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1 / 2)

015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叶槭流冷漠地想。

经过一番无谓的挣扎,他还是被挟进了图书馆,和其他三个人一起围在一张长桌边。

叶槭流内心痛苦,表面平淡,面前摊了一本胡乱抽出来的书,听着其他三个人在一旁兴致勃勃地交流他们的作死计划。

“计划是这样的,”阿维兰压低声音介绍,“首先,我们能够直接借阅的都只是普通的书籍,那些能够解读出密传或是记载了无形之术的珍贵藏书全部都储藏在特殊库房里。

“通常情况下,只有你无意开启了道路,不得不尽快晋升,才能够向院长递交借阅申请,等院长通过申请,你就可以来特殊库房领取需要的书籍了。我们的目标就是特殊库房里的藏书。”

“认真地说,我很欣赏这一整套流程,能够最大限度保护知识,又能及时挽救有需要的学生,我已经预先填好了我的申请表——只是以防万一,毕竟这种情况还是有一定的概率会发生的。你们要不要也填一份?加起来一共不到十页,我存了pdf,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发给你们……”艾福说了一半,发现其他人都在看他,“呃,当然,我可以帮你们填写大部分内容。”

阿维兰转了转笔,笑眯眯地点头:“那就好,如果真有需要,我会很感谢你的。”

他话锋一转:“闭馆后,图书馆管理员会带着狗从图书馆塔楼里下来,我建议你们不要想着对他动手。整晚他都会待在图书馆里,负责维护检查遗物监控系统,一般而言他不会被引走,除非特殊库房那边有异常。”

叶槭流叹气:“但是如果只是编个幌子,管理员应该很快就能发现吧?”

“所以我们要先去制造一下异常,然后告诉管理员我们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在入口前转悠。”加西亚从容补充。

……好,不愧是密大人,自己举报自己也是老传统了。叶槭流服气极了。

阿维兰点了点笔记本上画出来的草图:“特殊库房的入口在这里,制造一点有人进去过的痕迹就能够把图书馆管理员引过去,他会把狗留在门口,我们可以就趁机偷走狗了。这时候动静可以大一点,等图书馆管理员被动静吸引追出去,最后的人就可以潜入特殊库房寻找藏书了。”

“……”叶槭流,“也就是说,你们需要我给你们开门。”

他点点头,推开椅子站起身:“我明白了,好的朋友们,我现在就去开门,后面我就不参与了,祝你们好运。”

艾福一脸惊讶:“等等!你甚至没问现在开门会不会触发警报——”

他反应过来:“哦……你在开玩笑是吗?你是说你愿意帮我们,但是……”

叶槭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你知道怎么杀死一个笑话吗?”

“你的意思是还有具体的办法吗?太好了,我非常有兴趣听一听。”艾福立刻高兴地打开了他的录音笔,俨然要把叶槭流的话记录下来,“请说吧。”

旁边的两个人几乎同时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笑。

叶槭流:“……快别逼我解释笑话了,求你。”

被艾福打了个岔,叶槭流明白自己是不能划水了。

他深深叹了口气,重新拉开椅子坐下,拉过笔记本,随手在空白位置写下序号:“好,那么我们就来确认一下。怎么制造痕迹?如果不真的打开门,管理员恐怕不会相信有人下去了,但留下太明显的痕迹,我想这又有点太看轻他。”

说到这里,叶槭流思酌了几秒:“监控和警报……我可以试着解决。闭馆前提醒管理员特殊库房异常的话,应该确保他第一时间去检查。接下来是偷狗,谁负责偷狗?这个人和管理员周旋的时候才可以去库房找书,我记得图书馆闭馆后是屏蔽信号的,所以最少要两个人,其中一个留下望风,另一个负责找书……”

他在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考虑到管理员离开时会关门,我猜这两个人里有一个是我。另一个是谁?”

其他人:“……”

坐下的那一刻起,叶槭流就像是换了个人,态度从不情不愿瞬间切换成了全身心投入,列出要点,统筹任务,丝毫不逃避自己的部分,也不会偏颇,思路清晰得仿佛整个计划都在他的大脑里运转了一遍,不明白的人恐怕会以为他才是这个计划的发起者。

“那么我负责偷狗好了,引诱管理员绕几圈我还是能办到的。”阿维兰很快进入状态,笑着说。

叶槭流谨慎确认:“你打得过狗吗?”

阿维兰笑得毫无阴霾:“哈哈哈,好问题。不过总要试一试,打不过我还可以跳河。”

叶槭流:“……”这是很坦然地就承认自己可能打不过狗了啊!

他看向艾福:“那么你负责提醒管理员?”

叶槭流记得在密大学生之间,蛾道路的学生风评总是很差,原因是他们大都是善变又反复无常,心情和行为都极端不稳定,大部分毕业生要么走上了探寻艺术的道路,要么就是直接进了精神病院——虽然考虑到大多数艺术家都会出现心理问题,前者和后者之间的距离也不算遥远。

而这种神秘混沌的特质会延伸出一个普遍现象:他们会很擅长说谎,并且很容易让人们相信。

叶槭流就不止一次看到过蛾道路的学生在体育场附近热情地摆摊推销什么健身饮料,一通花言巧语把顾客说昏了头,不知怎么就莫名买了一堆饮料走了,顾客还都觉得自己赚了——哪怕不远处就是自动贩卖机,并且售价远比这边便宜。

叶槭流每次看到这种场景:“……”你们蛾当代购业绩一定很好吧。

他原本以为艾福会点头,没想到他犹豫起来:“这个……我可以试试,但我恐怕我没办法取信于管理员。事实上,我还没有说过哪怕一次谎,也就是说,嗯……我的业务还不够熟练。”

“我可以证明,艾福说的是真的。”阿维兰补充,“他的确不擅长说谎——除了在剧本里虚构和诡叙,那个他倒是用得很熟练,不过我想这不能算是说谎吧?”

