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章 悬崖(1 / 2)

苏御手上,只有两张银票可以在大乾王朝兑换,一张是青州府隆庆钱庄,八千两。

另一张是从张道士手里夺回来的一万两银票,存地是在山南道首府,巨阳城。

隆庆钱庄在清河县是有分号的,苏御拿着那张八千两,去钱庄兑换成了一叠子小额兑票。

二十张一百两的,六张一千两,这样花起来也方便。

秋意深浓,落叶纷飞,

近来天气渐凉,家里用的散煤实在太呛人了,苏御打算买点精炭,给小初墨那屋子里烧。

精碳的价格可不便宜,而且是从许家开办的煤场购买,他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了十担,让送炭的小贩从后门给送进来。

免得给街坊邻居看到,又要说一些挖苦讽刺的话了。

这些天来,杨小辉偶尔还会送来他娘亲手烹制的美味菜肴,秦清来的更是勤快,除了晚上不住这里,几乎每天都来。

苏御也知道,人家不是对自己有意思,而是觉得自己有意思,加上她在清河县本来就没什么朋友,苏御反倒成了秦清唯一能说的上话的人。

这天,阴云密布,秋风阵阵,天地间昏沉沉的,等了一天,雨水也没落下一滴。

苏御给铺子挂上厚帘,又点了一个小火炉在诊桌边上,开始闭目修习大黄庭。

其实以他现在的体质,根本不惧寒冷,但是他觉得,清冷的屋子里点个小火炉,才会显得有生气。

一阵冷风刮进,有人掀帘进来。

是个年轻人,顶多十五六岁,穿的青袄棉鞋,看起来很臃肿的样子。

来人也不客气,直接来到火炉边上蹲下,搓着双手笑嘻嘻道:

“这鬼天气,还没到冬天呢就这么冷,小苏哥,需要不要补什么药啊?”

“你小子怎么来了?你爹呢?”苏御笑着给他搬来一个小板凳让他坐下。

这个年轻小伙子他认识,是王家庄老刘的小儿子,名叫刘小宝,

就是那个药贩子老刘。

说起来也有点可笑,老刘大名叫刘三宝,大儿子叫刘大宝,小儿子叫刘小宝,不知道的一听这仨名字,还以为老刘排行老三呢。

“我爹上次进山给摔断腿了,养了一个月了都下不了床,这才让我带人跑一趟。”

“这样啊”

苏御回了趟后院,拿了一颗石榴进来,递给年轻人,

“谢谢小苏哥,”刘小宝赶忙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双手接过石榴,他也舍不得吃,笑呵呵的塞进怀里,

“小苏哥,我听说上次给你们送的枸杞都出问题了?我进城后路过几家药铺,人家掌柜的逮着我让我赔偿呢,说是我家的枸杞不好,你这的出问题了没有?”

“没有啊,我的全都开进方子里了,早没了,对了,这次你还带着枸杞吗?”

刘小宝一脸苦恼道:“何止是带着,整整两百来斤呢,今年枸杞的长势很好啊,个大饱满,晒干了上称都不掉斤两的,多好的东西啊,怎么会这么快就腐烂了呢?真是奇怪。”

“我还想着你们肯定都用光了,这才多带了点,结果人家一个个都不要我的枸杞了,唉”

“他们不要我要,”苏御笑道:“两百斤都给我留下吧。”

“啊?”

刘小宝嘴角一抽,“不不是小苏哥,我虽然很愿意将枸杞都卖给你,但这可是两百斤啊?什么地方能用得着这么多枸杞入药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苏御随口扯谎道:“我在绿水堡有点门路,不愁卖,你也知道,眼下绿水堡那边的有钱老爷可不少,他们喝水都是泡着枸杞喝的。”

“那感情好,既然这样,我成本价卖给你,只要不赔本就行。”

最新小说: 在九叔世界修仙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玉京仙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仙箓 我成了一本秘籍 大宋剪纸人 我在聊斋当祸害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从刽子手开始斩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