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044章 途中(1 / 2)

车轮滚滚,碾过细碎的石子和干燥的泥土,带起阵阵颠簸,日头渐高,已有了几分热意。

俆章坐在牛车上,拿起水壶喝了口水,嗓子眼还是有些燥热,:“有什么想问的问就是了,干嘛老这么看着我。”

立即内则有云:六年教之数与方名,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同食。

虽说在农家很多规矩都不如大户人家严谨,但男女之防乃是大防,更何况车三娘是已经嫁了人的妇人,自然不能和俆章同乘一车,不过江湖儿女在规矩上自然要松快些,是以车三娘便和钱老汉坐在车辕上。

“我怎么觉得公子不像是个十二岁的半大孩子,倒像是个而立之年的大人!”车三娘打量着俆章,明亮的眸子当中闪烁着一种叫做好奇的光芒。

凉爽秋风拂面而来,俆章索性转过身去,仰面躺在板车上,以手为枕,闭着眼睛,享受这徐徐的凉风,“那三娘觉得我做的对吗?”

车三娘似开玩笑般说:“我也不知道,不过若是在咱们漕帮里头,出了叛徒,一般都是要三刀六洞的,扛过了还能留一条小命,若是抗不过,那就只能”

只能去见阎王了!

钱老汉叹了口气:“这是公子的家事,怎能和漕帮这等江湖帮派相比,况且公子自有公子的考量,哪里是我们能置喙的!”

俆章笑着说:“钱叔别这么说,就连当今官家不也要广纳谏言,听从武百官的建议,更何况我一个小小的秀才,三娘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不必顾忌。”

叫钱爷钱老汉受不起,叫钱伯听着别扭,最后索性定了个钱叔的称谓,左右也只是个称谓。

钱老汉由衷说道:“公子心胸宽广,老汉佩服!”

车三娘也不住点头,“公子这么做,就不怕助长他们的气焰,让他们日后更加胆大妄为?”

俆章淡淡的说道:“二婶糊涂短视,是个没主意,立不住的人,只开这一间酒楼,心里头怕是早就和油煎似的,二叔虽然性子不够沉稳,却素来是个正派的,最是顾念亲情家人,眼里头揉不得沙子。

傅家的舅舅倒是有主意,可惜没本钱,也没手艺,便是想要做大,也没法子,了不起就是在附近的几个镇子上多开几间酒楼罢了,等他们做大的时候,得味楼早已经开遍整个江宁府了,根本不足为虑。”

“原来公子心中早有成算,三娘佩服!”刚从淮阴回来的时候,车三娘和钱老汉就利用漕帮的渠道把徐家的事情打听的清清楚楚了,徐家的得味楼在宥阳声名鹊起,独占鳌头,日进斗金,不知有多少人眼馋呢,若不是有盛家罩着,只怕早就被那些觊觎的人给生吞活剥了。

俆章说:“和气才能生财,这银钱是赚不完的,更何况,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世道艰难,咱们自家人更得互相帮衬着,才能走的长远,徐家也才能日渐昌盛。”

更何况正如俆章先前说的,这本就是在他的计划之内,只是因着傅氏和傅家的擅作主张,提前了一段时间罢了。

不过也无所谓,俆章还有徐青山都不会因为这事儿和傅氏还有徐青禄翻脸,只是心里头却难免会生出些许结缔,对傅氏如此,对傅家亦如此。

牛车不疾不徐的从夯实的土路上碾过,停在了靠近村子西边的徐家新宅前。

“寒舍简陋,只能先委屈钱叔和三娘子几日了!待母亲临盆后搬去宥阳就好了!”

钱老汉和车三娘都是过惯了苦日子的,自然不会嫌弃,再说了,徐家的房子可都是青砖黑瓦加大木搭建而成,比起如今大部分地区还住着土胚墙茅屋顶的简陋房屋要好上太多。

俆章将二人暂时先安置在东厢,洪氏住在主屋东间,祖母为了方便照看,也搬来了新宅,和洪氏住在一块儿,几个小家伙也跟着石氏一块儿来了新宅,六丫头徐晴,七丫头徐明月,还有刚刚会说话叫人的小八徐明亭。

洪氏肚子里这个,就是徐家的小九,名字早就已经订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明台,是女孩就叫明楼。

最新小说: 都市最强屠仙系统 末世机甲:开局签到错选充电宝 无限垂钓系统 正派崛起 末日游戏之无限生存 我带着系统抱国家大腿 我有一间练功室 我宣布对末日负责 身娇体软男omega[女A男O] 全球进化后我站在食物链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