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 非法(1 / 2)

苏御在房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对方聊着,几次委婉的表示:姑娘你可以走了,我还要洗澡。

结果这位虞茶姑娘脸皮确实是厚的可以,死活赖着就是不走,像贴狗皮膏药似的。

“改日行不行?改日请你吃饭?”

“为什么就不能是今天呢?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今晚就很合适。”

“姑娘,你要再这么下去,会很让人反感的。”

“不会的,我师父告诉我,女孩子只要生的足够好看,再多的毛病也不会让人反感。”

你这意思,是三观跟着五官走?苏御呵呵道:“我已经反感了”

好看的相貌不能代表一切,有趣的灵魂才会让人爱不释手。

就在这时,

“嘭”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秦清穿着捕头制服,面带微笑的跨入房间,看也不看身后的妖狐阿黎一眼,反脚一勾,将门关上。

“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碰到,怎么来的这么早?”

苏御心中苦笑,别看秦大姐一副笑脸,胸口那可是憋住一股子气呢。

“这不是想着早点来洗个澡嘛。”

“这样啊衣服合身吗?”

“非常合身,”苏御仿佛已经听到天空有雷声炸响,暴风雨随时倾盆。

“那就好。”

这时候,秦清才终于将目光转向虞茶,

而虞茶,也在饶有兴趣的看着秦清。

苏御仿佛能看到两人目光交接的中心,正有一道电弧闪过,噼里啪啦的。

半斤对八两,貂蝉见西施,谁也不服谁。

“哪来的?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干什么?”秦清像是讯问犯人一样问道。

“关你什么事?怎么?我好端端在这里坐着,你一个捕头也要管?”虞茶针尖对麦芒。

秦清沉声道:“是的,我现在怀疑你跟一桩非法卖淫案有关,现需将你带会衙门盘问,跟我走一趟吧。”

虞茶一愣,眼角余光瞥了苏御一眼,她大概也猜出来,这是小情人来找情郎了,

还别说,这女捕头的模样还真是不俗,也就比自己差了点。

只听她冷笑道:

“在大乾,卖淫不算违法吧?”

“那得看怎么个卖法了,”秦清直接从腰上解下一副铁铐扔在对方面前,“你这个卖法就违法。”

虞茶失笑道:“我是怎么个卖法呢?”

“哄抬市价!”

说着,秦清掏出一张银票在手里一甩,“这张三千两的银票就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人证物证俱在,跟我走一趟吧。”

“哈哈~~~”

虞茶捧着小腹,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在藐视我?”秦清皱眉道:“那好,你现在多了一条拒捕的罪名。”

虞茶捂着胸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有意思,你这个小捕头真有意思。”

“那我要是不跟你走呢?”虞茶目光挑衅的看向秦清,看得出,她从头至尾都没将秦清放在眼里。

或许在她看来,一个俗世中的小捕头,连让自己生气的资格都欠奉。

但苏御却知道,这位厚脸皮的红裙姑娘要栽跟头了。

这下子秦清也笑了,冷酷的笑,

“我不管你来自哪家宗门,也不管你是什么境界的修士,落在我手里,老老实实去牢房里待三个月吧。”

虞茶脸上的表情第一次出现变化,眸子一眯,奇怪的看向苏御,

“这小捕头口气很不小啊?”

苏御以怜悯的目光看向她,“已经很小了”

虞茶一愣,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敛去,

“带走!”

秦清话音方落,神出鬼没的老孔已经出现在了虞茶背后,粗糙的右手一把捏在她的后颈上,

最新小说: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玉京仙 从刽子手开始斩妖除魔 我成了一本秘籍 仙箓 在九叔世界修仙 我在聊斋当祸害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大宋剪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