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嘉有甜妻 > 386 开业在即突逢变故

386 开业在即突逢变故(1 / 2)

不那么含蓄地说,她是他的光。

祁嘉禾对她的感情有些复杂,最开始不熟识的时候,他只是厌恶,到后面了解了她的性子,他便带了些试探,开始逐渐欣赏她的时候,他却又发现了一切的真相,于是内心又被亏欠与歉疚所蒙蔽,而今时间久了,她竟然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部分。

他从未如此在乎过一个人,他甚至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她突然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极度的愉悦过后便是极度的虚脱,两人几乎闹了大半夜,直到凌晨才相拥着睡过去。

祁嘉禾是铁打不动的作息,第二天依旧照例去上班,他起身的动作很轻,丝毫没有惊动到熟睡的她。

原本她是要早起给他做饭的,可今天实在是累极了,明明意识模糊间知道他可能已经起床了,可就是醒不过来。

等到她睡够睁眼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二点,偌大的卧室里空无一人,地板整齐干净,昨晚被随手扔下的衣物这会都被收了起来,热烈的阳光透过厚重窗帘的空隙洒落在室内,亮得刺眼。

她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赶紧起身准备做饭给祁嘉禾送过去,下床的刹那险些没站稳。

这几天她都有潜心研究菜谱上的药膳,并精心给祁嘉禾制定了一套完善的饮食方案,周一到周日都不重样,她在每道菜上都花了极大的心思,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成效,但起码有人准时投食,祁嘉禾倒是吃得很开心。

时音也知道治病这回事急不得,她准备改天约祁嘉禾的私人医生好好聊一聊,看能不能从中打听出一点什么有用的信息。

脑海里不断思考着今天的菜谱,刚给自己套好衣服的时音转头就接到了一通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两句什么,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她站在衣柜前沉默了许久,唇瓣一点点抿了起来,唇色也泛出淡淡的青白色,脸色更是越来越难看。

直到电话那头的人说完,她才绷着一张脸,声线僵硬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她掐断通话离开房间,脸也没洗牙也没刷,顺手把一头秀发挽起扎在脑后,转身便抄起包包出了门。

等她赶到“嘉时”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一圈人了。

现场的负责人一眼看见她的身影,赶紧越过人群护着她往门口的方向走。

靠的近了,时音才看清门面的样子,一瞬间,她的双目都被眼前的一片暗红所浸染,脑子里像是被人点燃了一把火,理智刹那间被焚烧殆尽,她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愤怒瞬间冲昏了头脑。

“嘉时”的招牌昨天才刚被挂上去,木质烫金的中式牌匾,桃木的底色,点缀着精美的暗纹。

而现在,整块牌匾都被人刻意泼上了暗红的血,大片的暗红色顺着纹理浸到了木材的深层,空气里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腥味。

现在温度很高,血液已经彻底干涸了,几滴还未来得及低落的暗红凝结在牌匾下方,形成不规则的形状,地上一大片汇聚而成的已经干涸的暗红血液,和沙土混合在一起,分外触目惊心。

不仅是牌匾,连周围的墙体也未能幸免。

刚被粉刷完毕的墙上也被泼上了大片大片的血,和露出来的白色墙体一对比,形成鲜明而刺目的对比。

时音看着眼前满目疮痍的一切,耳边全是周围人指指点点的声音,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家店的老板得罪了谁,怎么会遭到如此报应。

最新小说: 致富北纬23度半 谬界之下 难道赛博世界电子人也可以成神吗 蜜糖爹地勾上瘾 我真的不想当高手 大靖悍相 影视之改写人生 忍界答题:开局获得重力果实 凰欲奉天 斗罗之暴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