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 / 2)

014

如果说入学这么久以来,有什么是让叶槭流觉得头疼的,绝对不是走在校园里时总会有学生盯着他看——当然,这也算是烦恼之一,但称不上最大的——而是有关杯之道路的一切。

对普通人来说,之所以会更适合某条道路,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的性格和喜好贴近这条道路。比如越高明的锁匠越容易开启【启】之道路,越出色的舞者越容易发觉自己在渴望无休无止地跳动,或是不断追求和贴近完美——而这会为他们开启【心】或是【蛾】的道路。

这些是傅里叶教授在课堂上的说法,但私下里,她用一个相反的答案回答了叶槭流。

“事实上,我更倾向于……”她露出了深思的神情,“每个人的天赋会一定程度上决定他们的喜好,影响他们的性格,而接触奥秘后,这种萌发于自身的影响会变得强烈,越是深入道路,晋升到更高的等阶,越是会贴近自身的道路。”

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垂下眼睛,望着光斑在她微皱的皮肤上跳跃:“所以我觉得太早选择道路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你失去了更多的可能,而很久之后,你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

叶槭流刚听到这个解释时还不算很理解,只是惯性地记住了。

……等他开始选修杯的课程时,他忽然就对傅里叶教授的话有了非常——非常深刻的认识。

教“杯之道路概论”这门课的罗兰教授是个爱慕者众多的金发美女,她穿着一身飘逸白裙走进教室时,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仿佛老电影里的性感女星。

她站在讲台上,一手优雅地按着桌面,风情万种地环顾四周,随后红唇微启:“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了,接下来的所有课时,你们都要和一位隔壁人类学专业的同学一起上,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够克制一点,不要吓到新同学。”

“比如我不希望再在我的课堂上看到有谁和恋人窃窃私语到情难自禁,双双弯着腰举手表示你们要去厕所,然后一消失就是一节课。这种实践请留到课后时间,我非常欢迎,到时候你们甚至可能在你们的派对上见到我,但在课堂上,请你们尽量克制——虽然我知道这很难。”

她话音未落,叶槭流手中的笔掉到了桌上:“……”

等会,这,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事实证明罗兰教授说的就是叶槭流想的那个意思,叶槭流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教授,不过其他学生们显然已经很熟悉她了,因此丝毫没有对她的发言感到惊诧,不少人还低头笑出了声,满教室只有叶槭流一个人满心惊恐。

惊恐之下,叶槭流赶紧把课本翻到前面,仔仔细细又读了一遍有关【杯】的描述。

道路可以约等于某一类法则,这意味着每条道路都包含了许多种特性。

【杯】是象征血、苦痛与诱惑的道路,开启它的人会情不自禁去渴求感官的愉悦,或者他们渴求的本来就是这些。痛苦会让他们愉悦,血会让他们兴奋,他们无时无刻不处于饥渴之中,想要平复无休止的饥渴,就只能去满足自己的欲望。

而最显而易见也是最基础的欲望就是……食欲和□□。

叶槭流:“……”他好像知道密大那些奇奇怪怪的绯红色派对邮件都是谁群发的了!!!

自从他开通了校内邮箱,各个社团的群发邮件都开始出现在未读列表里,在这些邮件之中,叶槭流每周都会收到一到三封邮件,背景堆满了各种能够制造暧昧氛围的元素,语焉不详地邀请收件人享受多重多样的愉悦。

什么“开启真理之门?不如来试试打开的大门”“一个或许够了,但更多其实更好”“感受极致的美妙和柔软”……

合着这都是乱x派对的邀请函吗!你们一周三场还不够吗!不至于不满足到甚至要搞到课堂上来吧!

而且,叶槭流会选修杯的课程完全是为了奥格。现在奥格小朋友已经开启了杯的道路,和自己一样急需晋升,否则以他本来就很危险的精神状态,没两天大概就该进dc漫画里的那种阿卡姆精神病院了。

但是这么一想,一旦晋升,奥格就会真正深入杯之道路,也就是说他以后大概也会……

想到这里,叶槭流心态大崩。

这个发现导致一整晚叶槭流都十分焦虑,复一会就开始走神,很担心奥格在什么自己看不到的时候忽然就无师自通了,或者误入什么红灯区接着走不动路。

艰难熬到了午夜,加西亚已经作息规律地躺下睡了,叶槭流合上电脑,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打开了墨绿色桌面。

叶槭流拿艾福试验过——主要是艾福不是那种擅长掩饰自己想法的人,换成加西亚,叶槭流实在看不出来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内心是不是正在击掌欢呼——确认了除自己之外没有人能看见这张桌面,这让他的许多行动都自由了起来。

桌面上,属于奥格的卡牌静静叠作一堆,最上面是那张【信徒奥格】。

叶槭流点数一遍,确认奥格的身体器官都在,顿时倍感欣慰。

嗯,不错不错,今天也没有成功放贷……不对啊他一个邪神为什么放贷失败还这么欣慰啊!

他的意识分出一点,跳入奥格的意识,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准备进入观众模式。

片刻黑暗后,眼前出现了纽约的小巷,鳞次栉比的高楼仿佛漫画中的剪影,铺展在小巷外的夜空下,巷子里回荡着男人趿拉着鞋的脚步声,阴影越过高高低低的墙面。

嗯?为什么奥格在尾随流浪汉……叶槭流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低头一看,看到奥格手里提着一把破旧的消防斧,刃口看起来钝了有些年头了,不知道奥格从哪里翻出来的。

叶槭流抬头看看流浪汉,再看看奥格的消防斧,感受了一下他现在全神贯注的精神状态,不禁陷入了深思:“……”

几天不见为什么你在尾随流浪汉意图夜袭???

