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天地生吾有意无 > 第370章 山中无岁月(2)

第370章 山中无岁月(2)

  望着已入戏的甄小舞,孤鸣鹤嘴角一动,脸上是莫测难辨的神情,他又开始娓娓道来。

  “慕白不但摔了酒壶,还把气跑的小舞小主……一把给抓了回来,大声叫嚷着,小时偷针,大时偷金,养成坏毛病,长大了……也不会成为……什么好东西,言而无信,何以为言,人若无信,何以为人”

  甄小舞撇嘴冷哼,“哼!啰嗦!”。

  看了一眼不屑的小舞,孤鸣鹤继续又讲道:“小舞小主高声回嘴,哼!我不是人,干嘛成人?切!我也不是东西,你想成什么好东西,自己成去”。

  甄小舞突然笑喷,“哈哈哈……不是人?不是……东西?慕白,被气疯了,哈哈哈,真逗!”。

  孤鸣鹤清楚,甄小舞只当笑话听了,她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讲的这些确实都不是人,而是主宰幽冥界的神仙,而她自己的前世,也生来就是仙胎,只可怜被打入凡尘,受无尽的六道轮回之苦。

  暗自叹了一口气,孤鸣鹤勾唇苦笑,“对小舞公主的故意挑刺,无理取闹,慕白,硬是憋住笑,知道她最不喜欢听大道理,就开始摆事实,小舞,你还病着呐,明知道喝药……是不能喝酒的,你自己答应过……喝药期间,是不喝酒的,但你……知错犯错,你说,你做的对吗?”。

  小舞微微点头,“说的……也有理,小舞,怎么说的?”。

  “公主动气了,大喊:我没病,有病的是你,该喝药的……也是你”

  小舞皱起了眉,“吵起来了?”。

  “慕白故意气人道:我是有病,我是喝药呐,你也有病,也需喝药。这话一出,简直把小舞公主……差点给呕死,正巧,她的侍女送药过来,她拿起药碗……直接就给摔了,气愤说,我宁可病死,也不能不喝酒,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甄小舞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演化,“啊?走了?”。

  “没有,大王子赶了过来,把张牙舞爪的她给抓了回来,插话故意戏谑,小飞贼,偷酒?偷到我武德殿了,胆子见长啊,要离家出走?哦,别忘了……这可不是你的家,你吓唬谁呐?小舞公主一直和大王子……就有些不对付,马上改话说,那我回家,不呆在这破地方了。大王子就又逗她,你出得了宫吗?小舞宁死不屈地回答,打出去,哪怕流干……最后一滴血”

  甄小舞被惊的一愣,“啊?只为酒?”。

  孤鸣鹤点头,“是呀,慕白二王子也是这么问的,知道小舞公主爱酒,但爱的不顾一切,什么都能放下,连自己也丝毫不在乎,这还超乎他的想象,慕白喜欢小舞,听她说绝情的话,还是很伤心,顿时红了眼圈,对她气道,你个没良心的,你有病……不能喝酒,这才几日,就这般发疯,你不觉得……亏心吗?”。

  甄小舞插话问:“小舞……怎么说?”。

  “小舞公主也知道不对,但不喝酒,是哪哪都难受啊!她的家族是做酒的,从小就是喝酒长大的,为了不让她喝酒,据说,没少挨她母后打,曾一气之下……把她泡在大酒坛里……不许上来,但就是这样……都没改了……她爱喝酒的毛病,几日没喝酒,她早已心痒难耐,对慕白是大喊大叫威胁,我,鹿小舞,就是为喝酒而生,谁拦着也不行,别的……我可以守承诺,只有喝酒不行,你要么让我喝酒,要么让我离开,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

  甄小舞紧抿着嘴,一脸的敬佩,“好!霸气!”。

  孤鸣鹤嗤笑出声,不亏是同一个元魂,看问题都是一个样,虽然甄小舞不能喝酒,对酒丝毫没有瘾,但她身上那份气概和倔强是一样的。

  孤鸣鹤停了片刻,又开始讲道,“看着气怒憋屈的慕白,大王子不愿意了,气怒道,鹿小舞,你当自己是谁?慕白惯着你,本王子不惯着,看看你那不懂尊卑的熊样,信不信,本王子命人……抽你一顿鞭子。小舞梗着脖子怒怼,哼!来呀,我还怕你不成?”。

  甄小舞一脸担心,“打起来了?”。

  孤鸣鹤摇头,“看到如斗架公鸡般的二个,慕白突然就明白了,不让小舞公主喝酒,比杀了她还难受,一个挺懂话的孩子,突然就变得蛮不讲理,看来几日没让喝酒,她早瘪了一肚子怨气。慕白是何等的聪明,他可不想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半妥协……半讲起条件”。

  “呃?讲什么……条件?”

