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1 / 2)

013

正常大学的体育课程都有什么?橄榄球?足球?篮球?

“如果你更喜欢那些运动,没问题,选修课列表会满足你的,前提是——”负责教授自由搏击的邓肯是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彪形大汉,“——你们所有人都要在我这里拿到及格分!而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在我这里没有人可以不流汗到缺少盐分!”

叶槭流对于这位前海豹突击队队长肃然起敬:“他看起来和格里尔斯教授战斗力不相上下。”

“……”加西亚若有所思,“你不觉得这么比较的话,明显你的导师更加恐怖一点吗?”

叶槭流理直气壮为他的导师辩解:“这是因为他经常需要带领探险队在危机四伏的丛林中探索遗迹,没有足够的经验和战斗力是没办法保护自己的队员的,这很正常。”

加西亚:“没错,很有道理。所以来吧,英雄,这是你的舞台——让我们看看你怎么撂倒邓肯。”

叶槭流想想自己成绩单上的四个c-:“……”

更加不幸的是,在这种课程上,缺的两个月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每年的寒暑假,密大学生都要完成一篇相关道路的论文,其中必须包含实地调查部分。放在普通学校这可能不算什么,但密大学生研究的是无形之术,探寻的是世界法则和奥秘,因此在调查的过程中,他们必然会面对多种多样的危险,更可能遭遇残忍无情的异种,那时候,能救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

所以在密大,搏斗是必修课,每个学生都要接受严格的训练,而考虑到这些训练都是为了日后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没有人会在这种课程上懈怠。

自由练习时间结束后,每个学生都要挨个和邓肯拆练,邓肯会一一指出他们的错误之处。

“我们是在练习什么按摩手法吗?”叶槭流和加西亚缓慢地互推。

再看看周围,其他人基本上都在互相拆招,拳脚相接,风声飒飒。

叶槭流其实也有点尴尬——每个男人都有一个和战斗相关的梦,什么拳拳到肉刀刀见血,一个后仰就能躲开全部子弹,叶槭流当然也不例外。他也想干脆利落地撂倒对手,激起周围同学的惊叹,而不是在这里当混子。

“你眼光很准,但是基础太差,”加西亚突然俯身,双手按地腿一个横扫,叶槭流瞬间被他撂倒,摔在地上,“下盘不稳。”

“是,是,我知道。”叶槭流叹着气,从地上爬起来,“谢谢你提醒。没关系,要是真的被揍我会当场开门逃跑的。”

“我倒是觉得你不会这么做。看看别人是怎么做到。”加西亚说。

叶槭流抬头看去,他们不远处是艾福和阿维兰,艾福看起来比叶槭流还惨不忍睹一点,他几乎是刚爬起来就会被阿维兰一把掀翻按在地上,摔得灰头土脸的,正在唉声叹气。

如果说灯对应的是普通大学院校的理学院,蛾对应的是艺术学院,心对应的就是体育学院,让一个立志成为戏剧家的艺术生和一个体育生比搏斗,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叶槭流对艾福投以感同身受的目光,他觉得等会自己也会这么倒在邓肯的脚下。

“注意阿维兰打击的部位,观察他施力的方式,学习如何取最短的距离打击目标。”加西亚说,“其实你学得很快,只是受限于基础,而这部分可以用武器来补足。”

叶槭流观察得很专注。加西亚说的其实就是他一直在注意的,他的数据视野无法自行关闭,但因为这点,他也能够随时随地精确地掌握人体的弱点,分析对方的动作轨迹,捕捉对方未曾察觉的漏洞,从而确定最佳的格挡时机和攻击方式。

就连叶槭流自己也没有察觉,他在以一种惊人的方式汲取知识,如饥似渴地将它们化为己用,大步追赶自己的同行者……最终将所有人一一超越。

目前,他还在为自己动作跟不上思维而懊恼。

很快自由练习时间结束,邓肯等待他们去和他练习。

艾福上去得比较早,下来得也很早,邓肯掀翻他都没用两只手。

“感觉如何?”叶槭流问。

虽然三秒都没撑过,艾福倒是很乐观,摆摆手:“没关系,我只要这门课成绩及格就行。我提前问过了,缺少实地调查部分,教授不会给我的论文太高的分数,这就是最坏的影响。”

