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003(1 / 2)

003

停歇了片刻,再度响起。

疯狂倾泻,弹壳坠地的声音密集如同暴雨,机/枪的扫射声震耳欲聋,分辨不出到底有多少枪口在同时喷射,楼层在中隐隐震颤,一组组武装人员不断赶向交火地点,内线充斥着或者愤怒或者惊恐的喊声,混乱得仿佛在和一整支特战队伍交战。

杰拉德坐在办公桌后,盯着面前屏幕上显示的监控画面,脸色阴晴不定。

监控无法准确重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但在他看来,一切似乎是从他的儿子又一次试图逃跑开始的。

他走出门时,杰拉德就收到了消息,和以往一样,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连眼角都没抽一下。

他的孩子,只是他精心挑选的羔羊。他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血、骨、肉,无一例外。等到他准备好,他会吞吃他的全部价值,细细地咀嚼消化,将他的一切吞吃干净。

在此之前,他完全可以把他当成一个小小的乐子。

这些念头气泡一样转瞬即逝,杰拉德继续在宴会上谈笑风生,漫不经心地等着宴会结束,等那时再去享受自己的狩猎。

但随着时间推移,事态的发展逐渐不对劲起来,似乎上一秒他才刚知道他的儿子不见了踪影,下一秒充斥耳边的就只有声,随着通讯器在火中损毁,忽然间所有声音都从他耳中消失,只余寂静。

杰拉德隐隐感觉事情似乎脱离了控制,他和宾客告别,放下酒杯,大步走出宴会厅,再度接通小队的通讯,不等开口,激烈的在耳畔炸响。

“发生了什么事?”他耐着性子问。

对面一时间没回答,队长正在大声下令,让队员不要停止火力压制,斥责的声音几乎压过,如果不是杰拉德就在内线的这一端,恐怕听不出他声音里隐藏的惊颤。

如果是往常,杰拉德会皱眉,但现在他无暇关注这点小事——不知为何,在杂乱的里,有一道让他格外分心。

在队长的命令下,所有枪口都对准了同一个方向扫射,按理说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集火下幸存,然而那个方向,时不时会响起一声枪响。与武装队员相比,那道显得突兀而凌乱,像是初学者在笨拙地尝试,但每一次那声响起,这一侧就会传来一声倒地的闷响,队长的吼声似乎也越发失态。

“b3小队b4小队!催眠瓦斯!”

“火箭/筒搬过来!”

“不要让他接近……躲开!躲开!”

任谁都能听出局势有多混乱,这样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杰拉德的预料,他加快脚步闯入自己的办公室,监控视频很快出现在屏幕上,一连串黑屏中,有一处交战的画面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画面放大,一端是且战且退的武装小队,一具具人体不断倒下,大理石地面上歪歪斜斜涂抹了一地血浆,另一端却只有一道孤零零的人影,歪歪扭扭端着枪,踏过血泊一步步走来。

不断在他身上制造出可怖的伤口,但短短几秒钟,这些伤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巨口吞噬了一切,他的身体不断被撕裂又不断愈合,来不及愈合的血肉仅仅靠着脉络支缀,看上去就像是支离破碎的血影。

这样实力对比极度不平衡的交战并没有持续多久,武装小队就选择了撤退,画面里只剩下了血泊中交叠的尸体。

血泊的另一头,人影拖着枪走过来,走到监控的下方时,像是察觉到了杰拉德的视线,突然抬头。

他们对视一秒,那满是鲜血的脸上慢慢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笑容。

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抢,枪口对准监控探头,一枪点爆!

碎裂的镜头仿佛刺痛了杰拉德的眼球,他低吼一声,像是被击中一般猛地向后摔去,撞在椅背上,浑身冷汗直冒,瞬间浸透了衣服。

他认出了那双眼睛。

不等他去思考,屏幕上的画面一个接一个黑下去,杰拉德慌忙看去,却来得及看见黑影掠过一幅幅画面,监控探头依次爆开。

毫无疑问,不管那到底是什么,那东西——正冲着他来。

恐惧无法控制地在心里炸开,杰拉德手忙脚乱地按下按键,联络自己的安保团队,迫不及待地吼道:“全部到我的办公室外,现在!”

