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009(1 / 2)

009

绘制右耳的卡牌回归原位,【信徒奥格】卡牌上新出现的特性也随之消失,变回了之前的描述。

这条信息是自动流入叶槭流意识的,然而现在他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这个。

他眼睁睁看着眼前绝对需要打马赛克的一幕,除了欲言又止还是欲言又止。

……他真的不是进错了意识吗,能不能退回去重新开一次门。叶槭流恍惚地想。

他再度看向眼前的景象,血红……算了,不看了,头好疼。

如叶槭流所愿,他的眼前很快黑了下来,但咀嚼声似乎更清晰了……

叶槭流:“……”

他无语凝噎,只能赶紧让自己想点别的,暂时转移一下注意力。

他当然可以阻止奥格,而叶槭流也知道奥格绝对会遵从他的话,哪怕这会让他失去最后的听觉——从卡牌的变化能看出来,奥格刚才把自己的右耳放上了天平,原本他会像失去左眼和左耳一样永远失去右耳,但当他摄食他的敌人时,他的右耳听觉失而复得,就像是他可以用敌人的右耳代替自己的进行交易。

用现代理论来解释的话,就是奥格抵押了自己的器官,从叶槭流这里贷款了新的能力,到期他就需要及时还器官,才能拿回自己的抵押物。而从他的左眼和左耳并没有回来这点来看,叶槭流这边的还款期还挺短暂。

这边叶槭流还在梳理思绪,奥格已经从宴饮中抬起了头。

他几乎是瞬间察觉到了叶槭流的存在,稍稍一怔,立刻急切而惊喜地问:“是您吗?先生?”

叶槭流知道自己不出声也不行了。

他调整了一下语气,轻笑一声:“你似乎又付出了什么。”

面对叶槭流时,奥格又恢复成了羞怯乖巧的模样——前提是忽略他唇上的血。

“是的,您……感到厌烦了吗?”他惴惴不安地问,“还是我打扰到了您?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向您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不,我只是想起我忘记提醒你一件事。”叶槭流轻柔地打断他。

虽然按照常理来说神灵总是高深莫测的,但叶槭流寻思自己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扮演什么正统神灵,和善可亲一点还有助于发展业务,更有欺骗性……啊呸,是更容易让人相信。

脑海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舒缓,似乎他的任何举动都不会让祂困扰,然而奥格丝毫没有怠慢的念头。

虽然他付出了自己的一部分换取了力量,但奥格其实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直到面对刚才的敌人时,他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然而这样的敌人,最终却倒在了他的手下。

一切——一切只因为主赐予了他他所渴望的力量。

熟悉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奥格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无法形容的恐惧和兴奋让他浑身战栗不止,他下意识谦卑地低下头,等待主的回复。

“不要太依赖我们之间的交易,毕竟每一次得到都是一次失去。”他听到主说,“每当你得到什么时,你总会失去更多,而你所得到的那些会永久地改变你,将你塑造成你的欲望的形态。”

得到……失去……

奥格努力思考这句话的意思,虽然他不太擅长思考,但他本能地意识到,这句话听上去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直白。

他苦思冥想片刻,忽然身体一震,仿佛破解了一个谜题一般,颤抖着嗓音问:

“您的意思是……我的欲望决定了我是谁,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而只要我不断剥离作为人的部分,我就能不断获得我所渴望的力量,是吗?”

叶槭流:“……”

嗯???

他本意只是想提醒一下奥格警惕借贷陷阱,不要随便贷款,正好格里尔斯教授说过的话很符合眼下的场景,他就随口套用了一下,反正怎么看导师都挺深入神秘世界的,在这方面懂得肯定比他要多。

然而奥格这个解读方向完全就是相反的吧!虽然他也不知道正确的解读,但这个解读怎么看都不怎么和谐友爱,反而充满了诡异阴郁的感觉吧?

还没到需要不做人的地步吧!不要这么轻易地突破人类的极限啊!

感受着奥格充满热切和渴望的态度,叶槭流觉得自己太阳穴一跳一跳的,越发头疼起来。

他发现,自己似乎一开始就搞错了一件事。

施怀雅提及过无法控制会导致力量暴走,叶槭流觉得奥格的所作所为大概也是受到了这种影响,虽然他自己也不太相信。

现在想想奥格的记忆里那些场景,再想想他在那些安保人员心中的印象,什么古怪,偏执,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经常伤害自己,令人毛骨悚然……这些印象估计都是真实的。

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那么奥格大概是个货真价实的精神病患者,跟什么乖巧天真一点都不沾边。

这样的话,就算他现在否定奥格的解读也无济于事。叶槭流不可能无时无刻不注视奥格,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以奥格的思维方式,他总会将自己引向类似的方向。

况且在他自己都一知半解的情况下,他又能怎么引导奥格?除非他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永远领先一步,才能永远……作为领路人和灯塔,指引后来者前进的方向。

最新小说: 西游签到食妖记 我在封神开挂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从创建密教开始 半仙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