叶槭流发现,在面对奥格的时候,他不得不出声的情况总是会变多。

“你在进行什么活动吗?”

今天的邪神也是一如既往的亲切,听得奥格提着消防斧的手稍稍一颤。

下一刻,叶槭流听到了他欣喜的想法在意识中冒泡:

“啊,先生,我没想过会被您看到这一幕,这是因为……我只是想起,您之前说过您的信徒还没有建起向您朝拜的圣所,所以我想,虽然您无意向凡人散播您的光辉,但或许我可以为您建起一座圣所,而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希望能够将它作为我的寄身之处……”

他听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目前我能够为您做到的事很少,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件我有能力做到的事。”

叶槭流:“……”

创建密教的时候,叶槭流收获了好几张卡牌,除了现在已经消失的其中一张就是不过叶槭流后来研究过,发现这张卡牌放不进任何空槽,也没有写明这个总部到底在哪里,简直跟房地产广告一样虚假,除了一张图啥都没有。

于是当调查告一段落,奥格再度提出想要知道朝拜叶槭流的圣所在哪里时,叶槭流只好亲切地告诉他我们不看重那些外物,兄弟姐妹不求多,最重要的是彼此要相亲相爱……听听看,这教义多么和睦友爱啊!

为了防止奥格把未来可能的其他教徒吃掉,叶槭流真的很努力了。

结果看起来奥格嘴上说一套背后做一套,圣所也要建,建完自己住……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奥格,毕竟叶槭流自己也穷困潦倒,没办法帮教徒找个容身之处,导致最近奥格还在纽约街头流浪来流浪去,再流浪几天就能在哈德逊河桥洞里搭棚屋了。

但话是这么说……

叶槭流很努力地不让自己的迷惑之情满溢出来:“我想我有兴趣听听你的计划。”

提到这个,奥格反而平静了下来:“这很简单。”

他的语调是漫不经心的,说不上是纯真还是恶意:“还是您对我的教导启发了我,您说过,如果我想要做我想做的事,首先需要学规则……交易的规则。”

金发少年张开双臂,微微仰起脸,闭上眼睛,霓虹灯光模糊了他面孔上天真狂气的愉悦,他的半张面孔没入城市的阴影,身后投下的影子如同天使的羽翼。

“您教给我用所有物换取渴望的事物,所以我想,如果我帮助人们摆脱累赘,满足欲求,那么他们也会给我我需要的东西吧?”

“和您给予我的新生相比,金钱毫无意义。虽然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向所有人播散您的光辉……但我想,先从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也好。如果不努力,就只会永远是失败者——我听到电视里的人这么说过,我觉得他们说的似乎挺对的。”

说完自己的想法,奥格的情绪渐渐平复,发现主久久没有回音,开始不安起来。

他小心地问:“不过这是……我今天刚刚萌生的想法,我还没有取得成果,原本我打算等我有了收获再请求您关注我,没想到您……您觉得呢?”

叶槭流没说话。

他目瞪口呆。

不,你好好想想,我根本不是这样教你的。

你到底喝了什么鸡汤,鸡汤的本质被你曲解成这样,煮鸡汤的人都要哭了好吗。

所以你尾随流浪汉是打算砍掉一条胳膊再问他要钱吗?这和拦路有什么区别??不要拿着励志鸡汤当犯罪指南啊???

叶槭流艰难地组织语言,开口道:“我想我并不欣赏这种做法。”

哪怕叶槭流已经尽可能舒缓了语气,他的话依旧让奥格大受打击。

少年的脸瞬间苍白得毫无血色,连病态的潮红也消散了,他蠕动嘴唇,眼球飞快颤动,似乎在进行困难的思考:“您……是觉得效率太低下了吗?其实我也想过……只是我……不,我不能太依赖您的帮助……”

流浪汉早就走得看不见了,但奥格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开始无意识地磨牙,把牙齿咬得喀嚓作响。

“……”叶槭流好绝望。

虽然他已经对奥格的神经病本质有了理解,但他现在感觉自己的理解又深刻了一点。

更关键的是,奥格其实比他想得更偏执。

叶槭流已经发现了,因为没上过学,也没有刻意锻炼过,奥格的思考能力其实很差劲,但在钻空子上,他简直是无师自通。

不管明面上是怎么乖顺,他的思维方式都是和普通相径庭的。放他自己思考,他的脑子就很容易自行出走,最后带着曲解过的解读开开心心回来,还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接着一心一意照做——

要不是他今天心血来潮过来看看,岂不是“纽约魔”还没抓住,“纽约开膛手”就要堂堂出道了。

眼下只能先找个什么事转移一下奥格的注意力……总之别继续发疯了。叶槭流头疼地想。

他让奥格找了个地方,接着开始给他讲课,把自己在选修课程里学到的知识教给奥格——幸好奥格是从零开始,就算叶槭流也是从零开始,也还能当奥格的老师,再说教奥格一遍还有他助于巩固知识……虽然叶槭流目前也没搞懂自己学这么多杯的知识有什么用。

等今天的课上完,叶槭流开始做总结:“目前阶段,你需要做的是尽快谋求晋升,等到晋升后,你就能够控制住你现在的力量暴走了。”

至于如何晋升……等他回去泡泡图书馆好了,看看能不能找到答案,按照导师的说法,除了启之道路,别的道路的晋升仪式密大图书馆都有。话说回来,他也该头疼一下自己如何晋升了,如果只有三大教才有的话,难道他要发展一个三大教的二五仔、他是说信徒吗……这个难度是不是有点高啊……

带着深深的忧愁,叶槭流结束了和奥格的连接,在密大的月光下渐渐睡去。

最新小说: 法师奇幻之旅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半仙 西游签到食妖记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从创建密教开始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我在封神开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