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魔幻女强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四十章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

四十章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1 / 2)

夜香楼,玄字六号房。

叶明生来到灯盏前,将里面的劣质灯油取出,换上自己带来的鲸香油。

他闻不了劣质灯油那股味。

洗了把手,用手帕擦干,随手便将才用过一次的手帕扔进了纸篓。

师门里的人都说他这是穷讲究,但叶明生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就像他在修行上一样,也许就是源于自己对一切都近乎完美的追求,他才能以二十七岁的年纪,成为下宗的首席弟子。

高师弟在秦清手下吃了不小的亏,原本这和自己并无瓜葛。

谁让你连自己师妹的主意都打呢?连裤裆里的玩意都管不住,呵呵你在修行上的成就,几可预见。

高师弟是个蠢人,吃了亏,稀里糊涂就认了,根本就没有动脑子想想,怎么吃的亏?

但他叶明生不一样,他有脑子,会思考。

“我不是为高汉卿出头,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

修行即修心,顺从本心,方才能使心境圆满,对大道裨益良多。

他和苏御无冤无仇,心里唯一的芥蒂,就是对方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搅和修行者的事情。

这个不能忍,

这就像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乞丐,与他同桌而食。

只见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副一尺宽的卷轴打开,

这是一幅画,画中有一白衣女子,在一处绿意盎然的花园中孤芳自赏。

“出来吧。”

话音方落,画中女子飘然出现在房间里,朝着他盈盈拜倒。

女子的出现,使得屋内寒意骤升,

“见过主人。”

这画中女鬼,是他前些年出门游历时收服的,当时对方的魂魄已近消散,是他用这副百花灵图将其魂魄收养其中。

女鬼感其恩惠,立誓为奴为仆。

“城里有一个名叫一心堂的药铺,那里有个年轻人,你去一趟收了他的魂魄,记得小心谨慎,不要被巡街的捕快们发现。”

“奴婢晓得。”

说罢,女鬼穿墙而出,飘飘然飞入夜空。

整整两百斤的枸杞,苏御并没有打算汲取其中的灵气。

主要是被秦清那丫头给看到了,关键那货又特别喜欢拿这玩意泡水喝,

算了,留着每顿熬粥吧,还别说,今晚的粥味道确实比平时好了很多。

再者,自己如今有了大黄庭,对灵气的需求度不是那么迫切。

只要每天抽出一些功夫静心打坐,体内真气就会越发凝实,增长缓慢不要紧,只要增长就行。

吃完饭后,苏御抱着小初墨玩了一会,反正晚上也没什么好玩的,只能玩孩子了。

直到小初墨崩出一个响屁,才把他吓回了自己房间。

说实话,现在这个时候,也就相当于前世的八九点,实在是没睡意。

他只好盘膝坐在床榻上,安静的修习大黄庭。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苏御于打坐中被惊醒,

“检测到灵气残留,是否汲取?”

移动的灵气残留,少见啊

苏御察觉到,那股灵气所在,已经出现在药铺门外的长街上。

然后,它进来了

“还是穿墙进来的?”

苏御双目一眯,赶忙隐去身形,穿出屋子。

只见一道幽魂轻飘飘的落入院中,径直朝着他的屋子走来。

以望气术观察之下,苏御发现,眼前这个女鬼似乎由灵气聚拢而成,她本身的魂魄非常虚弱。

这样的妖物,他一掌就能拍死。

但是他还不能这么做。

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家院子里?她是冲着我来的?还是偶然过路?

最新小说: 在九叔世界修仙 玉京仙 我在聊斋当祸害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大宋剪纸人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从刽子手开始斩妖除魔 仙箓 我成了一本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