【蛾】是象征变化、非理性、混沌与自然的道路,适合蛾之道路的学生大多数艺术细胞丰富,比如艾福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剧作家,叶槭流经常能看到他随身带着录音笔和平板电脑,用来记录自己层出不穷的灵感。

所以对于他在格斗上的苍白表现,大家都表示理解。

下一个轮到阿维兰,三个人将目光投过去,看到阿维兰正在调整呼吸,活动身体,一边拉伸手指,一边目不转睛盯着邓肯,蔚蓝的眼眸里闪过跃跃欲试的亮光。

叶槭流看看阿维兰的八块腹肌,再低头看看自己,顿时露出了惨不忍睹的神情。

就像天赋是启的学生善于开锁一样,天赋是心的学生会比普通人更加精力充沛,就如同永不停息的鼓点。哪怕刚才和艾福练习了那么久,阿维兰看上去仍然活力十足。

他们看着阿维兰站在邓肯面前,摆开架势,两人对视一眼,阿维兰率先挥拳,他拳风尚未临身,邓肯便一闪身躲过,大手抓向他的肩膀。

在他抓住阿维兰之前,青年突兀地中止攻势,横过手臂挡住邓肯的手掌,邓肯顺势变招,五指勾成爪,死死攥住阿维兰的手臂。

他们拆招速度极快,短短几秒就交换了好几次,眼看邓肯抓住了阿维兰的手臂,即将把他制服,但为了抓住阿维兰,邓肯的节奏也有了一瞬的停滞。

四目相对,阿维兰忽然笑了,蓝眼睛明亮而锐利,仿佛被激起凶性的狼。

邓肯眉峰一挑,旋身就要绕到阿维兰背后,意图用双臂锁住他的咽喉和手臂,然而阿维兰比他更快!他弓步出拳,拳头走了最短的直线,强劲有力地钻向邓肯的小腹,邓肯脊背微微一弓,膝盖也稍稍弯曲,阿维兰趁机踩着他的膝盖跳起来,借力抽出了自己的手臂,他在半空中逆旋身体,绕到邓肯背后,从他的盲区袭击,如同鹰隼般凌空坠下,一脚踹向他的脊背。

谁知邓肯被这一脚结结实实踹中,只是向前迈出一步,就稳稳地站住了身形,反手抓住阿维兰的小腿,一把把他从空中扯下来,掼在地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阿维兰重重摔在地上,吸着冷气,却开心地笑了出来。

一直不苟言笑的邓肯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年轻人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

——刚刚如果不是他卸了力气,阿维兰是不可能抽出手的,反倒是有可能扭断自己的手臂。但从阿维兰那一刻的反应来看,如果是真正的战斗,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可能折断手臂而迟疑。

“谁让我不想输呢?”阿维兰叹了口气,又笑起来,“不过下次我会找到更好的机会的。”

他说完,扭头看到自己的朋友,顿时笑着挥了挥手。

叶槭流看着阿维兰灿烂的笑容,深沉地说:“人和人的战斗力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他记得阿维兰分明是历史专业的……再想想马弗教授还是人类学起家的,这群搞学术研究的为何如此能打,这事情真的合理吗。

“人和人的战斗力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加西亚同样深沉,“到我了。”

他走上去,碰上刚下来的阿维兰,两个人击了下掌,接着擦肩而过。

等加西亚站到了面前,邓肯眯起眼睛:“哦,我记得你。”

两个人开始搏斗,不同于阿维兰,加西亚的动作轻快而精准,每一次攻击都取最短路径,给人一种快得不可思议的错觉,仿佛眼睛跟不上他的速度,攻击角度更是刁钻得让人浑身冷汗直冒,虽然他每次都只是有些怪异地用掌根拍击邓肯,但没多久,邓肯的脸上就冒出了细密的油光。

心脏,咽喉,后颈,手腕,膝盖……就像加西亚和叶槭流说的那样,他用最省力的方式刺穿邓肯的防御,准确命中人体的薄弱之处,只不过似乎是受限于力量,他的攻击并不算卓有成效,甚至还经常需要临时格挡邓肯的拳头,从视觉效果上来说,看起来比阿维兰还要弱势一点。

他在邓肯手下坚持的时间比阿维兰还短,很快就被邓肯撂倒在地,虽然在那之前他的手掌按上了邓肯的脸,但对于这种格斗专家来说,短暂失去视野并不影响他击倒敌人。

最新小说: 法师奇幻之旅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半仙 西游签到食妖记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从创建密教开始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我在封神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