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010(1 / 2)

010

眼看镜中的画面即将变得清晰,镜面忽然停止了变化。

阴影拉长了身体,如同触手一般扬起,又低垂下去,几乎贴到镜面上,似乎在疑惑眼下的情况。

霍然之间,镜面裂开了一道缝隙,不等阴影反应,裂缝迅速蛛网般蔓延了整个镜面,每一道裂缝都流淌出璀璨的光,忽然破碎开来!

镜子碎片四处迸溅,有几片溅射进了阴影之中,阴影毫无防备之下,顿时被碎片射伤,一片片血色碎片跌落在地上,仿佛活着一样蠕动,随后在宛如叹息的轻响中僵硬,倏地散成灰烬。

碎裂的镜子彻底消失了,阴影没有在意自己的伤势,反而保持着扭曲的姿势,陷入了静默之中,如同在思考。

许久之后,阴影伏回地面,像是一条粗大的黑蛇,游入了黑暗。

……

墨绿色桌面从眼前消失,叶槭流猛地往后一仰,脱力地倒在床上。

他大口大口喘气,浑身是汗,被汗水打湿的额发黏在脸上,衬得他脸色格外苍白。

好半晌,叶槭流才动了动手指,勉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

这次接管奥格身体的时间格外长,再加上他两度尝试开启“门”,他的精神和身体似乎都被一耗而空,叶槭流现在疲倦得随时都能睡死过去。

在回来之前,他把奥格带到了比较安全的地方,只是来不及确认他能不能自己在纽约生存下去,但那时候叶槭流也没有太多精力继续,只能不放心地把这个问题留给了奥格自己。

这次调查可以说是无功而返,只知道这起连环案件背后隐藏着更多的东西,但以现在的叶槭流也没办法调查清楚,只能暂时放置。

眼下叶槭流能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摆在他面前最后的待办事项就只剩下回学校。

格里尔斯教授说等回学校再解释其他事,可问题是,他没说另一个密大在哪里啊……

怀抱着这样的念头,叶槭流终于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

飞机在波士顿机场降落,叶槭流跟着格里尔斯教授领完行李,坐上他的车,踏上了回校的路。

一路上的风景依旧是叶槭流熟悉的,只是这次返回阿卡姆镇,他的心情已经和离开时完全不同。

“你看起来有些忐忑,这不像你。”

听到格里尔斯教授的声音,叶槭流回过神,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哪里。”

“哦,原来你在期待那种花哨的东西吗?”马弗也笑了,“我倒是希望我有什么能向你介绍的,怎么说,会不会有助于增强归属感和荣誉感?不过很可惜,这里只有我,你,和一辆快变成老古董的奔驰车。”

他们已经开出了阿卡姆镇,越过葱郁葳蕤的森林,依稀能看见密大的影子。

马弗在山坡上停下车,打开车窗,探出脑袋,对着一旁的森林打了个响指:“嗨詹姆斯!帮我和我的学生开下门!”

无人回应。

马弗像是没察觉到一样,转头对叶槭流说话:“好了,看看你的新学校吧。让你失望了,我们没有霍格沃茨特快列车,没有黑湖,当然也没有夜骐拉的马车——”

随着他话音落下,眼前的空间渐渐开始动荡,彩虹色的光晕在空气里一圈圈扩散,一道半透明的巨大门扉从天空中浮现,伫立在他们面前,厚重的门扉无声开启,为叶槭流彻底敞开道路。

——门后的景象已经和刚才截然不同。

夜空中悬挂着绯红的弦月,红芒笼罩着下方冷峻巍峨的哥特式建筑群落,群鸦从建筑间簌簌飞起,环绕着建筑群落的河水冷光辚辚,砖石铺就的长桥一直延伸到铁门前,长桥两侧矗立着一尊尊高大的雕像,冷漠地注视着每一个到访者。

“——不过你会爱上它的。”马弗说完转回头,拉下墨镜看了眼开启的大门,“喔,看来新生还有点欢迎仪式?以前这扇门门可以不会打开得这么彻底。”

“……”叶槭流收回目光,“您所说的密大,其实一直表面上的密大重叠在一起?”

“我以为这足够明显了,我们甚至用‘表密大’和‘里密大’来称呼它们不是吗?只不过进入这扇门,你就不能干涉普通世界了。你可以把它们当成彼此的兄弟学校,我们偶尔也会去表密大看看有没有优秀的学生,你就是这么被发现的。”

马弗重新启动车,载着叶槭流驶向密大的大门。

随着距离密大越来越近,之前看不清的细节也一一清晰起来。如林的尖塔箭矢般直指天空,石像鬼坐落在塔楼的角落,塔楼漏出的灯光为栩栩如生的浮雕打上阴影,钟楼与尖塔之间,玫瑰玻璃花窗折射出迷幻的彩光。

“转学相关手续已经办妥了,你的宿舍也已经分配好,去和你的新舍友打个招呼,以及——”

马弗把车停下,看向叶槭流,嘴角噙着笑意。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学生了,欢迎你,我的孩子。”

这也意味着又一次大学生活即将开始了。

叶槭流深吸一口气,问:“那么我是明天开始上课吗?”