无人回答,对面响起一声轻笑。

笑声犹如一捧冰水,沿着他的头皮浇下去,寒意渗入脊髓,刹那间,杰拉德全身的血都冷却了下来,遍体生寒。

他听见门外远远地传来惨叫声和,黑暗如潮水般吞噬了屏幕上的每一处画面,最后的画面是他的办公室门口,血红从画面下方攀爬上来,向着办公室的门蔓延,杰拉德死死盯着血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出现在画面边缘。

“砰!”

门外响起,屏幕上画面倏地黑了下去,杰拉德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握紧手中的枪,一把拍下桌上的按钮,金属门从上下升起,“喀嚓”一声,锁办公室的入口。

漫长得让人难以呼吸的死寂。

有人轻轻叩门,三声。

……

作为一直被关在家里的小朋友,奥格当然是不会用枪的,很巧,叶槭流也不会。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紧急对着奥格捡到的枪研究了一下,靠着新出现的视野摸清了用法,把操作要点告诉了奥格,接下来就是练枪时间了。

“我……可能会失手……”奥格对叶槭流很有信心,对自己就成了信心的反义词。

“没关系,你可以尽情尝试。”叶槭流倒是淡定。

以奥格现在的状态,就算中枪也只是身体融化成血,呼吸间就能够复原,后坐力更是不成问题,手断了也就是一秒钟修复的事,相比起他的敌人,基本算是开了无伤模式,唯一的问题就是准头不行,不过距离这么近,倒也不至于打空。

而在叶槭流插手后,这也不再是问题,瞄准的瞬间,他的视野里自然浮现出准星,只要把视野共享给奥格,最后的问题也解决了。

校准,扣动——

“干得不错,换个目标,再试试。”

看到奥格命中,叶槭流也很有成就感,当即满口不绝夸奖小朋友。

奥格低低地“嗯”了一声。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叶槭流能感觉到他心里扑通跳跃的兴奋,很有想要表现给叶槭流看看的跃跃欲试劲头。

他每分每秒似乎都在蜕变,原本被封闭在心里的什么东西逐渐萌芽,向着不可知的方向竭力成长。

敌人接二连三倒下,叶槭流自己试了几次,教会奥格如何开枪,就继续挂机研究路线去了。刚睁眼就被神经病一通s,他可没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对方。

他自带数据视野和地图,和奥格的沟通又是在意识里完成的,不存在延迟,而奥格俨然是个优秀的挂机脚本,把叶槭流的命令执行得分毫不差,这两项加起来,在敌人眼中,他就仿佛开了挂一样。

目标在这一层横扫,他们紧急赶来,找一圈也没找到目标,内线忽然一片,目标不知何时转移,在楼梯那边从天而降,哒哒哒一通扫射,楼梯那边顿时血流成河。

他们把目标堵在走廊里,目标就干脆不闪不避,用完了换,走两步又捡到了弹匣,倒下的敌人全部成了他的武器库,他们只能搬来火箭/筒,刚架好,忽然对面滚过来一枚……

打爆监控探头,切断敌人的视野,在叶槭流的操控下,他们一路杀上了奥格他爹所在的楼层,路上的敌人得人仰马翻,等到了办公室门前,已经看不到任何武装人员,不过叶槭流知道,boss的身边不可能不留人,起码还有一场激斗。

隔着厚重的金属门,黄色的人名依旧清晰可见,叶槭流确认完敌人的位置,敲了敲门,接着让奥格身形融化,血从缝隙渗透进门里,轻而易举穿越了堪比银行金库的防护层。

血无声浸透了地毯,在血腥气弥漫开之前,叶槭流潜到一个武装人员身后,重新变回人形,轻易扼断了他的脖子。

他夺下对方的枪,趁着房间里的所有人猝不及防,抢先向着四周扫射,霎时间大作,碎屑横飞。

等停歇,房间里只剩下了浓重的血腥气息,叶槭流呼出一口气,看向办公桌紧枪的男人。

最新小说: 法师奇幻之旅 我在封神开挂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西游签到食妖记 半仙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从创建密教开始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