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穿越架空 > 反派加载了我的系统[快穿] > 第106章 反派是修真界大魔头(十七)

第106章 反派是修真界大魔头(十七)(1 / 2)

步天寒抛出的是个选择题,但顾西宇很清楚不管是以原身或是任务执行者的身份,他都只能有一个答案。

“好。”顾西宇简单地回应道,声音很轻,却能够叫面前的人听得清楚。

可是步天寒却微微收紧了手,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问:“好的意思,是指跟我回去吗?”

顾西宇垂下眼睑:“嗯。”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与步天寒的眼睛避开对视。

对视久了,莫名会有种灼热的窒息。

就像他们现在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又像是整个人已经被步天寒的所有气息填满。

步天寒忽地冷笑道:“答应得如此爽快,你真的明白任我摆布……是什么意思吗?”

片刻的静默后,顾西宇懒洋洋地抬了下眼睛,如实回答:“知道。”

语气如风一样清淡,似是个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不管需要再面临什么事心情都不会有任何惧意与波澜。可步天寒望着那双沉静的眼眸,心里很清楚他这声‘知道’,是真的理解了他极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即便如此,他依然答应了。

步天寒原以为他会需要花很多心力去劝说顾西宇,甚至做好沉舟破釜,他若不答应就不择手段逼迫到他屈服为止的打算。没想到他连挣扎都没有,直接做了选择,好似即使步天寒今日的要求是给他一把刀让他自我了断,他都能毫不犹豫这么做。

时不时提醒着他自己存在的光板在这种平静的时刻突兀地闪烁着,像是故意告诉他——你是顾西宇的任务目标,他当然会选择接近你。

步天寒深吸口气,无声弯了一下唇角,笑意却未达眼底,反而勾起心里深处的些许刺痛。

这么多年了,他应该要很清楚顾西宇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呢?即便他现在对他做出更过分的事,他的情绪可能都不会有半点变化,只纵容着他去做。

因为就算他并非真正的太凌君,可此刻也确确实实是个无情道修士。

一个能够将无情道最重要的两套功法,修到第十七层境界的人。

顾西宇会退让只是为了大陆的其他修士,与他本人……也与和‘谢星’的感情无关。

步天寒的内心这一刻嫉妒得发疯,他厌恶所有能够分享到顾西宇哪怕只有一点的‘爱’的人事物,他执拗地想要这个‘猎物’只属于他一个人,从身体到心里都只会想着他念着他。

可他也很清醒地认知到,自己现在能够获得的是许多人肖想不来的福利,不能过于贪心。

用力地将心底那股戾气压下,步天寒又对顾西宇说:“现在还有另一个需要商讨的问题。”

顾西宇问他:“什么?”

“我修习的功法较为毒恶,增进境界与修为的主要方式便是夺取他人的性命。你现在要我不能对仙道之人动手,而我也不能把魔域的魔修都杀死——这样就没有人帮我与仙道大军对抗了。”步天寒说着,故作苦恼,“师尊,我虽是很喜欢你,但为了能让你长久留在我身边……我也不能放弃修行呢,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顾西宇眉头微皱,心想他总不能直接拿自己献祭。他人只有这么一个,献祭完也不够步天寒塞牙缝,而且任务还得重头开始,不划算。

正纠结着,智能系统冷不丁地开口说:「其实你可以给他提供另一种升级方式。」

顾西宇来了点兴趣:“比如?”

系统回答得挺隐晦但也挺清楚:「和他修炼双人功法。」

“?”顾西宇怔了片刻。

双人功法,简单而言便是双修。当然,他不觉得智能系统口中说的,会是什么正经的双修。

系统还在平静地跟他解释:「步天寒当初于秘境石塔内,还获得了另一份由那位大魔留下的双修功法。与合欢宗那等宗门的秘法不同,这双修功法要求的便是体质极端的仙道与魔道者才能修习,且即为魔道功法,更大的收益方自然是修魔的那位。」

「但这功法一旦修上了,步天寒的修行进度便能赶上他使用魔煞之力的时候,所以可以相抵。」

顾西宇听完后沉默了,甚至在心里笑了一声,牙痒痒地想着原来是在这里等他。

面前的步天寒还是一副非常纠结的表情,显然不可能会开口主动跟他说这件事。

顾西宇藏在发丝底下的耳朵有些发烫,但他还是握了握袖子底下的拳头,努力维持住面瘫的表情说:“双修。”

步天寒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瞬,像是没想到他真的会直接开口,反倒愣住了:“……什么?”

大概是因为主动提起有些羞恼,顾西宇的语气多了一分焦躁:“修行方式除了自己,两个人在一起,不是还能够双修吗?”

“你想对我如何随意,别伤害其他人就行。”也别再嚯嚯那危险值。

步天寒的眼神明显在他直白地说出这几句话后,变得暗沉起来。

过了许久,他才轻笑着沉声问:“是么?师尊……真的能够接受?”明明是敬称,但这两个字从他口中出来,却多了一丝不正经的意味。

顾西宇微低着的头被步天寒强行抬起与他直视,带着温度的指腹在他唇边轻轻摩挲,动作间明显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欲|望,不知觉间提升了两者相触间的灼热。

“得试了才知道。”步天寒再开口时,他才意识到他的声音已经喑哑得可怕。

嘴边惹得他有些发痒的温热很快就被挪开,可还不等上面残留的余温消失,另一股更加柔软的温热便贴了上来。

顾西宇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除了睫毛因突如其来的动作而轻颤了几下,他便再无任何反应。像个有生命的听话傀儡,不反抗,放纵着进攻性极强的另一人的侵略。

最初的相贴温柔且缠绵,是收敛了锋芒的试探。很快的,他就不再满足于仅此的接触,灵活地撬开他没打算紧防着的关口,肆无忌惮地深入。这样的举动对他来说似是早已非常熟练,知道该如何作乱与相互取悦。

步天寒垂眸凝视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神,眼底滑过一抹暗色,抬手侵|占性极强地抚住他后脑勺后,加重了这缱绻的亲吻。气息交融间,周围的其他声音变得越来越远,取而代之的是他身上的感知也变得更加强烈。

搭在他后脑勺的手指正以不紧不缓地速度轻抚着,每个动作都细细地勾在他敏|感点之上,差点要他没能崩住这个世界的无情人设。

幸而顾西宇阅历十足,即使到最后步天寒终于‘试’完了把他放开,他的眼神乃至表情,甚至是身体都没有什么反应与变化。唯一控制不住的,就是生理上的一些本能变化——比如眼睛里无意被撩起的湿润和眼尾处的那抹像是会无声发出诱惑的绯色。

步天寒的呼吸微不可察地重了几分,恨不得能够当场把人给办了。

步天寒缓缓把人放开时,还故意在俩人方才紧密触碰的地方勾起旖旎的银丝,抬眸看向对方时,内心又没忍住感到烦躁。

明明是如此浪荡的体质,却又如此的清醒与无情,眼睛里半点情|欲和爱意都见不着。

最新小说: 我为祖国奔赴万里[快穿] 穿成娱乐圈爽文男主的亲妹妹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怪物[快穿] 穿越异界三十年归来 专业剪红线[快穿] 穿回来的鲛人小O[星际] 师尊来自疯人院[穿书] 公主是个小傻子 钓系美人穿成恶毒继母[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