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天地生吾有意无 > 第372章 遇打劫
  小舞和孤鸣鹤又出发了,雪厚的都过了腰,使行走变得寸步难行。

  一路上歇歇停停,走的很慢,但还算顺利。

  孤鸣鹤越来越发现,小舞比自己想象的要坚强勇敢得多,野外求生的本事,可说是游刃有余,能看出她确实学了不少本事。

  行了近一个月,已进入三九最冷的时节,小舞和孤鸣鹤已能发现有零星的小舞,看起来像是猎户人家。

  二人心里都清楚,他俩即将走出大山。

  二人沿途多会选住在空着的猎户家,孤鸣鹤不时会弄来些新鲜的蔬果,生火做饭,给疲惫不堪的小舞补养身子。

  小舞心内挺奇怪,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房子都是空的?

  这一日,天阴沉沉的,像是又要下雪的样子。

  小舞和孤鸣鹤正沿河艰难东行,突然从不远处的树林里,呼啦啦冲出十几个衣衫褴褛的男人,他们有老有少,手里拿着铁叉、菜刀、木棍等,不一会就把两人给围了起来。

  遇到强盗了!

  二人看见,打头一个方脸膛的中年男人,举着一把大砍刀,高声叫喊着,“打……劫!识相,就把东西乖乖留下,可放你俩逃命”。

  把小舞挡在身后,孤鸣鹤瞪着大眼从容回话,“就你们?别自找没趣啦,让开,能保你们活命”。

  方脸膛的人手持砍刀,雄赳赳地向前走了两步,很是霸气道:“说大话!是你自己找死的,怨不得别人了,看刀!”。

  小舞这才看清,方脸男子竟只有一只手臂,再细看一起来打劫的十几人,穿的都是破破烂烂,实在不像山贼,倒像是逃荒的难民。

  小舞喊了一声,“孤大哥,别伤着他们”。

  孤鸣鹤点了点头,见独臂男人的刀已劈向面门,他微微偏头躲过,同时曲起的手指,照着刀面一弹。

  砍刀“嘭!”地一声飞出老远,正劈在一棵树干上。树上的雪被震的簌簌落下,腾起一团雪雾。

  方脸男子被震的身子不稳,一个狗啃泥趴陷到雪中,孤鸣鹤一脚踩住他的背。

  “呃?!……”

  “妈呀!”

  一起打劫的十几人一看,知道遇到了绝世高手,顿时都吓的哆哆嗦嗦,连连后退,只有一个十岁出头的半大男孩,举着棍子,带着哭音扑向孤鸣鹤。

  “你!放开我爹,我打死你”

  棍子在孤鸣鹤的手臂上断裂,男孩一愣,又如一头疯狂的小兽,抓着他一顿的连踢带咬。

  孤鸣鹤轻轻一甩手,把男孩甩出的蹬蹬后退,最后摔了一个大屁蹲。

  “我杀了你!“

  男孩不顾疼痛爬起身,又不管不顾地往前冲,被小舞给一把扯住,他转脸又不依不饶地开始踢咬小舞。

  见自己儿子在高手面前逞能,独臂男子又惊有怕,在雪地上挣扎着要爬起,嘴里大喊着,“不许伤我儿子!……小龙,快躲一边去……”。

  见男孩不识好歹,又不断踢咬小舞,孤鸣鹤顿时黑下脸,蹬蹬走到男孩身后,一把抓过他威胁。

  “小兔崽子,你再胡闹,我就让你……没法撒尿”

  男孩被吓住,两手下意识盖住下身,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扑哧!”

  小舞被男孩的滑稽样给逗乐,孤大哥的冷幽默,她也早领教过太多次。

  孤鸣鹤把男孩推向独臂男人方向,男孩站稳身,就去扶起正要爬起身的爹,两人相拥在一起。

  “爹!”

  “小龙!”

  两方开始对峙,好一会儿,小舞开口问:“大叔,你们,为何……要抢劫?”。

  独臂男人一愣,听清小舞喊他大叔,后面的话就丝毫没听懂,已知道面前的两人武功了得,自然是不敢再惹的,但也看出来二人没什么恶意。

  独臂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舞,眼中闪过同情,挺白净秀气的公子,怎么说话那么沙哑难听。

  见对方没听懂,孤鸣鹤开口重复问:“我家公子问,你们不像强盗,怎么带着孩子出来,干这伤天害理的……打劫勾当?”。

  独臂男子听罢,又眼带狐疑地看了看两人,脸上不由现出无奈和伤感的表情,长叹了一口气说:“唉!但凡有一点的活路,谁愿意干……这缺德事?乡人,都没吃的了,不抢,又怎能眼睁睁看着……都被活活饿死,……”。

  “扑腾!”

  独臂男人正说着,一个年纪偏大的男子,颓然倒地不起。

  “三叔!醒醒,三叔……”

  “爷爷!起来,我怕!”

  “富贵!”

  打劫的十几个人,一面喊着,一面围拢到倒地的男人身边,一阵的大呼小叫。

  独臂男人瞥看着老人,是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一脸的悲伤难过。

  明白那老人应是被饿晕了,小舞期待的眼神望向孤鸣鹤,“孤大哥,吃的……给他们吧”。

  听到小舞的话,众人目光都齐刷刷望向孤鸣鹤,好像长了勾子,里面都是渴望与贪婪。

  对小舞点了点头,孤鸣鹤从背上取下包袱,拿出给小舞备的点心袋子,递给独臂男人几块。

  小舞上前,一把抓过点心袋子,走到跌倒的老人身边,蹲下身,拿了一块,塞到他嘴里,“大爷,吃吧”。

  老人颤巍巍伸出手,从嘴中拿出点心,哆哆嗦嗦着要塞进身旁的孙子口中。

  “吃!活着”

  “爷爷,吃!狗蛋不饿”

  叫狗蛋的孙子泪着流,紧逼着嘴就是不张开,夺过点心又强塞进爷爷口中。

  点心在老人嘴里碎掉,他不得不吞下,但已是泪如泉涌。

  “还有,都吃吧”

  小舞已湿红了眼睛,将点心发给其余的人,狗蛋只是伸舌头舔了舔,也跟大家一样,都默默收入怀中。

  小舞听到一阵此起彼伏的“咕咕、咕噜”的肠鸣声,明明每个人都已很饿,但却都舍不得吃,一定是留着给自己的家人。

  这情景,让小舞想起自己的娘,她也曾是这样,把每一点可吃的东西,都留给自己的。

  已很久没有流过泪的小舞,流出了两行热泪。

  “吃!都吃吧,还有的”

  独臂男子已泪水涟涟,对小舞说:“公子,你们是好人,他们是不会吃的,在那边山洞里,还有他们的家人,都快饿死了”。

  小舞擦了一把眼泪,回到独臂男子的身边,将手中剩下的点心,一股脑都塞他。

  “为何……会这样?”

  独臂男人感激地望了望小舞,又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用鼻子重重嗅了两嗅。

  “两位大侠,怕是要下雪了,天也不早,就和我们一起回山洞吧,至少,那里……能遮风避雪”

  “好!”

  见小舞答应了,独臂男人做了请的动作,带着小舞、孤鸣鹤和众人,向不远处的一个山中走去,雪地上留下几行大小不一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