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都市婚姻 > 缪斯 > 月蚀(二十)(前肢)

月蚀(二十)(前肢)(1 / 2)

四周白毛飘浮。

有贴近皮肤用以保暖的细软底绒。

以及硬锐、油亮,银针般的狼毫。

安吉洛像猝然跌进鹅绒枕芯里,空气中充塞着毛絮,白雾鞯,搔得他嘴角发痒。

“别摇了。”安吉洛不敢让嘴张得太大,甚至不大敢睁眼,半眯着眼含糊地哼哼道,“全是毛……”

伯爵倏地停止摆尾。

他揣摩安吉洛神态,见他嫌弃,像条生怕遭弃养的大狗,焦灼地分辩道:“我平时不掉这么多……”

季节更迭、过量盐分与过度焦虑的精神状态会导致狼人脱毛。

显然伯爵正处于极大的精神焦虑中。

安吉洛唇瓣紧抿,直到毛絮沉降到地板上,才开口道:“先放开我。”

伯爵缓缓松手,双臂不知所措地垂在身侧,这与他前段时日威严冷峻的形象有出入,可见那其中有扮演的成分。

安吉洛扫视伯爵,观察他半人半狼的奇异体貌。

他得承认,这番端详的细致程度与持续时间微妙地超出了医学观察的需要。

半狼化为伯爵增添了不少惑人的野性与妖异。

他顶着一对雪白的狼耳,拖着尾巴,微微反射着丝光的墨蓝睡袍如外层肌肤般柔顺地包裹住力量勃发的漂亮胸肌,简直像是在耍什么用变装撩动情yu的小手段……

艳俗却有效。

安吉洛忍不住多瞄了两眼。

他耳朵尖儿红了。

男人,安吉洛羞惭地想,真是一种受原始yu望支配的生物,在如此具有颠覆性的生物面前他竟然都没忘了动一动歪心思。

即便伯爵的确散发着磁石般吸附他人视线的雄性魅力。即便在那些荒唐缠/绵的梦境中他们……

“……你是真的阿昂佐伯爵?”安吉洛定了定神。

问题缠乱如麻,他得挨条梳理,从根源开始。

得先确认亚利基利家族不是从上到下被一群狼人调包了。

“我是。”伯爵目不转睛地盯住安吉洛,“亚利基利家族就是狼人家族,我们向王国奉献勇气与生命,封地和爵位便是我们获得的回报,我们与人类亲睦,在各种非人种族中,我们是人类最好的朋友……”他急于证明他的无害与诚恳,“亚利基利的家徽是盾与狼牙,象征守护与以牙还牙,这些你或许听说过。”

说话间,安吉洛已站到离伯爵几步远的地方。

家徽不能作假,那上面确实有狼牙。

亚利基利家族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

他们连王室婚礼都拒不出席。

而王室从不因此降罪于他们。

因为他们是异类……一切细节都对得上。

安吉洛思索着。

伯爵凝视着安吉洛刻意与他隔开的安全距离,浅色眉眼哀怨地耷拉下去:“我有不逊于人类的智能和自制力,我不会袭击你。”

安吉洛不吭声,只看着伯爵脖子上包扎手法粗糙的绷带。

最新小说: 我真不是异世界学霸 他们总以为我弱不禁风[穿书] 穿回二十年前领养我自己 娱乐之明星大逃亡 在惊悚综艺C位出道 我妻家传统艺能 大佬在现代是万人迷 行走记忆的时间 旅行在海贼 这个明星有点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