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正人君子(1 / 2)

“近藤,你要的春画我带来了!”

来人正是坂本龙马

龙马是江户三大道场中,“技之千叶”玄武馆的弟子。

不过他向来广交朋友,喜好到处串门,早上在玄武馆,下午可能就去了士学馆。

现在他来到了试卫馆。

“春画?!”

春画就是一般人想的那种,不过江户人也有江户人的含蓄,通常将春画称为“笑绘”,意思是哪怕脸上阴云密布,看了这促使人类进步的神圣行为,也会不由得破颜一笑。

像龙马这样大大咧咧喊出“春画”之名的人,属于少数。

听到外面的喊声,商议着道场未来的几人,面色为之一肃。

“见见笑了。”

近藤勇涨红了脸,近藤周助与近藤花子,也是黑着脸。

这种东西,晚上躲在被子里偷偷看,也就罢了,怎么还光明正大的寻人去找?

尤其是,在阴阳师大人面前,这些东西恐怕算是“污秽之物”,肯定会引人不高兴吧?!

当然,秦明并没有这种想法。

不仅不抵触,反而十分好奇。

江户四十八手相当有名,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早就想见识一番这方面的文化了。

学习嘛,永无止境。

不过不能在近藤一家子面前拉低了自己的逼格。

当下,他便想好了措辞。

“几位莫非认为,春画是低俗之物?”

近藤勇面色越来越红,难道不是吗?不然大家为什么要偷偷看?画师为什么要匿名画?这种事可上不了台面。

“错!”

秦明将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纸扇一合,指着近藤勇,义正言辞道:

“春画所绘之物,是繁荣的象征,很久以前,更是有人用这种方式祈求五谷丰登。”

“这是一种传统,是生产性、有活力的好事,不是阴而是阳,不是负而是正。”

“同时也是充沛强壮力量的象征,战国时期,春画也被称为“胜绘”,不少武士将至塞进盔甲带到战场上。”

“这可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甭管别人信不信,秦明是信了。

看着近藤周助与近藤花子几近懵逼的眼神,秦明愈发满意,最后,他看向近藤勇:

“近藤,你让坂本给你找来春画,也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吧?!”

他需要一个更加光明正大的理由,同时也得防止近藤勇私藏,趁着晚上自己偷偷看。

秦明相信,这种窘迫的情况下,近藤勇一定能自己给自己找一个不错的理由。

果不其然,近藤勇只是愣了一会儿,就想出了说辞。

“我我年纪也不小了,应该找一户门当户对的女子”

结婚之前看看这些,学习一下,很正常吧?

再说了,他今年都二十六了,还没有娶妻,这在早婚的江户时代,相当不正常。

“说的也是”

近藤周助不由得点头赞许,为了道场的事,近藤勇一直没有娶妻,现在确实应该考虑考虑了,而且有阴阳师大人在道场里,一定能寻找到般配的女子。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去研究吧!”

最新小说: 甜宠文女配不干了 柯学世界的金田一 卑微的男子咒专生 残汉虎胆 我有一座九衍书屋 恶女改造直播[快穿] 隋末夺鹿 厉诡将至 从夺舍扶苏开始 咒术喵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