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大明建昌侯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第一百一十九章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1 / 2)

永康公主府。

朱效茹正在对府上的帐房大发雷霆。

她发火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盐引生意损失惨重,更主要的是跟张延龄还有赌约,现在眼看赌输已成定局。

作为长公主驸马的崔元只能木讷一般立在一旁看着。

“没用的东西,为什么不在官盐落价的第一天就卖出去?”

“现在价格已经落成这样子,又能把盐引卖到哪去?”

跟张懋想着把盐引卖出去止损不同,朱效茹现在并没有马上把她手头上剩余的盐引出手。

不是她不想卖,而主要因她手头上盐引的引地多不在北方,作为长公主的她就算是拿盐引也拿不到好的,现在连引地为顺天府的盐引都不好出手,更何况是她手里那些。

崔元安慰道:“长公主消消气,此事也不能怪铺子的掌柜和帐房,他们也不会想到盐引价格一降再降,听说从十贯一引掉到五贯,前后也就两三天时间,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反应。”

本来崔元是想替下面的人说句话。

谁知这彻底点燃了朱效茹的火药桶。

朱效茹怒视着崔元道:“你还有脸替他们说话?”

“我?”

崔元一怔,他没想到妻子居然会当着府中下人的面,会对自己如此失礼。

朱效茹却全然不管不顾,继续发着她心头的火气:“还不都怪你那个朋友?他自己早就盘算好了一切,明知盐引价格会落,提前都不通知,眼看着我们往火坑里跳!看你都结交了一群什么朋友!”

崔元心中那叫一个冤枉。

最初张延龄可是愿意带着他出去办差的,对他也多番提点,甚至还有将他举荐到皇帝那以后让他入朝为官的计划。

谁知自己妻子不知是抽什么风,要宴请张延龄,本以为是好事,谁知在宴请时就跟张延龄打赌,把两家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张兄他其实早就说过盐引价格会降的”

崔元小声嘟哝了一声。

他其实还想说,当时满京师做盐引生意的,都被盐引和官盐价格上涨给冲昏头脑,张延龄说什么你们都不信,若是张延龄不坚信盐引价格会涨的话,人家干嘛要跟你打赌?

这还不算是提醒?

朱效茹并没有完全听清丈夫说什么,但她还是怒气冲冲道:“你还有脸杵在这无所作为?身为本宫的驸马,现在不过去做点什么?”

崔元一脸迷茫。

朱效茹厉声道:“本宫现在就让你重新去见那个狐朋狗友,你就问问他,我们的盐引到底该怎么办!?他不是把你当知己吗?”

崔元一听,登时心中憋屈到要命。

当初是你坚持要跟张延龄为敌,我当时是反对的,现在倒好,出了事让我去找张延龄说和?

关键是人家还跟我们打赌呢。

他知道我去见,还会赐见的?

“要是这次盐引的事解决不了,你也别回来了!”

朱效茹是一点转圜的余地都不给,直接就把崔元给轰出家门。

崔元出了门,整个人都快崩溃。

突然觉得妻子很不可理喻,但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张延龄府上,做一番求见。

英国公府。

张懋终于睡一了一晚的好觉,昨夜老夫聊发少年狂,头晌日上三竿才起床。

在他看来,盐引生意终于告一段落,即便这次的生意最后还是亏了,但小输当赢。

最新小说: 前女友实在太强了 这只妖兽有点狂 神秘复苏之黑色禁区 从吞噬万物开始进化 医香倾城:妖孽夫君,来种田! 帝临境 剑慑天惊 造梦之道 永恒者之旅 日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