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04章 没死(1 / 2)

“小心些看路,别乱跑!”

瞧着小丫头蹦蹦跳跳手里头还拿着根木棍乱舞的样子,俆章不忘叮嘱。

刚走到河边,正好碰上了背着满满两背篓猪草回来的二姐三姐,背篓上头还有用粗布和藤蔓捆着的一包猪草,都是些叶青底白鲜嫩那种。

“二姐,三姐!”

俆章和小丫头便凑了过去,笑着打招呼。

两个姐姐是双胞胎,相貌颇为相似,但细看还是有些区别的,二姐的脸略削瘦一些,容貌颇为秀美,三姐的脸略有些圆,但却并不大,一手可覆,个头倒是都差不多,不过三姐要比二姐瘦一点儿。

两人的皮肤都有是小麦色,和白皙根本不沾边,见到俆章和小丫头,两人的脸上也都露出笑容。

“小五怎么就出来打柴了?”语气之中还带着几分责怪。“日头这么大呢,可别晒着了。”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的关切。

俆章知道这是姐姐们关心自己,笑着解释道:“二姐你就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没啥事儿。”

旁边的三姐说:“昨儿个郎中不是说了吗,小五没什么事儿,睡一觉就好了。”

不过转头却对着俆章说:“不过就这一次,这几日你在家给我好好歇着,不准再出来了,打柴割猪草这些事情自有哥哥姐姐们做,还轮不到你个小豆丁。”

二姐温柔,三姐泼辣,虽然被说成小豆丁,可俆章却只能腆着笑脸,不敢回嘴:“都听三姐的。”

颇有点狗腿。

姐弟四人朝着家里赶,虽说着话但笑容却并不多,家里二伯的那档子事儿还没着落,两个姐姐如今十三岁的年纪,也不是那种不知事的年纪,难免有些担忧。

倒是小七徐晴年纪还小,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路和姐姐哥哥们说话,可爱的小脸蛋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年少不知愁滋味呀!

日头已经渐渐升高,温度愈发高了,天气也越来越炎热,晌午的时候日头最毒,可不能再外头多待。

俆章将柴火搬去后院,刚打回来的生柴在后院靠着墙放一段时日,待稍稍干一些之后再砍了拿去烧,徐锦和徐绣也把猪草带着背篓镰刀都放在后院,徐锦拿着铡刀切猪草,徐绣在旁边帮忙拾到。

徐晴的一小篓干柴则堆到了灶房。

“二姐三姐,你们先忙,我去前头看着小六。”

小丫头才五岁,虽说年纪不小了,可还是离不得人。

“你去忙吧,这里有我和二姐呢。”三姐徐绣笑着说道。

从后院往前绕过正屋便是前院了。

小丫头刚刚把小背篓里的干柴倒到灶房,从里头走出来,俆章走了过去,接过小丫头手里的小背篓:“小六渴不渴?”

小丫头点头如捣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都快渴死了。”

俆章将背篓挂到柴房的墙上,牵着小丫头的手便往院里走,院子东南角有颗枇杷树,树干不算粗壮,不过十几公分,是俆章的爷爷徐光启亲手种下的,树上的枇杷老早便熟透了,早就被俆章三个兄弟给摘了下来,进了自家人的肚皮里头。

距离枇杷树不远有个水井,是俆章的曾祖时挖的,当时买宅基地建房的时候俆章的曾祖特意挑的这里。

俆章人小,气力不足,便只打了大半桶水,提出来倒了大半盆,盆是直径七八十公分左右的圆木盆,十几公分深,周围用竹篾箍的紧紧的。

“脏兮兮的赶紧过来洗一洗,洗完咱们就去喝水。”俆章赶忙招呼小丫头。

徐晴还以为五哥是打水给自己喝呢,谁曾想竟是让洗漱,笑脸顿时便耷拉下去,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但还是听话的走过去蹲下身子把手伸到冰凉的井水里头。

俆章取了帕子,沾了水拧的半干,替小丫头把手臂,脸颊,脖子都擦了擦,尤其是把脏兮兮的小脸洗的白白净净之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我家六丫头洗干净了还挺漂亮!”

小丫头听到夸赞自己的话,登时便笑盈盈的,十分高兴,先前那一丝不愉快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俆章自己则是脱了上衣,简单的洗了洗手和脸,擦拭了一下上身,把衣服掸了掸重新穿上便带着小丫头往正屋走。

“走,五哥带咱们六丫头喝水去!”

可小丫头却不干了,“五哥,我要喝井水,井水凉,好喝!”

小丫头被俆章抓着手,身子却不愿往前,使劲儿拽着俆章要往水井那儿去。

俆章蹲下身子,抓着小丫头的手臂,看着小丫头说道:“井水太凉了,小六的年纪小,肠胃受不得寒,要是喝了井水,待会儿就得肚子疼了,到时候又得叫郎中来给咱们小六扎针,吃那些苦苦的药,小六如果不怕扎针吃药的话五哥就让你喝井水。”

说起扎针吃药,小丫头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显然很是抗拒。

俆章憋着笑一脸正经的道:“等咱们小六和五哥一样大的时候,五哥就让小六喝井水好不好?”

小丫头一脸的纠结,想了一会儿终于做出了决定:“那五哥可不能骗我!”

俆章一把将小丫头抱了起来,往正屋去:“五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丫头还治不了你,这辈子你怕是都没法在年龄上赶上你家五哥我了。

正屋的中间是堂屋,中间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桌,正对门靠墙的位置是两张梨木靠背大椅,中间并着一张条几,都刷着深色的漆。

俆章给小丫头倒了半碗,不想小丫头咕噜咕噜就给喝完了,嚷着还要喝,俆章又给小丫头添了小半碗,自己倒了一碗喝完之后,又倒了两碗拿去后院给二姐三姐送了去。

母亲洪氏在灶房烧火刷锅准备做午饭,大伯母梁氏和二伯母去河边洗衣服了,小妹明月是祖母石氏在带。

虽说如今家里头出了那般大事,可日子还得过,家里头还有这么多张吃饭的嘴。

“章哥儿,去叫你大哥和四哥回来吃饭!”

约莫快到晌午了,厨房里早早便飘起了炊烟,洪氏的声音也跟着传了出来,院子里头大伯娘梁氏和二伯娘傅氏正在往竹竿上头晒衣服。

最新小说: 都市最强屠仙系统 我有一间练功室 身娇体软男omega[女A男O] 我带着系统抱国家大腿 全球进化后我站在食物链顶端 无限垂钓系统 我宣布对末日负责 正派崛起 末日游戏之无限生存 末世机甲:开局签到错选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