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 第八章 第一次升华

第八章 第一次升华

  其实对于李静香的邀请,雁千惠有些不以为然,现在这个时候,哪里会有时间玩小孩子的把戏?

  不过看到李静香兴趣浓浓的样子,雁千惠也不想扫她的兴,于是便同意了。

  按照规定,雁千惠与另外两个女孩同住,她也懒得与人打招呼,回到房间之后,就上了自己的床开始打坐运功。

  这个举动并不突兀,雁千惠现在琢磨着今天的修炼能不能像上一次那样,轻松晋阶?

  看看另外两个女孩也都在认真的修炼,雁千惠也盘膝坐在了自己的床上,心中暗自祷告着,希望昨天的修炼奇迹今天能够再一次出现。

  意念之中,她将《沧海月明诀》的第二层修炼功诀复习了一遍,结合着昨天修炼第一层时的体会,一点点地推敲着。

  半晌之后,她的心中若有所悟,以五心向天的姿势坐好,双眼微闭,进入了修炼的境界之中。

  真气在丹田之中活泼泼地跳动着,充满了勃勃生机,给张嘉玥的身体带来了强大的动力。

  在雁千惠的意念操控之下,这缕真气越来越强壮,如同河水一般在她体内神秘的经脉之中自如地穿行着。无论是以前就已经贯穿的经脉,还是第一次穿行的经脉,都没有给雁千惠的真气行走带来丝毫的麻烦。

  她的真气就这样在体内如履平地般地走过了《沧海月明诀》第二层的所有路线。

  随即,她的脑海中接收了一条新的消息:【任务完成,《沧海月明诀》修炼成第二层,奖励:《金肌玉骨功》升华。】

  当雁千惠睁开了双眼之时,她的眼中所展露出来的,不仅仅是欣喜,还是深思——虽然很顺利地完成了第二层的修炼,但她知道,这是不正常的。

  不正常,不意味对她来说有什么危害。

  虽然她是刚接触炼气术不久,但她知道一个道理,修行一途最忌讳拔苗助长。在大多人的心里,修炼就像是种植庄稼,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有下了过人的苦功,才能获得傲人的成就。

  可是,她的修炼完全打破了常人的认知,普通的天才修行者在修炼的时候,数日成就第一层,三月之内成就第二层,这都不是没有可能的,可她是两日啊!

  先别说修炼速度,炼气术达到第二层之后,是可以施展法术的,在《沧海月明诀》的附录中,就有数个适合她现在的修为施展的水系法术。

  算啦,这几天尽可能低调一些吧。

  雁千惠对自己说道。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修行系统是不是还有其它用途,但可以肯定的是,有这个修行系统在,不仅可以通过任务提升修为,恐怕对于修炼也有加速的效果……这个秘密,绝对不能够向任何人坦露!

  不过,既然任务已经完成,那《金肌玉骨功》的升华奖励呢?

  她心念一动,轻无声息地下地,来到外面……此时天色已黑,在客栈后面有一个花园,其中有一个草坪,雁千惠也不管这是谁家的,反正没有墙,直接就在草坪上开始演练《金肌玉骨功》。

  《金肌玉骨功》跟外门硬功有几分相似,但在炼气术当中,它的正规属性是——导引炼气术。

  就是通过外在的动作引导真气运行……大约完成一套动作的时候,随着雁千惠一掌拍出,她一张嘴,‘噗’的一声,一口带着些许不明物质的黑血就喷了出来。

  虽然是口中喷血,但雁千惠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她双眼明亮,露出欣喜的神色,她明白,这就是系统的奖励!

  口吐黑血,是洗炼内脏,待到杂物彻底清除干净,内脏就会获得新生,在功法持续修炼之下,越来越强!

  噗!噗!噗……

  一掌一口黑血,连续吐了五口黑血,这代表五脏都得到了洗炼。

  默默感受一下身躯,整个身体都处在一股温热之中,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皮膜筋肉,都在发生细微的变化。

  炼气术,每一层都是天翻地覆的改变。

  练就第一层,那就是超凡的存在,从此踏上修途,与凡人永隔;炼就第二层,那就算是真正的修行者,炼气期弟子,拥有了修行者的战斗手段。对于大多数踏上修途的人来说,一、二层并不遥不可及,这个时候,天赋和资源就会有了明显的效果。而雁千惠所表现出来的,用一个‘惊艳’都不足以形容,所以她并不想立即张扬出去。

  修炼到炼气术第二层,就可以施展一些法术了,其实法术虽然比武技容易掌握,但如果说是运用娴熟,那也需要长时间的磨练。

  她选择了四个法术:

  【洞金指】:一指点出,可洞穿铁板,在《金肌玉髓功》修炼到第六层的时候,可晋阶为【洞金剑气】。

  【裂金爪】:可以爪裂铁板,将来也是可以晋阶的,但雁千惠觉得意义不大,无论威力还是后续的作用,都远不如洞金指,但可以提升现阶段的战斗力。

  【水膜】:在身体表面生成一层水膜,减轻所受到的攻击伤害。

  【水箭术】:凝聚出一支锐利的水箭,攻击目标。

  不客气地说,水箭术的攻击力比洞金指差多了,不过这却是一种远程攻击手段,而且比弓弩之类的方便多了。

  就在雁千惠修炼的时候,一丝警兆蓦然从她的心头升起,像是有人溃散的感觉。

  雁千惠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已经快成形的水箭术散去,然后继续凝结水箭,但每一次都是即将成形的时候溃散,等四、五次之后,她似乎放弃了练习,面色有些苍白的离开了花园。

  在客栈中的一个房间里,李罡风正和一个相貌颇有几分儒雅的中年男子推杯换盏,酒兴正浓。

  初时雁千惠的修炼并没有惊动他们,因为此时客栈里很多人都在修炼,雁千惠距离颇远,那点儿法力波动还不足以引起他们的重视。

  但随着修炼者的减少,雁千惠在远处凝结法术的波动终于引起了二人的注意,但看到她的水箭术屡结屡败,倒也不以为意了。

  “李师弟,你这次可收了个好苗子,这才刚刚赐法两日,便已经练成了第一层,成为一名炼气期弟子了。”中年文士笑着说道,“灵霄峰已经多年没进新人了。”

  “呵呵,她叫雁千惠,是有几分天赋,但那也要能够成长起来才行。放心吧,文师兄,我不会拔苗助长的,将来能不能成为咱们灵霄峰弟子,还要看她的运气。”李罡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