  “慕白开口说,小舞,你现在喝药,也知道不能喝酒,但我可以允许你,每日少喝一点。小舞也是机灵的,知道会有条件,就撇着嘴,没好气地问,说吧,什么条件?慕白回答,条件就是……酒放在我这,你读几卷书,我就给你几盅酒,但喝酒的时间……由我来定,一天不能超过一壶,我不是和你商量,你只能说同意……还是不同意。小舞被逼无奈,犹豫了又犹豫,最终答应了条件,但也见缝插针,提出要喝自己家乡的酒”

  小舞皱起眉头问:“为什么……慕白……这样做?”。

  孤鸣鹤嘴角扬起笑意,“因为,慕白不想小舞公主难过,当然,更重要的是,想引导不爱看书的她,能多看些书”。

  甄小舞惊圆了眼睛,“啊?有书读……多好啊?”。

  知道甄小舞很喜欢看书,但小时候却苦于无书可读,孤鸣鹤眼带欣赏点了点头,前世的她开始可是不愿意读书,后经慕白引导,才爱书如命。

  “是呀,小舞公主极聪明,但玩心太重,慕白就是想用……她最喜欢的事,逼她、引导她……爱上读书,当然,这样也能控制她的饮酒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啦。后来,小舞公主,真的就爱上了读书”

  能体会到慕白的一片苦心,甄小舞发自内心地感叹,“慕白……可真好!”。

  想到如皎皎明月般的慕白,孤鸣鹤也低声叹息,“是啊,慕白二王子是世上,长的最好看的男子,也是心地最善良,最温柔体贴,最好的小主子了,但是……”。

  甄小舞忙问:“但是……什么?”。

  孤鸣鹤回过神,觉得应把这份美好留在甄小舞心中,他不想说慕白已经死去,“没什么,公子,太晚了,睡吧”。

  紧赶慢赶地赶路,甄小舞和孤鸣鹤还是没躲开大雪。

  起初,天乌沉沉的,山中雾气蒙蒙,像是要下雪的样子。

  小舞执意早赶路,二人走了半日,凛冽北风越刮越大,直到风裹挟着豆大的冰雹,猝不及防地砸下来。

  孤鸣鹤将一件披风,迅速挡在小舞的头顶,半搀半抱向悬崖边跑,故意遮挡住她的视线,幻化出一个山洞,二人就一起钻了进去。

  山洞口不大,钻进去犯险,里面却真不小,地上还铺着细软的干草和一些兽皮,也有垒好的篝火炉膛,上面还架着一个陶罐,像是猎人或药农夜里休息的地方。

  “孤大哥……这不错!”

  孤鸣鹤拿起还存的一点木材,边生火边说,“嗯,是不错,看这鬼天气,我俩得在这……呆上几日了,公子,你歇会,我出去……再拾点柴”。

  小舞双手捂着冻红的耳朵,笑着点头,“好!小心,早点回来”。

  山洞外,狂风怒号,卷起雪花漫天飞扬,雪下的很大。

  山洞内,孤鸣鹤下的结界,挡住了洞口的寒风,篝火烧的正旺,满洞都是炖山鸡的香味。

  小舞一手端着一只碗,一手拿着一只鸡腿,正大快朵颐。

  篝火把小舞的脸映着的红扑扑,离开木屋已大半个月,虽然她走的有些累,但被孤鸣鹤照顾的很好,吃的好睡的香,身体状况是越来越好。

  小舞也曾奇怪过,自己受伤的腿,怎么一点都没疼过?最后认定是在小木屋休养的很充分。

  见小舞饱含感激的眼神不时望向自己,孤鸣鹤明白她的心意,咧嘴笑的很憨厚。

  “公子,来,多吃点”

  “孤大哥,你也吃,你吃的……太少,干的又多,不行的,保持体力……最重要”

  孤鸣鹤从陶罐里,又撕下另一只鸡腿,边递给小舞边回应着,“好!我吃,来,再吃这只”。

  小舞大口嚼着肉,泛着油光的嘴含糊说着,“孤大哥,多亏你,遇到你,我实在是……太幸运了!”。

  孤鸣鹤心中一酸,若不是自己没履行好职责,小舞小主或许就不会受永世红尘之苦,自己能照顾带着她元魂的甄小舞,有机会能赎罪,自己心里觉得好受不少。

  “公子,遇到你,是缘分,是我……更幸运”

  望着被篝火红光笼罩,躺在兽皮中沉沉睡去的甄小舞,孤鸣鹤嘴里低声呢喃着,“小主,奴,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元魂,照顾好甄小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