让血衣骑统领空了五十年。”

  “可是”

  “你想要不忘记她,想要弥补对她的愧疚,这些其实很没有必要,因为你好好活着,她便一定会很开心。而且,你不觉得如此对于襄城来说很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