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章 女婴(1 / 2)

苏御记得小厮阿明的声音,包括和阿明在柴房里草垛后面嘿咻的丫鬟。

虽然当时只听到零碎的几句:

“你没吃饭吗?就这点能耐?”

“嘘~~你能不能小声点?别让人听到。”

简短几句,但苏御只要再次听到这个声音,立即就能辨认出来。

他转遍了许宅,只找到了那个丫鬟,却没有了阿明的身影。

眼下的当务之急,似乎不是寻找许夫人那封信,而是到他们夫妻俩合葬的地方,挖出棺材,看看孩子是否还活着。

如果是正常婴儿,闷在棺材里必死无疑。

但显然,这个婴儿她不正常,虽然苏御不是很清楚,天生道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他找到许宅管家,从背后将其制住,逼问出墓地位置后,一拳将他打昏。

清河县南郊,有一片乱葬岗,隐在半山腰的树林当中。

远远看去,能看到一块块腐朽的墓碑和一个个隆起的小土包。

树冠如华盖,遮的林中光线昏暗,一阵阴风吹过,让人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苏御随意一打眼,就知道这不是什么风水之地,不过就是一处阴气颇重,适合埋人的地方。

许家做为清河县少有的书香门第,是有家族墓地的,但是许三爷夫妻俩死的蹊跷,又闹过诡异,所以许家长辈不敢将他们埋进家族墓地,怕坏了风水。

但是苏御清楚,像许夫人,不,应该是像司纯这样的修行者,埋骨之地非但不会破坏风水,甚至还可以乘风纳气,蕴养风水形势。

要不然,你以为人家那三百年是白修的吗?

人家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严格意义来说,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在【大黄庭】中有描述:修行者,纳天地灵气,蕴养根骨窍穴,脱胎换骨,易经洗髓,开灵枢,修洞府,炼金丹,化元婴,谓之人身小天地,自成灵体。

一颗百年老山参,尚能维护方圆十米,草木旺盛,土壤肥厚,

何况人家三百年苦修的灵体。

许三爷夫妻的土坟很好找,因为是新坟,覆盖着的土壤还是新的。

苏御不敢拖延,直接将背上缚着的五把铲子扔在地上,随后十指挥动,以灵气操纵着五把铲子,飞速开挖。

不得不说,修为高了就是好。

这要是放在没得到大黄庭之前,苏御得自己亲自动手挖,

挖坟开棺,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拨开浮土,露出了两具崭新的棺材。

苏御唏嘘不已,不给葬个好地方也就算了,连口像样的棺材都不给弄。

真特么的!许三爷好歹也是你们许家的嫡子嫡孙,就是这么对待的?

他以双指抠住铆钉轻轻一拔,正常情况需要耗费很大力气才能打开的棺材,被他轻轻松松的解决了。

开棺的第一时间,苏御闭住呼吸,转为胎息。

许夫人的尸体应该已经腐烂了,

他不想看到,也不想闻到那个味道。

他希望许夫人留在自己心里的模样,永远都是那个端庄淑雅,温柔如水的美丽女子。

棺材板被打开的那一瞬间。

苏御脸上的期盼转化为惊喜,

一大一小,一内一外,两人大眼瞪小眼。

一个光着小身子的女婴,莲藕般的小腿胡乱蹬着,粉嘟嘟的小嘴里,在吮吸着自己的手指,

最新小说: 在九叔世界修仙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玉京仙 我成了一本秘籍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大宋剪纸人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我在聊斋当祸害 仙箓 从刽子手开始斩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