马弗敲了敲方向盘,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哈哈哈,事实上,呃,你还记得吗?这学期早就开始了,你入学表密大两个月,意味着你缺了两个月的课。”

叶槭流:“……”

叶槭流:“???”

眼看自己的学生木成了雕塑,马弗赶紧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鼓励他:“别气馁,孩子!不就是两个月的课!补一补就行!我相信你的能力!”

叶槭流:“……”导师你在说什么傻话,这是补一补的事吗???

首先课程肯定不一样吧?他这个对神秘世界约等于一无所知的新生必然是从零开始补啊!而且大学教授讲课基本不看课本,最擅长即兴发挥,课本能起到的作用也很有限吧?就算导师能帮自己,没听过课想补回来也难上加难啊!

大学生活开始于补作业,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啊???

“还有一点,”马弗仿佛怕打击不够大,继续说,“正常来说,密大新生入学时需要接受一个测试,虽然你已经确定转学来密大,测试也不能省略。”

叶槭流:“我要一个人考一场试?”

“原本是打算那样的,不过正好,明天是一年级的期中考试,方便起见,你会和他们一起考试。”

叶槭流:“………………”

也就是说,他只有一晚上准备时间,就要去闯荡一场自己一无所知的考试?

教授你真的不是在玩我吗???

接下来的时间,叶槭流全程处于恍惚状态,直到马弗突然驻足。

“好了,这就是你的宿舍,来见见你的舍友。加西亚?”

听到这句话,叶槭流抬头向宿舍内望去。

里密大的宿舍和表密大区别似乎并不大,别看外表是哥特式的塔楼,里面装潢还是现代化的。宿舍被划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半,一侧空空荡荡,估计是留给叶槭流的,另一侧整洁得简直让人震撼,窗前的桌前坐了个正戴着耳机画素描的拉丁裔少年。

他留着稍长的黑发,在脑后简单扎成小辫子,发梢染了些许金色,与他冷淡的金色眼眸交相辉映。混血的优势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俊美清晰的五官还是异国风情的深色皮肤,都为他增添了一层引人探究的神秘感。

新舍友看上去年龄不大,五官轮廓还不够硬朗,叶槭流估摸着比自己要小一点,但不妨碍他是个酷哥。

眼下酷哥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听到马弗的声音,他摘下耳机,扫了眼叶槭流,略一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加西亚·略萨。”

“叶槭流。”

两个人交换了名字,马弗揽着叶槭流的肩膀宽慰了两句,就离开了宿舍,把叶槭流留给了他的新舍友。

“如果有什么疑问,加西亚会为你解答的,他是个热情的小伙子,你们会成为朋友的!”

——离开前,马弗只来得及留下这句话。

叶槭流看看加西亚脸上冷淡的神情:“……”

他和导师对热情的定义肯定不一样。

他放下行李,正打算和加西亚搭话,就看见加西亚结束了对他的打量,合上素描本,走到他的面前。

叶槭流停下动作,打算看看自己的新舍友是什么态度。

他看到加西亚沉吟片刻,说:“格里尔斯教授没有告诉我你的具体情况,只是说会有个转校生成为我的舍友。据我所知,密大几乎不接收转校生,今年的大一新生里只有你一个是转校的,也只有你是在开学两个月后才入学——”

叶槭流:“所以?”

加西亚淡淡地说:“所以你应该特别优秀,优秀到密大愿意为你破例。”

叶槭流有点摸不清楚他的思路,也很难说这到底算是敌意还是善意。

加西亚拉过椅子,示意叶槭流坐:“那么首先,你要为明天的测试做准备。你应该已经知道每个入学新生都要接受测试了,你的测试似乎被放在了明天,和我们的期中考试一起。不用太担心,测试共分为七项,主要测试你的基础数值,例如力量、体质、智力和意志,分数从0到90分别会被评为f到a,最后是天赋的检测,用来确定你适合哪一条道路。不过这对新生来说只是个过场,绝大部分学生直到毕业都不会真正开启道路。”

他边说走到叶槭流的行李面前:“可以吗?”

叶槭流:“……嗯?可以。”

他眼睁睁看着酷哥一张嘴就没停下过,冷着一张脸滔滔不绝,边说还边把叶槭流的行李全部归位了,因为叶槭流有些凌乱的宿舍再度恢复了整洁,之后加西亚甚至去盥洗室拎出了拖把,一边给叶槭流讲解一边拖地。

……导师说的居然是真的,他的新舍友确实十分热情。叶槭流难以置信地想。

他很快进入了状态:“最高分只有90吗?”

90分的确是超乎寻常的高分了,不过还在表密大时,叶槭流就一直是奔着绩点40去的,90对他来说只是个需要跨越的门槛,拿90以上的分数才是他的常态,因此他不得不问一句。

“是。因为密大只招收人类。无论入学后如何,在入学前,你必须是人类,而普通人的测试成绩是有极限的,一旦超过了这个极限,很显然,那时候你就不能算是纯粹的人类了。”加西亚淡定地说。

他说得简略,但叶槭流毕竟不是真的一无所知,迅速明白了其中的内涵。

密大和联邦裁决局不同,大部分密大教授和学生都只是凡人,不会拥有超出人类的能力,真就一学术研究机构,成绩90就是极限。

最新小说: 我在封神开挂 西游签到食妖记 半仙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从创建密教开始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