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01(1 / 2)

001

叶槭流睁开眼,发现他坐在落地窗边。

似乎是摩天大厦的某一层,能看见天空中反光的云层,夜幕已经降临,窗外城市灯光成海,车流如同流萤。

身后的房间没开灯,隐约的城市光给家具镀上一层冷光,即使这样,也能够看出房间本身的富丽堂皇。

玻璃上倒映着一张少年的面孔,看起来十三四岁,一头金发垂过腰际,苍白瘦弱,脸上浮着病态的潮红,淡蓝色的瞳孔映着城市夜景,仿佛流冰遍浮的海湾。

这怎么看都不是自己的身体,叶槭流满心困惑地捏一把,依旧是没感觉,但也没有别的变化,很正常的人类身体。

他抬起手一看,顿时被看到的景象惊到了。

他衣袖撩起来,能看到遍布手臂的累累伤痕,掀起衣摆,腰上也全是淤青,估计到胸口全是,摸摸后背,隔着衬衣都能摸到纵横交错的伤疤,脖子上被拴了一枚金属项圈,项圈下还能看到手印的痕迹,仿佛被什么人用力扼紧过。

叶槭流:“……”就特么离谱。

看起来就像是这个小朋友是被什么变态监/禁在这里s,估计还有段时间了。

正常人看到这一身伤必然坐不住,叶槭流也一样,他当即站起来,踩着霓虹灯光往门口走,准备找找逃出去的办法。

刚一起身,他的视野蓦地被墨绿色席卷,等洪流散去,眼前只剩下了一张墨绿色桌面。

这是什么?叶槭流越发疑惑。

桌面上空空荡荡,散落着几张卡牌,还有三两个方块按钮,按钮中间是不同的颜色和图案,他面前还有个半透明的窗口,窗口里有几行字,下方是一个空卡槽。

【建立你的密教……】

【给予你的同行者容身之所,传播你的信仰,躲开猎犬和密探的追踪。】

不……先不说别的,密教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叶槭流一眼扫过,一时语塞,有种自己被盯上的不祥预感,要不是他不知道怎么关闭这个视野,他肯定当场退出。

他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视野很像是什么游戏的系统,但怎么看,这个游戏系统都太过简陋了。别说新手教程,他连任务列表都没看到。

没有任务的游戏叫什么?走路模拟器吗?

等回过神,桌面已经从眼前消失了。叶槭流沉吟一声,干脆不去想,起身打算探索探索四周。

谁知没走两步,叶槭流眼前忽地一黑,四肢也骤然脱力,膝盖一软,整个人往前倒去,要不是他及时扶住床,险些直接摔倒在地。

几秒后,叶槭流才找回流失的力气,他滑坐到地上,背靠床尾喘了两口气,感受着充斥全身的虚弱感,很是难以置信。

很好,他现在的角色是个体质个位数的菜鸡,浑身是伤,而他要拖着这样一具身体去创建一个密教……虽然比他自己的身体正常,但怎么想都觉得前途无亮好吗?

正不住腹诽,叶槭流忽然听到房门外响了一声。

房门无声开启,有人走了进来,皮鞋碾过地毯,在叶槭流面前停下。

叶槭流有气无力地抬头看去,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看起来有些年纪,长了张偏执狂的脸,正低头看着他,神色晦暗不明。

他看了叶槭流几秒,忽然单膝跪下,向着叶槭流伸出手。

几乎同时,一个单词在叶槭流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像是水面上微微荡开的涟漪。

“……父亲。”

父亲?叶槭流若有所思。

然而没等他思点什么,他的喉咙猛地一紧,气管被迫收紧,让他几乎喘不上气。

男人毫无征兆地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巨大的手掌仿佛铁钳,一点点加大力道,像是要把掌心纤细的脖颈折断。

