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江湖武侠 > 听剑行 > 第四十九章 美好只在眼前

第四十九章 美好只在眼前

  叶青云无话,叶白便抱着狐狸向别院走去,待是过了一会儿,不知哪处传来了叶青叶红的玩闹声,他揉了揉似乎干涩的眼睛,忽然觉得刚才与自家儿子的谈话有些不对。

  无论是他说的话还是说话时的语气都很不对。

  晚间的叶府自然不如洛阳城闹市的街道那般明亮,几盏怎么都不灭的灯笼随风摆着,竹影时长时短,竟是让别院更是暗了几分。

  小狐狸一脸不情愿地叼着刚刚侍女送来的众多糕点在石桌上去喂白蛇,心中暗骂了不知多少声自家师父,真是的,老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就生气了,这么多糕点不让人吃,难道你要一条蛇全部吃下?不怕自己被撑死?叶白也是,她都这般欺负人了,也不知道管管。

  良久,到了深夜,石桌上的盘子空空如也。

  小狐狸含着最后一块绿豆糕,撇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叶白与盯着自己的师父,眼睛中闪过一丝决然,然后一口吞下嘴中绿豆糕,化作一道闪电飞自木窗飞入了屋中。

  白蛇没有想到它会这么做,看着被撞得粉碎的木窗有些怔怔。

  就是一边沉思的叶白,也被它这么一出而分神,不过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罕见地笑了起来。

  “一块糕点,至于嘛,好像本尊会因为此将它剥皮抽了骨!”白蛇化成女子,语气有些骂骂咧咧地说道。

  叶白说道:“世界有限,为了飘渺虚无的白玉京,有人杀戮一生,有人在山中青灯古佛一生,有人沉在海墓万年不出,有人守着道观以求三清大神显灵,说白了,只是恐惧而已。”

  “那真人真恐惧?”

  叶白点点头,说道:“不然只在登仙修剑一世登他仙楼便可,带着你来洛阳作甚?”

  白衣不屑的撇撇嘴,说道:“你终于暴露了,什么了却人间因果,无非就是想要走上一遭,看看有没有人脑子出了问题,给你日后登楼当些台阶。你这人有很大的问题!”

  叶白看向夜穹,摇了摇头,但他并未言语。

  许久后,小狐狸自木窗下悄然伸出脑袋,因为刚才的举动它有些心慌,想要看看窗外的情况,不料刚好被龙皇看见,直接被拘了过来。

  此时在静谧的叶府别院中,叶白无声看天,龙皇揉着小狐狸的脑袋,小狐狸嘴中发出几声求饶的“叽叽”声,明明氛围中含有矛盾,却看着自然无比。

  三辆马车自洛阳青龙门外官道疾驰而来,身后烟尘滚滚,路间行人车马无不躲避。

  洛阳城的官很多,有钱请几个修行者当供奉的富商也很多,且就算是平民百姓,因生在都城,心中都有种与生俱来的优越之感。

  若是平时有人这般,总会有人看不惯骂上几声,再不然会有几个修行者出面一脚将那几辆马车一一踢翻。

  事实上,对于这三辆马车,已经有人不忍找过麻烦,只是骂人的现在一嘴稀烂想必此生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而想要拦路的修行者,正捂着丹田扶着某颗官道两侧大树后悔自己先前做出的决定。

  靠近青龙门小镇前,不知是哪家男孩站在路间拿着木枝去拨围着苹果残核的一群蚂蚁,忽然觉着路面震动,他抬头看向带起烟尘的三辆车马。

  拉车的马很壮,比平时在官道上跑着的马都要大上一圈,马车也很大,在马的拉扯下像极了一尊恐怖的异兽。

  马车跑的很快,不过几息时间就冲在男孩身前。

  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的男孩被吓得脸色煞白,愣在路间,哪里还有躲开的想法。

  有行人看见,出言传唤男孩赶尽躲开,只是他犹若未觉,而马车也行的太快,没有人敢上前拉他一把。

  一阵马嘶响起,眼间男孩就要被烈马踏成肉泥,一道女声自某辆车内传出,随后三辆马车齐齐停下,而当先一辆车马距离男孩已经不足一尺距离。

  这时,男孩才惊魂定了些,开始哭泣,不多时一位妇人跑来,一面向着马车方向抱歉一面急忙拉着他走开。

  车马再行,只是速度却似乎更快了。

  清晨时分的叶府别院,那丛竹子不知经历了什么,竟是根根断在地上,院间洒满了一地嫩绿竹叶,那张石桌也碎裂成了数块,断口极为平整。

  毫无疑问,叶白又是枯坐一晚,只不过后半夜他是端剑而坐。

  某时,他睁开眼睛,看着一地狼藉,皱了皱眉头,然后走了出去。

  路过昨晚与叶青云相谈的凉亭间,发现琴案与琴都在,便走了进去坐在琴案前。

  琴名未央,上下琴侧呈波浪形状,琴木取自酆都一带落霞木,色金中带红,此时恰有阳光透过凉亭洒落,琴身似乎发出亮光,波浪两侧宛如日落虞渊下时的金海潮生。

  叶白伸手拨弄一下琴弦,只觉琴音透亮,似清泉落水般。

  而后亭中传来连续不断的琴音,声流畅若流水,似从空谷幽山而来。

  若是龙皇此时不在别院内睡觉,听着琴音一定会满是疑惑,平时待人冷漠的凤仙真人,弹出的琴音竟也能婉转动人。

  叶红与叶青刚刚练完武,不知怎么,今日的教习并不是以前的血衣骑亲卫,而是换了一个书生,教的也不一样,对了,平时的晨练也被改叫成了早课,但是却比从前累了无数倍。

  两小东西累的够呛,待是早课结束,本想着看看今日又早早进了皇宫的爹爹娘亲回来了没,忽然想到昨日早晨见到的小狐狸,便向着叶白居所走去。

  路过小亭时,听到琴音,以为是娘亲回来正在抚琴,便走了前去,看到的却是四年不见的大哥。

  此时叶白于朝阳下抚琴,一袭白衣映衬着晨光,白皙不似男子的双手抚琴行云流水般自然,气度偏偏不似人间。

  两小娃年岁还小,不懂音律行进如何美妙,但能够觉得琴音动人,加上那亭间风光实在入眼,不觉便呆了去,只觉得心中无限美好。

  人间美好永远都是当下,从不在未来曾经,所以简单,孩童更是简单,只是眼前。

  昨日无更是堂哥结婚,去客串了次伴郎,忘了向诸位请假,结果可能昨日清晨起的早了,受了些风寒,又喝了些酒,今天发烧感冒,有些顶不住,明日可能要去医院看下,完了可能还要打点滴,应该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