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大明建昌侯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越简单越好

第一百一十五章 越简单越好(1 / 2)

朱祐樘先往乾清宫去。

张延龄和周经也要前去,在临行之前,张延龄居然还有心思跟朝堂上的臣僚作别。

“诸位,今天的事不好意思,没提前跟诸位打招呼,眼下正巧陛下还有要务召见,涉及到勋贵包庇盐商,身为臣子的也不能不尽职,就先告辞。不用送不用送,请回请回。”

张延龄笑着离开。

在场的大臣已经愤怒到极点,要不是看在这是奉天殿,他们甚至有的会用拳脚工夫跟张延龄较量较量。

但最终,他们还是选择用口舌工夫做背后英雄。

“此等贼子祸乱朝纲,真乃大明之耻、儒臣之耻”

“吾等与恶贼势不两立!”

一个个痛骂国贼时情真意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是多么忠直的大臣。

但还是有明眼人选择不发表观点。

若说以往张延龄在市井跟人斗殴,甚至做出强抢民田的事,你们骂他也就得了。

现在张延龄做的,真的是“国贼”所为吗?

你们又没因为贪赃枉法被拉到朝堂上廷杖,为什么对张延龄恨之入骨?张延龄举报的是作奸犯科的官员,连犯官自己都默认了自己的罪行,你们要替犯官申冤?要说张延龄令太子置于危险中,可人家太子他老爹都没计较,你们替别人的爹担心孩子岂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们确定不是要打着诛灭国贼的旗号行党同伐异那一套?

内阁四名大臣此时脸色都很凝重。

他们没有加入到声讨国贼的行列中,眼下对他们来说,先回到内阁值房比什么都重要。

尤其是徐溥。

先前他做了在臣看来属于“变节”之事,居然在朝堂上替张延龄开脱,这会让老成持重的徐溥在臣面前很没面子,他也不想做解释。

该懂的自然会懂,不懂解释了也白搭。

四阁臣回到了内阁值房。

刘健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道:“陛下对于外戚的偏袒,令外戚到无无法天的地步,怕是用不了几时,会到朝臣不知有部堂而只知有外戚的地步!”

言论是很激进,但没切中要害。

李东阳还是选择沉默不言。

他在之前承蒙了张延龄的“恩德”后,是最先在张延龄问题上选择中立的那个。

谢迁本来四阁臣地位最低没多少发言权,刘健算是内阁跟张延龄相斗的急先锋。

徐溥叹道:“外戚冒尖,如今看来势不可挡。”

刘健皱眉道:“徐老您也这么说?”

徐溥道:“无论他如今在户部做了什么,都要尽量避免他染指朝中其它衙门和事务,方为防备外戚乱政之重。”

其实徐溥也算是把朝局看得很透彻的。

想再去防备张延龄在朝中崛起,看起来已经不可能,通过张延龄近来做的事,除非张延龄自己犯不可饶恕的错误,不然在皇帝眼中张延龄已可以独当一面。

现在要防备的,是张延龄牵扯到户部事务以外的地方。

李东阳终于开口道:“张氏急功近利,染指户部也在情理之中,要防备他进一步擅权僭越似乎也并不难。”

“嗯。”

不但徐溥点头,连刘健也跟着点头。

在他们看来,张延龄之所以对户部的事如此上心,在于户部的事务有油水可以捞,而事实证明张延龄也的确是为发财而去管户部事的。

以如此观点的驱使,他们也自然会认为张延龄对朝廷事务的干涉会到此为止,大概只要让张延龄在这次盐引的事务上赚足了钱,就不会再整别的幺蛾子。

谢迁提醒道:“就算他急功近利,但要让他激流勇退,怕也非要有一些手段不可。”

又是务实的观点。

这就涉及到如何让张延龄“见好就收”。

让你赚了钱,你也该放权。

若是不放,我们该怎么办的问题。

徐溥以往在对付外戚上其实用策都很简单,不断利用其犯错参劾,令皇帝不断偏袒但心中也知其无能力涉及朝事。

但现在

连徐溥都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去对付张延龄。

张延龄做事有皇帝偏袒,还可以不择手段不顾臣的意见,甚至铁了心要跟臣作对到底,丝毫不顾及自己在臣中的名声如何。

大概张延龄已在清议、名声方面放弃挣扎。

同样一场比赛,他们这些臣只能用走的,而张延龄不但可以用跑的,连飞的都能用。

这要赢,有那么容易吗?

“唉!”徐溥想到最后,重重叹口气,神色满是无奈。

乾清宫。

朱祐樘详细问询了张延龄下一步的计划。

张延龄先详述一番,最后做了总结:“之前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连东风都有了,再无任何阻碍。”

朱祐樘开怀一笑道:“延龄啊,朕以前为何没见过你有如此自信之时?”

张延龄笑道:“回陛下,这也算是因势利导,以前臣把心思都用在别的方面,其实臣在做别的事情时也是很自信的。”

“哈哈哈”

朱祐樘已经连续不断笑起来。

他听出张延龄的意思。

现在你看到了我在朝事上的努力,所以觉得我自信。

最新小说: 日冥 剑慑天惊 永恒者之旅 前女友实在太强了 医香倾城:妖孽夫君,来种田! 这只妖兽有点狂 从吞噬万物开始进化 神秘复苏之黑色禁区 帝临境 造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