……不会说谎的蛾,好吧,刻板印象要不得。

叶槭流只能认了:“那就交给加西亚。到时候我望风……艾福去找书好了,毕竟你列了清单。”

他刚写上自己和艾福的名字,阿维兰突然伸笔过来拦下了他:“不,严格来说,是你去找书。”

叶槭流狐疑地停笔,用眼神示意阿维兰解释。

“因为神秘世界普遍认为你们比较擅长偷窃。”加西亚适时回答,“每个启都擅长开锁,同样擅长从被打开的门后拿走东西。抛开这点的话,万一管理员提前回来了,你还可以直接开门离开,这点我们没人能做到。”

叶槭流:“……”看来大家都是刻板印象的受害者。

加西亚说的确实有道理,但是问题是,他打开门之后会去哪里就不一定了……这就是赌狗时间吗,可以,爱了。

他在笔记本上划出一个圈:“那么就这样定了。”

……

九点的钟声在学校上空回荡,周围的学生们自发收拾起随身物品,准备离开即将闭馆的图书馆。

叶槭流混在离开的学生里,图书馆管理员已经牵着狗从塔楼上下来了,站在图书馆门口。他看上去身高超过一米九,体格和邓肯有得一比,旁边牵着的狗有半个人那么高,一身油光水滑的纯黑短毛,四肢粗壮有力,肌肉和管理员一样紧实分明,一看就是一条英俊潇洒的好狗。

叶槭流看到加西亚从人流中走向管理员,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管理员点点头,他也冷淡地一点头,拎着背包目不斜视地离开,背对着叶槭流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计划成功。

按照计划,在闭馆前,叶槭流摸去了特殊库房的入口。入口处监控铺得密密麻麻,叶槭流看着视野里的名称和数据,找了半天才找到落脚地,门锁上还附加了警示机关,如果是用无形之术开门,即使立即关上机关也无法恢复,防的就是那些启学生。

不过知道监控位置就好办了,趁着没人关注的时候,叶槭流踩着加西亚的肩膀上去贴了张没沾指纹的黑胶布,成功开出了一个死角,简简单单开门关门,两个人立刻做贼一样溜走,毫不留恋。

等到图书馆的学生走空,四个人蹲在了图书馆外的灌木丛里,看着管理员把狗拴在门口,自己拿着手电筒进了图书馆,去验证加西亚“有人在特殊库房前面鬼鬼祟祟”的说法。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引开狗。”叶槭流探头观察了一下,感觉栓狗的绳子扣得实在不怎么牢,“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我觉得这条狗能打两个我。”

艾福自告奋勇:“我可以试试去勾引一下,蛾和动物一向处得来,或许我能把他引走。”

……不要啊,你要去魅惑一条狗吗!

叶槭流大惊,赶紧阻止艾福,就听见阿维兰笑了声:“不用,有你的录音笔就行。”

他举着艾福的录音笔,兴致勃勃地说:“我往里面录了比格骂街的音频,没有狗在听了这个之后还能够不为所动。”

叶槭流:“???”救命,他已经能想象出阿维兰被狗撵着狂奔的景象了。

他怜悯地目送阿维兰带着录音笔站到狗的面前,开始播放。

几声狗叫之后,管理员的狗肉眼可见地面目狰狞起来,一口獠牙暴突在外,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

一人一狗四目相对,气氛一触即发。

下一秒,黑狗猛地扑向阿维兰,绳索被它挣断,它张开血盆大口,咆哮着追了上去,阿维兰当机立断,转身冲向广场,如叶槭流所想的那样一路狂奔,很快就带着狗一起消失在了建筑物后。

“……好吧,我想我们可以进去了。”

三个人沉默片刻,叶槭流从灌木丛里站出来,三两下打开了图书馆的门,关上后带着加西亚悄悄潜入图书馆,各自找角落藏好,艾福留在原地待机,顺便望风。

他们等了一阵,一声门响,图书馆响起了脚步声,手电筒的光柱在书架之间来回扫荡。

很快,管理员回到门口,等他打开门,叶槭流立刻听到了一声低骂,接着是锁门和追出去的声音,听起来管理员成功被引了出去。

叶槭流心里叫了一声好,先过去把图书馆的门从里面锁上,接着抓紧时间跑到特殊库房入口处,扫一眼胶带还在,开门带着加西亚溜进了特殊库房。

门口是通往地下的楼梯,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对叶槭流没什么影响,他抓紧时间检查了一下有无监控,正要招呼加西亚,却发现他已经自觉地拉上外套兜帽,藏起自己的身形,默不作声跟在叶槭流身后。

有这样一个队友着实让人省心,两个人成功进了特殊库房,叶槭流关上门,四处看看,松了口气,掏出手机照明:“好了,没问题,让我看看艾福的书单……”

他话音未落,忽然看到通知里有一条艾福发来的信息。

艾福:我觉得管理员跑得比狗还快。

叶槭流:“……”

最新小说: 从创建密教开始 我在封神开挂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 法师奇幻之旅 半仙 穿成反派的病美人道侣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聊天群里的悠闲生活 一折秒杀,偷偷修炼三年 西游签到食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