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章 临(1 / 2)

修行即是修心,一个人的心境不稳定,极易导致修行上跟着出岔子。

这一点,不论炼气士还是武者,都适用。

正如那句在大乾武者中流传极广的谶语:唯能极于心,方能极于剑。

试想一下,一个肌肉壮汉全力一拳打在孩童身上,对方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他的心境能不出现变化?

叶明生是一个偏执狂,这种人在修行上,进境神速,但也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容易想不开。

驾驭飞剑竟然被一个小捕快一刀斩落,

他急眼了。

我特么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只见他双指并拢,朝着地上一勾。

飞剑脱出草丛,御空而起,

在叶明生的驾驭下,那柄早已失去剑灵的飞剑在半空环绕一圈后,再次朝着赵携激射而来。

“嘿嘿,来的好!”

此刻的赵携,自信心爆棚,心想老子能接下你一次,也能接下第二次。

只见他摆开架势,就要硬接飞剑。

就在这时,一道凛冽的刀芒凌空斩落,挡在赵携身前。

刀气之盛,所过之处,草木山石皆化为灰。

“叮”的一声,

那柄飞剑被一刀斩成两段,掉落草丛。

“好大的胆,敢抗拒官府?”

秦清骤然出现,持刀而立,飒气逼人。

她怎么来了?事情有点不妙啊高汉卿忍不住浑身一颤,这特么逮住我不放了?没完了是吧?

紧随秦清而至的,还有那位总管府幕僚,董武泉,以及十名气息相当不弱的武者。

“秦捕头,这些人拒捕!我还没说话,那小子直接就用飞剑射我,”

赵携恶人先告状,

虽然他和秦清同属清河县衙三位捕头之一,但他心里清楚,自己这个捕头身份,是托关系走门路混来的,别说跟秦清比了,另一个捕头他也比不过。

何况秦清出身钦天监,背景更是大到天上去了。

所以他对秦清,是发自内心的犯怵。

“呵呵!”

董武泉闻言,冷笑一声,朝身后打出一个手势,

“把他们给我围喽。”

十名总管府高手呈扇形散开,将琉璃宗一干人围在其中。

一时间,剑拔弩张。

飞剑被斩成两截,叶明生已经气的快岔气了。

要知道,炼制一柄飞剑,何其之不容易,耗费大量宗门资源不说,飞剑本身便是有价无市之宝。

本来对付一个小捕快,根本用不到飞剑。

但是

当着柳师叔和诸位同门师兄弟们的面,他原本想露一手。

结果

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柳师叔做为此时此地,琉璃宗辈分最高之人,当仁不让的率先站出来,冷笑道:

“山南道琉璃宗,受大乾敕封,不受当地官府约束,你们哪来的胆子,敢管我们?”

听到琉璃宗三个字后,赵携和一众捕快腿已经软了,琉璃宗在山南道大名鼎鼎,绝对属于第一流的仙府宗门。

怎么可能是他们这些小捕快可以招惹得起?

于是他下意识的看向秦清,等她拿主意。

“少特么废话,总管府办事,今天就算是你们宗主来了,也得把东西给我交出来。”

董武泉反正是想好了,得罪你们琉璃宗,自然有总管大人在前面顶着,但如果找不到人和东西,可没人会给自己顶着。

两位宣读使,可是自己一路从巨阳城护送过来的,查不清楚,我特么能跑的了?

“总管府?”

柳师叔一愣,诧异的看向叶、高二人。

很明显,这帮官府中人是冲着他们俩来的,他们干了什么竟然招惹到总管府?

高汉卿面对询问的眼神,表情无辜的双手一摊,“我什么都不知道。”

柳师叔又看向叶明生,后者更是罕见的直接爆粗口:“我特么更不知道。”

“也许是个误会,”

柳师叔看向董武泉,话中的语气缓和了许多,没办法,总管府高手如云,王奎让身为山南道第一武者,更是不好惹。

“误会?呵呵”

董武泉冷笑道:“是不是误会?等我们将人带走审问一番,自然知晓。”

柳师叔眉头皱起,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虽然自己对这位叶师侄平日里的作风,颇为反感,但如果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官府中人将他俩带走,

琉璃宗颜面何存?

回去之后,宗主他老人家必定会问罪自己。

宗门荣辱,大于天。

今天就算和总管府死磕到底,也万万不能把人交出去。

“事情都不说清楚,就要拿人,你这老头,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

说着,柳师叔手掌一翻,一粒通体晶莹的宝珠直射上天,然后在半空中,炸出一图绚烂的火花。

这是摇人呢?事情好像越来越大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苏御,在秦清她们出现后,心里就一直盘算,这封烫手的金封折子,到底该怎么送出去?

悄悄扔到叶明生脚下?不合适!这种栽赃也明显了。

想个办法塞进他衣服里?等着被人搜出来?

可是看样子,人家压根就不可能让别人搜身。

好难啊

我真想一把火烧了算了

眼瞅着对方打出信号,董武泉勃然大怒,大手一挥:

最新小说: 在九叔世界修仙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玉京仙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仙箓 我成了一本秘籍 大宋剪纸人 我在聊斋当祸害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从刽子手开始斩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