哪怕没感觉痛,窒息依旧让人难以忍受,叶槭流艰难喘气,摸索着去掰男人的手指,用脚踹对方的心口,可惜这具身体力气太小,踹了几下对方依旧巍然不动。

他勉强抬起头,眼前那张面孔不知何时已经扭曲了,诡异的兴奋和贪婪占据了每一根线条,无数破碎狂乱的情绪在眼底晃动,嘴角更是弯出了一个如若痉挛的笑容。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十几秒后,男人缓缓松开手,让叶槭流摔在地毯上。

狰狞的神情一点点褪去,肌肉线条舒展开,浸满了病态的餍足,男人像是拍小狗一样,满意地拍了拍不住呛咳的叶槭流,用赞许的口吻说:“你做得很好,奥格。”

叶槭流:“……”神经病吗?没事忽然跑过来把自己儿子掐个半死?

他跪在地上咳嗽,男人在他身边又站了会,转身往门口走,听着是打算离开。

这种事还能忍,叶槭流果断爬起来,从一旁桌上抄起一只玻璃杯,尾随在男人身后,打算等走到门口,就在门框上敲碎玻璃杯,跳起来对着男人后脑来一下,不让他缝十几针都对不起自己脖子上的伤上加伤。

他黑着脸跟男人走到门口,正打算给男人开瓢,忽然看见门外一左一右站了四个彪形大汉,腰间鼓鼓囊囊,看着像是塞了枪。

见到男人走出来,四个壮汉立刻低下头,公事公办地跟在男人身后,呈现出保护的姿态,别说开瓢了,想靠近都不可能。

叶槭流:“……”

带四个保镖来掐儿子,算你狠……叶槭流看到这一幕,只好站住,悻悻地把玻璃杯藏在身后。

门重新关上,送走了神经病,叶槭流在房间里转圈,琢磨着怎么逃出去。

现在的情况是,他——那个叫奥格的少年明显是被关在了这个房间里,他爹高兴了来s他一下,不高兴了也来s他一下,而且从刚才来看,他爹明显是兴奋中掺杂着杀意,可见他还能更变态一点,说不定下一次就会直接把奥格杀死。

叶槭流边想边摸了摸脖子,他怀疑他脖子上的项圈也有问题,感觉像是电击器,幸好刚刚没用上这个,否则他现在应该趴在地毯上抽搐,想跑的话得把这个也卸了才行。

为什么开局就是极限逃生?叶槭流反思。

正在反思,一道淡淡的涟漪般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你是什么?”

声音突如其来,叶槭流皱了下眉,但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这个念头的身份。

——如果说,刚才是这个念头发出了“父亲”的念头,那么他应该就是“奥格”。

看上去,奥格的意识依旧存在在这里,只是因为叶槭流,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估计在他看来,更像是某个更高维度的意识掌控了他的身体。

但叶槭流没有从奥格的思维里感觉到惊慌或者畏惧,哪怕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种事,也没有让他有多少情绪波动,没有好奇,更没有期待。

既然当事人还在,叶槭流也就给自己留了点周寰余地,回答得很模糊。

“你可以保留你的理解,就把我当成……一个旁观者吧。”

没有代入情境的话,玩家对游戏角色来说的确是旁观者,叶槭流觉得这个定位很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听到他的回应,奥格的情绪有了个很小的起伏。

“那您是来拯救我的吗?”他犹豫了下,问。

虽然这么说也没错,毕竟逃出去也是自己的目的……不过这也太消极了,少年人还是积极一点好。

叶槭流鼓励奥格:“不,我想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你。”

奥格:“我自己?”

听他这么说,叶槭流顿时想起了奥格的一身伤,以及刚才自己还趴在地上咳:“……”

气氛逐渐尴尬起来。

好在奥格似乎也没想过能得到肯定答案,他很快跳过了这个话题:“……不管怎么说,能够和您说话,我觉得我已经非常幸运了。”

最新小说: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半仙 西游签到食妖记 从创建密教开始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我在封神开挂 法师奇幻之旅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