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005(1 / 2)

005

叶槭流的确不记得昨晚喝断片之后自己去了哪里,对方手里又有监控视频,很难想象视频是因为他背了【邪名】所以凭空出现的。

从之前的描述来看,【邪名】并不是凭空给他捏造罪名,只是让他更容易被警方注意到,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怀疑。

叶槭流暂时摸不清楚事态,于是决定先按兵不动。

他是一周前才来纽约的,跟纽约魔扯不上关系,警方也更倾向于叶槭流只是途径了犯罪现场,更有甚者,他可能目击了犯罪发生的经过。

“在找到解释之前,我们希望你暂时不要离开纽约,”警察按下停止录音的按键,“如果你能想起什么,请尽快联系我们,要是有新发现,我们可能需要询问你一些事情。”

叶槭流配合地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留在这里的。”

一番问询之后,两位警察和叶槭流告别。

等酒店房门在面前关上,叶槭流扬起的嘴角一点点落了下去。

他瞥了眼镜中的自己,不怎么意外地看到自己神情冷淡。

他的长相和性格不怎么贴,虽然是百里挑一的好皮相,但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总有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淡,就算带着笑,也会流露出几分难以捉摸的疏离,简直是把生人勿近写在了脸上。

叶槭流并不担心自己身上的嫌疑,暂时不能离开纽约的确让他稍微困扰了一下,不过这些都可以等导师回来再说,无论是目击证明还是别的,从导师那边下手都要方便一些。

如果换成普通人,他们只需要待在房间里,等自己身上的嫌疑洗清,或许还有一些问询和调查,之后就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

唯一的问题在于,叶槭流经不起调查。

他打开手掌,掌心的日影忽明忽暗,手指修长苍白,在光下显得透明无垢,每一寸都毫无瑕疵,不存在薄茧或是伤痕。

而在叶槭流的记忆里,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

叶槭流一直觉得自己不太对。

正常人总会磕磕碰碰,细看之下身上总会有点小小的瑕疵缺陷……但他不会受伤。

就算他拿刀往自己身上划口子,也没留下过痕迹。

就好像他的身体是一个整体,不会被任何事物破坏,也不会存在裂口。

简而言之,怎么看都不太像人。

这就是为什么叶槭流对于在奥格身上发生的变化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这和他比起来都不算什么怪事。

想想看,万一他被带走审讯,不小心被发现这点,事情就尴尬了。

他总不能解释自己练了什么天下绝学导致刀枪不入吧?

理所当然,就算不想变得像人,叶槭流也想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在此之前,他找不到什么解开疑问的头绪,但昨晚他所经历的一切,带给了他一个微小的希望。

他的遭遇并不是个例。既然在奥格身上发生的所有都是真实的,那么就意味着,在普通人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充满了奥秘与神秘的世界。

按照窗口所说的,探寻奥秘,成为奥秘本身,不断向上攀升……或许有一天,他能找到恢复的办法。

但眼下来看,不能出门的直接影响就是叶槭流没办法去找奥格了。

他不能确定自己有没有被警方监视,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当他找到奥格的那一刻,小朋友绝对会落进比现在糟糕得多的境地里去。

常规的办法是走不通了。

叶槭流收回手,深吸一口气,望向眼前的空气。

不出所料,他的眼前,一张墨绿色桌面缓缓浮现。

……

布鲁克林区。

中午的快餐店总是格外热闹,汉堡薯条的香气在店里飘扬,食客也大多行色匆匆,就算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也总带着一丝抹不去的急切色彩,只来得及大口大口吞咽嚼碎的肉末,浓重的肉汁顺着下巴滑落。

没多少人注意到,快餐店玻璃外,站着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年。

他穿得像个流浪汉,连鞋都没有,光着脚,皮肤苍白得像是没见过光。金发半长不短,末梢残留着烧焦的痕迹,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却仿佛浮冰遍布的海湾,清透至极的一泓冰蓝,倒映在玻璃上的脸晕着异样的潮红,像是象征了某种病态的生命力,美得惊心动魄。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上方的食物图片,似乎在渴望图片上的美味。

他在玻璃外站了太久,玻璃内的食客有些不满地抬头,然而一眼过去,似乎是意外于少年过于好看的脸,对方迟疑了下,敲敲玻璃,吸引了奥格的注意力。

奥格看着女人从店里走出来,弯腰问道:“你盯着我也太久了,想来个汉堡?”

奥格想了想,点点头。

女人摇摇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零钞递给奥格:“跟我来。”

她带着奥格来到点餐柜台前:“选个你喜欢的。”

这的确是奥格第一次经历的事,选好想要的口味后,他新奇地等待自己的汉堡,身后的女人却咳了一声。

“你该付钱了,孩子。”

奥格眨眨眼。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我在封神开挂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半仙 从创建密教开始 西游签到食妖记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