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辅宋 > 第十一章 党项人的阴谋

第十一章 党项人的阴谋(1 / 2)

秋日风光无限好,田垄地上觅收成。

自洛阳出发,大宋使团的长长车队就延绵数里,倒也一路顺风。

李贤的马车,原本是孙二狗安排李家仆从在洛阳早早准备好的,于此,还多备了两匹好马,以备不时之需,和使团没啥关系。

但行到陕县,连梁灏都骑马,以加快了速度。李贤自知再这么坐下去,跟不上不说,还真的有点狂妄自大的感觉。

他最终把马车及车夫遣送回去,自身还是骑上了马,他的马术不算精通,又好久没骑过,导致刚开始坐在上面有些摇摇晃晃,弄得旁人暗笑不已。

李贤到是无所谓,慢慢地,他熟练驾驭后,到是面前能跟上队伍,可左右还是有些别扭感。

“小郎君双手不要太紧,要夹紧一些,对!”

武征牢牢跟在李贤身边,不时的校正着李贤的坐姿,使得李贤越加熟练起来。

抵达华州老家的时候,李贤已经能够做到自由掌控。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李贤也只是十一岁的时候,骑过老舅给他送的生日礼物——一匹小红马,后来感觉骑久了屁股疼看,这种爱好大大降低,所以在当时连骑马的门道都没有摸到。

如今经过武征路上的指点,让他才算是真正的入门了。

过华州,梁灏依然没有停顿。随行的队伍,到达京兆府的时候,才得到了一整天完整休息时间。一共五日的路程,早就人仰马翻了,多是在驿舍休息。

李贤同样如此,可就在当日,他难得的在驿舍遇到了个熟人,薛奎!

薛奎显然和梁灏相熟,两人因是会面。

碰见李贤后,当着梁灏的面,薛奎好生说道了一会。

“李氏子素有急智,梁兄此行事关重大,若有事,不妨问问李氏子的建议!其尚年幼,我与之父有些交情,梁兄路上也要多照顾照顾!”

梁灏看着安安静静行礼的李贤,笑了笑:“李氏子得官家派遣亲往,又得寇公称赞,今又薛兄夸奖,梁某想要忽视都难啊!薛兄放心便是!”

可实际上,连薛奎对李贤都非常重视,是梁灏没有想到的,熟不知,一年之前,薛奎就非常欣赏李贤。今岁,李自明父子的在开封府做的一系列事情,更让薛奎认为自己没有看错人。

这次来官舍拜访过路的好友梁灏,难免多嘱托两句。

梁灏对这个多年好友也是知根知底,能得薛奎夸赞,那么此人是真正有才的,但一路过来,除了传闻早就得知的,梁灏还没发现李家士子李贤有什么特别的才能,进而想要多观察一段时间。

官家这次给他的任务特别重,梁灏不知道一向以交好党项人的官家,为何会在离开的时候,给他说了那么的机密之事。李德明果真雄才伟略之辈么?

人人只道官家于党项人面前显得有些软弱,谁又知道官家多处派人,一直想要那李德明之辈置之死地!

可实在是太难了!

甚至有些异想天开……

他们会那么轻易的就范吗?

把薛奎送出官舍后,梁灏没有去浏览多少年来都没有观赏过的长安街景,看了眼身后跟着的李贤,点了点头。

然后,把副使曹琮直接叫进了屋内。

李贤站在官舍的大门处,望着来来往往的官吏,又望了眼吐蕃人所在的区域,向正坐在大石头上晒太阳的武征招了招手。

“小郎君,叫俺啥事!”

武征的大个子地动山摇的走了过来,恰巧林素也从外面回来,本想着像以前一样对着李贤冷哼一声,但见武征不善的望着他,便缩了缩头,往官舍去了。

李贤对此见怪不怪了,甚至懒得理会这等心胸狭隘之人,若是有机会,说不上踩上一踩。

他李贤可从来不是软柿子!

而对于林素为何如此对他产生这么大的敌意,前次向曹琮打听后,他已知晓,原来是兄长李志抢了林素原本的赤县县令位子,弄得林素不得不背井离乡,跟着梁灏出使吐蕃诸部。

这事是朝中诸公安排的,也不是他李家暗中使力,林素旁的不行,借机发火还挺在行!

李贤每次望见林素的身影都忍不住冷笑,真欺软怕硬!

“小郎君可是要俺在路上……”武征见李贤眯眼望着林素的背景,便果断做了个搬脑袋的手势。

李贤没好气道:“在国子监上了几天课,还有前段时间读的兵书都忘记了?处理任何事不单单是靠蛮力,也要动脑子。

况且小郎我把你叫来,也不是对付此人,想要对付此人有的是机会!”

武征挠了挠他的大脑袋:“那小郎要对付谁?”

李贤抬头看了看日头,又左右看了看,见无人注意,便把怀里的信递给了武征。

“现在谁也不用对付,到是要武哥儿你跑一趟了。把它交给在永贵街的赵氏商行掌柜,就说是李二郎给赵三爷的信。”

武征把信马上塞进怀里,点了点头:“小郎君你放心,俺马上就去送!”

武征正待转身走时,李贤又从旁边的另一个兜里,掏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纸片,放到武征手里,郑重道:“先别急武哥儿,听我说完,等你把信件叫过去后,记得购买纸条上我写的物品,前两日我给你的银钱,不要舍不得花费,没了我再给你!

此外,以后这群吐蕃人,不用再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监视了,我们另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去做!”

武征没有多问什么,拿着李贤给的两样东西马上离开了官舍。

到是李贤没有第一时间返回官舍休息,也没有去长安的酒肆休息。

而是就站在太阳底下,享受着深秋的暖阳,目光却不断望向梁灏的房间。

数日的时间,加上使团内部不断增加的马车负重,还有件件被密封的箱子,让李贤认识到,赵大官家给梁灏的出使任务,绝不止吐蕃青塘一家,甚至是想着以钱物和官职来笼络所有的吐蕃部落和回鹘部落,以之为刀刃,狠狠地痛击党项人也说不定。

由此,也就注定了他们此行注定是凶险万分,只要党项人得到内情,肯定会对他们这群人赶尽杀绝。

李贤现在还不确定梁灏的具体目的和具体任务,更不确保那些情报会不会为党项人知晓。便只好把离开开封时,就预料的几个最坏情况,一一视情况作出布置。

若使团真的遭遇重创,他该如何依靠自己的力量,保全自己。而在河西之地,他能依靠的力量大概率就落在老舅们经营的赵氏商行上面。

让武征给老舅送去消息,也是为了让老舅能提前为他的撤退做好准备。

当然,这都是最坏的打算。至少目前,官家安排给梁灏的任务,还无人知晓,亦是证明梁灏的保密工作做得还不错。

但凡事就怕万一!

要说李贤有没有好奇心想要知道梁灏究竟要做什么?他当然有!

但李贤对自己的定位也很准确,那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有些事情,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可能死的越快!

至于说帮着南温在吐蕃立足什么什么的,李贤的思想高度已经不局限那么一点了。这一路来,他对于青塘地区苟延残喘的吐蕃部落首领,把南温带回去的目的,能猜到个大概,不像在开封突然听得消息时那么迷茫。

无非是借势!

借着赞普参与的威势,把吐蕃各部给联系起来,或自成一体,或对抗党项人!

最新小说: 智者以力服人 大周少卿 在原神的长草期 人在海贼:差点暴露我比罗杰还强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 请开始你的故事 我在萌站当顶流 从今天开始当个大明星 盗墓之牛气冲天 文豪从虐哭同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