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辅宋 > 第二十六章 责任的不同解释

第二十六章 责任的不同解释(1 / 2)

赵受益失眠了!

如同现在这般的失眠,在赵受益的记忆中很少。

白日里,资善堂内的课堂情形不断在他脑中呈现,傍晚,父皇和母后的话语不停的在他耳边回荡。

“我为赵氏子,亦为父皇母后之人子,真的不能玩耍吗?难道,这便是许多人为我提到过的……责任?”

责任是什么?

赵受益从棉被中,伸出胖胖的手掌,放在月光与星光之下,久久思索着这个问题。直到困意再也挡不住,和着满天星斗睡去。

第二日,太阳照常升起。

资善堂的伴读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平日里并不算好学的六皇子,自今日开始,竟在课堂之上,开始认真的听讲了!

曼殊大为高兴,余者大为震惊!

但在很多人看来,六皇子的这等行径,大抵是心血来潮。到底,六皇子可是有“前科”的,平日只要赵官家一敲打,六皇子就会认真一段时间。而像昨日六皇子被赵官家召去问话之事,只要稍加打听,还是会得到消息的。由此,也足见宫内的秘密疏漏成了什么样子。

宫外。

李贤今日没有入宫授课,自不知六皇子赵受益的变化。

早上按照规矩,沿着崭新的街坊跑步,又回家吃了早饭,接着便陪着妻女逛街,考虑着该给小女李锦寻上哪家“幼儿园”。

官舍和书院的不断建设,另有澄迈书院的招收女学子的大规模开创。

作为大宋最为繁华之地,亦是整个大宋的经济文化中心——东京城内,也是闻风而动,开始设立不少的女子学馆。

这些学馆,无一例外,都是为有钱人家准备的。一般的普通人家,即便想让家中女儿上学,也会被这高昂的学费挡在门外。

李家当然是书香门第富贵之家,为了小女的教育,多挑选几个学馆也是值得的。

想到小侄儿早晨的推荐,李贤携带妻女往靠近开封府衙一侧的街坊走去,那里有两家新开的学馆,据说和当朝的刘皇后有些关系。

宫外这些年来,不断的有传刘皇后如何贤惠贤惠,就连崔莺莺也为有刘娥这般的国母而骄傲。

但考虑到近些时日来,和兄长李志,关于朝中局势变化的一次次对话,李贤却有不同的想法。

“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

这位刘皇后,于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毕竟是自大宋开国以来,第一位即将走上临朝称制的人。所谓之贤惠,也不过是另一种掌控权力的方式。

这种警惕,自昨日眼看这吕夷简被贬,又有兄长李志道出的内幕,进而达到了高潮。

其实对很多百姓来说,无论宫内谁主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自己过上好日子。

但对身在朝局中的许多人而言,没有站好队形,没有跟对人,乃至于跟着去反对某些潜在的政敌,那都是可能导致掉脑袋的事情。

不论师长,还是朋友,亦或是亲人。他身边的许多人,已经陷入进去了。

犹如兄长李志于之回来的一夜,说的那样,他们是大宋年轻的脊梁,又当如何?

自从琼州回京,到齐成的游说,乃至兄长李志的说道,李贤一直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但现在,必须选择一面站立了!

毫无疑问,他别无选择,只有同朝中诸多人一样,打算把赌注压在升王赵受益的身上。但他对赵受益的选择,于包括寇准等人的最终目的又有许多本质不同。

脚踏石板,由马车而下,看向前面的“东京女子学馆”,李贤面色稍有些复杂的。

最新小说: 请开始你的故事 我在萌站当顶流 智者以力服人 大周少卿 人在海贼:差点暴露我比罗杰还强 从今天开始当个大明星 在原神的长草期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 盗墓之牛气冲天 文豪从虐哭同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