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007(1 / 2)

007

纽约警局。

进局子喝茶套餐简直是开了极速配送模式,半小时前叶槭流还在尽心尽力帮忙破案,半小时后他就坐在了审讯室里,望着天花板发呆。

从良民的角度,叶槭流大约很有资格谴责一番纽约警方的办事效率——抓凶手磨磨蹭蹭,抓良民倒是迅疾如风——但如果从抓昨晚炸大楼幕后黑手的角度,他还真不能说警方抓错了人。

不应该啊!区区一个邪名威力这么大的吗!还带跨案件执法的吗!

狭小的审讯室里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叶槭流双手被带链子的手铐固定在桌上,除了和自己玩双手互博什么都不能做,他只能单手支着脑袋,痛心疾首地自我检讨。

这么看的话,他明显是低估了邪名的威力……这种事下次绝对不能再发生了。幸好他没有自己出门,而是指挥奥格追查线索,否则警察找上门发现他人没了,那等着他的就不只是冷冰冰的审讯室了。

之前没来得及实验那张墨绿色桌面是不是只有自己能看到,因此哪怕叶槭流现在已经做了检讨,下定决心要多了解一点自己的手牌,他暂时也不能尝试在警局里打开桌面,只能在这边等人来问话,从而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行动。

他没有等很久,不一会,两人打开门,走到他面前坐下。

叶槭流稍稍坐直,等待他们开口。

录音笔和纸笔准备好,确认身份的流程也过完,其中一人翻了翻手里的文件:“那么,你也不是第一次见到我们了,我有个建议,如果你能够好好配合我们,对你也会更有利一点……”

“我能联系我的导师吗?”

对面的人不为所动,放下文件,直视叶槭流:“我们说开了吧,如果你和这起案子没关系,那么不需要你联系什么人,你也可以安然无事地走出去。但如果和你有关,那么不管你联系谁都是没有用的。明白了吗?”

应该是发现了什么证据吧,态度和中午差得也太多了……不过估计不是确凿证据,不然也就没有自己还能离开的说法了。叶槭流垂下眼睫,快速整理了一下目前的发现。

他配合地点头:“我明白。”

“很好。你说你昨晚在派对上,派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晚上七点吧……我没注意时间。”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有人能证明吗?”

“抱歉,我不记得。我没有一点昨晚的记忆。或许有人见到过我……应该有吧?”

“也就是说,你也不记得你是怎么返回酒店的?”

“我很遗憾,不过的确是这样。”

“……”

询问还在继续,而一墙之隔,几个人站在单面镜外,透过玻璃,旁观房间里正在进行的问答。

“这样不行。如果他坚持说自己不知道,我们也没办法挖出什么进展。”有人看了会,摇摇头,“你们觉得他说得是真话吗?”

另一个人抱着双手:“目前我们已经能够确定这几宗谋杀案件是团伙作案,他的嫌疑其实并不重。但他出现的时机太巧了,而且他也没办法解释他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就像我们没有发现凶手是怎么抛下受害者的一样。如果能从他这里有所突破,那么破解作案手法也不是不可能。”

他盯着房间里的年轻人,忍不住皱眉:“但是……”

“这小子看上去可不像是能轻易搞定的。”另一个人接上话,“我不喜欢他现在的表情。”

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警员,见过的嫌疑人数都数不过来,绝大部分普通人被带回警局审讯时,情绪上总会有比较明显的波动,紧张、防备、易怒、消沉等等都是正常的表现,从容自若乃至故意挑衅的基本上是少数,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他们不会喜欢的棘手角色。

里面的这个年轻人就是后者。他并不焦虑,也挺配合,有问必答,抛开那张看起来有点冷淡的脸,态度可以说是真诚得不行——只有一点,他的答案都是不知道。

这绝对是警察最讨厌的那一类嫌疑人,特别是在抓不到对方犯罪的确凿证据的时候。

“我说,我们有必要这么温和吗?”说话的人有些心浮气躁地冷笑一声,“这种人我见多了,我看得给这家伙施加点压力,否则他一个字都不会吐出来的。按现有的证据来看,他是共犯的可能性更大,否则没办法解释他的行动轨迹,有必要对他们态度这么好?”

“但是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无权这么做,如果被抓到……”

“那你们就想看着受害者一天天增加,而我们对着眼前的突破口束手无策吗?!他更可能是个罪犯!就算不是,你以为他是怎么办到进入那条巷子的?除了联邦裁决局追逐的——”

“够了。”一直没出声的男人突然出声。

他话音落下,说话的人猛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的脸霎时没了血色,张着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死寂笼罩了走廊,所有人脸上也是如出一辙的厌恶和恐惧。

沉默一会,他们的头儿终于点了头:“给他点压力,不要太过火。”

说话的人松了口气:“那换我……”

“砰!”

这边话音未落,走廊的门猛地推开,一个年轻警员匆匆走进来,一眼看到单向镜前的上司,赶紧上前,低声耳语了什么。

只是听了几句,上司的脸色就骤然一变,迅速看了眼单向镜后的年轻人,神色阴晴不定,片刻后挥了下手。

“不用审了,放他出来吧,有人接手了。”

他的下属愣了愣:“谁从我们手里抢人?他可是这起大案的重要线索……”

上司咬了下脸颊内侧,扯起嘴角:“你刚才已经说了。”

他在一阵吸气声中,轻声说:

“——联邦裁决局,那群鬣狗咬上他了。”

……

加长轿车无声发动,叶槭流坐在车里,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纽约警署。

“很意外?”他对面的男人西装革履,姿态一派温文尔雅,“我想我忘记了自我介绍,你可以叫我施怀雅,联邦裁决局的一员。”

审问结束得毫无征兆,叶槭流还在想怎么能套出警方确信他存在严重嫌疑的理由——连嫌犯自己都不知道他们信心何在,这事情未免太离谱了点——转眼对面的警员就被叫了出去。

再过一会,他就在一群脸色难看的警员的簇拥下,从正门离开了警局,一出门,就看到一辆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的加长轿车在门口等着他。

等在车里的就是他面前的男人。

“愿意再多介绍一点吗?”叶槭流问。

墨绿色桌面暂时没有开启,但数据视野并没有消失,只不过在警局里没什么用武之地。

而现在,他的视野被大大小小的名称填满了,丰富得堪比超级英雄电影里的英雄座驾,叶槭流随便一扫,就捕捉到了“高速涡轮引擎”“自毁程序装置”“反坦克破甲弹发射器”“全方位雷达”之类的东西,而这些只能说是这辆车上并不起眼的组成部件之几。

最新小说: 西游签到食妖记 我在封神开挂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从创建密教开始 半仙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