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 101 章(1 / 2)

拈花听了一耳朵乱七八糟的话,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不过好在其他人走了,还有一个弟子在。

拈花正要过去看看,柳澈深已经端了水给那弟子。

这倒让她有些没想到,毕竟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自己收别的弟子,没想到这么懂事。

拈花才想到这里,柳澈深看着喝水的弟子,语气很淡地说了一句,“喝完就走。”

拈花:“……”

那弟子对上柳澈深的眼神,连水都不敢喝了,他总感觉眼前这个好看的弟子和那头龙看他的眼神好像,每一眼都是冷淡到让人不敢多留。

拈花看着柳澈深如玉的面容,身姿修长,越显长腿窄腰,莫名有些不自在。

这个人走了,可不就剩下他们两个了吗,那多尴尬?

拈花当即开口,“你让他现下去哪里,这一出去就被抓回去了。”

柳澈深闻言抬眼看了过来,眼里颇有些莫名意味。

拈花对上他的视线莫名有些发虚,总觉得他一眼就看出她心里的想法,明明是徒弟,可每每看过来的眼神,总让人招架不住。

拈花当即收回视线,去厨房拿了吃食,“你先吃点,补补身子,旁边的屋子也快劈好了,正好可以给你们住,那蜘蛛精不会再来寻你,你别往她面前去就是。”

那弟子闻言感激不尽,当即给她磕了头,“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起来罢,不碍事。”拈花随手挥了挥,让他起来,总感觉柳澈深有些不开心了,不过他面上没什么表情,开不开心也看不出来。

拈花便也破罐子破摔,当作没看出来,本来就是徒弟嘛,哪能这般闹脾气,人家比他拜师还早些呢。

拈花去不远处盖好的屋子转了一圈,里面已经有了一张床,还差一张。

她又散步似的去了趟啄木鸟那处,那边忙得热火朝天,不过还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给加紧赶了一张床出来,这样便是正好两张床,刚头两个弟子都能收容。

拈花将被子交给柳澈深,他接过被子,看了眼被子,很低声地问,颇有些低落,“师父,我也要睡那里吗?”

“那是自然,你总跟师父睡在一起像什么话?”拈花义正言辞地开口。

柳澈深眼帘微掀,看了过来,他的眼神太干净,干净到让她有些不忍心,总感觉他还小,这样赶出去,似乎有些伤他的心了。

她其实都是顺口胡诌,她倒没怎么觉得不像话,只是很尴尬,毕竟白日里那番话他也听见了,再睡在一起便有些奇怪。

拈花当做没看见,装聋作哑,“乖乖去罢,别欺负你师兄,毕竟也吃了不少苦头。”

柳澈深没有说话,像是听进去了。

拈花也没再多想,到了夜里,便自顾自睡下了。

外头月色正浓,夜很是安静。

她半梦半醒之间,感觉有人轻叩屋门,她翻过身,看向门那边,外面敲了三声,很有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拈花趴在被子上,懒得起来,“谁?”

“师父。”门外那人低声唤她,这么夜深人静,显得他的声音极为好听。

拈花听到他的声音,心跳都快了一分。

“怎么了?”她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紧张,连带着心口都发紧。

他站在门外没有进来,明明门没锁,他一推就能进来,却没有推,而是站在门外,很轻地说,“师父,我不舒服。”

拈花听到这话当即掀开被子下了床,往门口走去。

打开门,他就靠在门旁,身上的衣衫穿得极为端正,月光落在他身上泛起光晕,是迷惑人的好看。

“哪里不舒服?”拈花见他这般伸手摸他的额前,也没有发烫。

她一时间有些不明白,正要收回,柳澈深却抓住了她的手,视线落在她面上,很轻地开口说,“师父,弟子难受的睡不着。”

拈花感觉他掌心的温度顺着手慢慢传来,确实有些烫,“哪里难受?”

“想得难受。”柳澈深看着她,说的很轻,像是和自己说。

拈花听不清,凑近去听,“你说什么?”

她凑过去,他却不开口了。

拈花有些奇怪,收回头看去,却对上了他的眼,他的视线落在她面上如有实质,叫她一时呼吸发紧。

拈花想起白日那些话,还有老树妖说龙角很是敏感,不能乱碰,就与那处一样,颜色越深,越……

她一时越发面红耳赤,他明明看上去淡漠疏离,甚至像是对这些事颇为冷淡。

拈花面上烫得厉害,没再对上他的视线,“你到底哪里难受?”

“师父白日里不都打算好了吗?”

拈花一时心口发紧,颇有些不知所措,打算什么,白日里她可没说什么?

柳澈深走近一步,很轻的开口,“师父,弟子愿意的。”

拈花自然听得懂,甚至有种莫名熟悉的心颤。

柳澈深轻轻抱上来,动作轻柔像是怕吓到她,拈花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感觉有些热。

柳澈深低头亲了她的唇瓣一下,很轻,轻到让她的心都有些收紧,莫名勾人。

最新小说: 乱世豪商 奥特曼之相信我,我是个好人! 漫威之变种人纪元 斗罗之我的武魂实在太争气! 我在电影世界做神豪 备长炭 斗罗之霍挂的重来人生 我在日本开大车 拜个仙人做师父 妻子是一周目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