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大明建昌侯 > 第十四章 你我路不同

第十四章 你我路不同(2 / 2)

刚说完,从正堂这边出来两名侍女,意思是要接替崔元带路的职责。

张延龄心里在暗笑,这对夫妻可真有意思,丈夫防着别人见自己老婆,老婆还要防着丈夫见自己没嫁人的妹妹……

累不累?

在一个男女大防的时代,好像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

……

张延龄在德清公主婢女的引路下,到了永康公主府的一个好像花园的侧院。

侧院并不宽敞,却种了很多的花草,还有一些假山,假山虚掩之间设有亭台,亭台中有石桌石凳,亭台内石凳上正坐着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手里似捧着一本书,大致观个背影,便觉得是书卷气很重的女子。

“嗯嗯。”

张延龄还没等靠近亭台,就先清了清嗓子,故意让里面的女子听到。

婢女先一步到凉亭内,恭敬道:“长公主殿下,建昌伯带到。”

德清公主这才起身侧目看着张延龄,等看到张延龄这一身的奇装异服之后,小姑娘家果然在暗自皱眉,脸色本来就不好,这下更难看。

张延龄双目仔细打量德清公主,看德清公主样貌也算是不错的。

成化帝什么姿容他不知道,料想德清公主的母亲既为皇妃,姿色自然比普通女子好很多,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但凡是公主姿容都不会太差,至少比这时代女子的平均值是要高很多的。

“建昌伯,你要做什么?”德清公主见张延龄盯着自己看,好生无礼的样子,不由出言责怪。

张延龄可不能主动表现出退意,他的目的是要让德清公主知难而退。

他的目光还是没有收回,脸上故意摆出个很夸张的笑容,学着别人彬彬有礼道:“晚生建昌伯张延龄,今日得见德清公主,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公主芳龄几许?”

相亲嘛,自然要有个相亲的样子,想把女方吓退,上来就要问一些很无礼的问题。

在任何时代,初次相见便问女人年龄都是不礼貌的。

德清公主这下已不止是脸色不好,已在皱眉头。

德清公主自行坐下,有意躲开张延龄的目光,叱责道:“建昌伯的礼数是怎么学的?”

张延龄惊讶道:“公主何出此言?你姐夫……驸马都尉崔元,见了我都是这么说话的,我不过是学着他说,公主觉得有哪里不对?”

说话时,他一直在打量德清公主的脸色。

到这一幕,张延龄料想在德清公主心目中,早将他打下十八层地狱。

“驸马说我是来相亲的,你说我张延龄何德何能,有机会娶到像德清公主这样才貌双全还有地位的女子,我张家祖坟真是冒青烟。公主,你说是否该让陛下给我们择良辰吉日,早些将婚事办了?”

张延龄就是要把自己打造成粗鄙外戚。

德清公主是温室花朵,没出阁的她也没见过多少世面,听到张延龄近乎戏弄的语言,人都快哭出来,但她仍以铿锵有力的语气道:“建昌伯,你也说了与本宫地位相差悬殊,今日不过是例行见上一面,怎就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小公主居然还学会主动反击。

有皇室之女的威严。

张延龄眼见目的达到,自然还要加一把火,他以针锋相对口吻道:“我张某人曾娶妻纳妾,可惜内子早丧,却能配得上公主这般云英未嫁的皇室娇女,张某人心满意足也。”

张延龄就是想告诉德清公主,我二婚能娶你头婚,你还是公主,地位孰高孰低自有分断。

如此之言,果然令德清公主羞愤难当,她起身来近乎是掩面离开了凉亭,后面的婢女赶紧跟上去。

半晌后凉亭内只剩下张延龄一人。

孤单寂寥。

他不由把桌上德清公主遗落的书拿起来看了看,是一本《女孝经》。

“如此一个懂得孝义礼法的皇室之女,我还是不祸害你,或许只有应天府以孝闻名的林岳才是你的真命天子,我还是安心当我的无耻国舅,去祸害别的黄花闺女,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唐僧取你的西经,我孙猴子留在花果山当我的山大王,井水不犯河水。”

来都来一趟,张延龄觉得自己有必要带个“纪念品”回去。

他顺手将《女孝经》揣进怀里,往正院而去。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