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006(1 / 2)

006

巷口拉开了明黄色的警戒带,清晰无误地将这城市一隅切割出了平静的日常。

或许是调查取证工作已经结束,而媒体也心满意足地带着一手消息离开,案发现场显得格外寂静空荡,从巷口看不到人影。

一滩血静静藏在阴影里。

在两种状态之间切换对奥格来说不算难事,在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出现在监控中后,奥格自觉地融化成了赤红,一路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叶槭流昨晚经过的地方。

彻底融化成赤红后,奥格是没有感知能力的,叶槭流一路眼前漆黑地过来,听到奥格说到地方了,随即视野才逐渐重新亮起。

两侧居民楼挤压出一条狭窄逼仄的小巷,消防梯锈迹斑斑,两侧堆着垃圾桶,就算是白天也是光线昏暗,能见度极低。

成千上万的词语如归巢飞燕般迅速归位,视野里的事物一一显示出名称,叶槭流扫了一圈,没看到监控,也没看到人,便没有阻止奥格的行动。

他环顾四周,没能从记忆里找到多少既视感,看样子昨晚的记忆丢得一干二净。

往里走,走到小巷差不多中间的位置,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不知道和周围的什么混在了一起,混杂成了更加复杂浓烈的气味,视野里也跳出了新的名称,白色胶带贴出的人形轮廓被标出,而在【血迹】和【人形轮廓】周围,还混着一些小小的文字。

【碎骨】。

在这几个词面前,叶槭流陡然停了下来。

昨晚他以为自己在玩游戏,没考虑过奥格年纪不大,能不能直面这种限制级场景……

“感觉怎么样?”

听到叶槭流的问题,奥格稍稍一愣,低头看了眼阴影中的地面,疑惑地回答:“没有什么感觉。怎么了吗?”

叶槭流:“……你看到了什么?”

奥格一无所觉,眯起仅剩的眼睛,努力辨认:“一些血肉。和我不一样,已经不是红色了。”

叶槭流:“……”很好,看起来是不用担心了。

叶槭流相信警方收殓时应该捡得很干净,不过或许是碎得太彻底,难免会有些许无法捡起的残留。看起来除非是杀人狂随身携带绞肉机当毁尸工具,要么就是一些其他的因素造成了这样的现场。

可能存在的证据都被警方带走,但叶槭流来得还算快,现场并没有经过进一步的清理打扫,所以会残留下这些痕迹。

“更近一点。”

奥格走近了一点,血肉碎末也清晰地呈现在了叶槭流的视野内,这次哪怕没有文字标识,叶槭流也能发现这些碎末更准确的名称应该是【腐烂的血肉碎末】——碎末明显处于腐烂过程中,恶心的青白色和血肉混在一起,散发出令人反胃的腥臭。

那两个警察说受害者死亡时间是昨晚……姑且先认为这是初步尸检的结果,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血肉腐烂得简直不合常理。叶槭流飞快思考。

除非在死亡之前,受害者就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折磨,以至于不成人形,肢体已经开始腐烂……但在被丢进小巷时,他还是活着的。

也就是说,在昨晚的某个时间,凶手把受害者丢在了这里,让受害者等死。

得出结论,叶槭流总算能确定自己的确只是无辜卷入,至于他身上的嫌疑能不能洗清,就只能看看警方的办事效率。

而从自己喝的晕晕乎乎还能安然无恙离开来看,要么是自己路过小巷时,凶手应该早已离开了,要么是凶手对他动手,但他安然无恙……后者就比较让人头疼了,很可能凶手拿他没办法,于是记下了他的脸,打算下次解决他。

如果是这样……

叶槭流思索片刻,注意力再度放在了奥格身上。

“你能感觉到这些血肉来自哪里吗?”

叶槭流只是试着问问,奥格刚刚提到这些血肉和自己不一样,听起来像是很自然地把自己和血肉划分成了同类,或许问问他能够有些意想不到的发现——现在这里更接近神秘的人明显是奥格,而不是他。

奥格给出了他想要的回答。

“是的,”他闭上眼睛,“我能看到……它经过的轨迹,在出现在这里之前……”

说话间,他的身形重新融化成了猩红,在黑暗中,叶槭流听着四周液体流动的粘稠声响,知道奥格正在追踪受害者的来处。

遍布纽约的地下管道网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没过多久,叶槭流看到了垃圾处理公司,接着是一辆停放在角落里的卡车。

奥格在车牌前止步。

“这辆车没有血经过的痕迹,但是车牌有……还有车门……”

他对自己的判断不太自信,叶槭流也有些疑惑——中途换牌是常见的躲避追踪手段,但按理说应该是用来搬运受害者的车上残留痕迹,而不是车牌。

但不管怎么说,这辆车存在问题是肯定的。

这年头嫌疑人也辛苦,还得亲自查案,看看这是什么事吧。叶槭流在心里吐槽。

垃圾处理公司此时一片安静,能看到工作人员在远处的房屋里走动,并没有人关注这个角落。

叶槭流收回视线,看向眼前安静的卡车:“去车上看看。”

……

纽约警署。

由于最近的多起案件,警局笼罩在一层忙碌而紧张的阴霾里,昨晚发现的受害者更是加重了这层阴霾,桌上的咖啡已经一点热气都没有了,也没几个人有闲心喝上一两口。

负责纽约杀人魔案件的小组成员正在办公室里,几个人站在墙上的线索板前轻声讨论,更多警员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盯着屏幕,手指停在鼠标上,目光一寸寸扫过屏幕上的资料。

办公室门被推开,两个警察匆匆走进来,把录音笔丢到桌上:“没问出什么东西,那个学生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他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

其中一个警察无奈一笑:“他说他参加了派对,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你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喝到断片有多正常,我听不出他在说谎,不过谁知道呢。”

他的同事也叹了口气:“没关系,本来也没有抱太大希望,那才是个今年刚入学的大一学生吧?调查说他是一周前才来纽约的,跟之前的案件……”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我在封神开挂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半仙 从创建密教开始 西游签到食妖记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