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能有什么后果(1 / 2)

萨摩藩藩主岛津忠义。

年不过二十,喜好洋物,因而一身西装,还蓄着胡子。

自从井伊直弼被杀后,他就一直呆在将军府邸中。

行刺井伊直弼的贼人,一口萨摩口音,将军找萨摩藩藩主议事,倒也正常。

不过还有另一层原因。

将军德川家茂和岛津忠义的私交甚密,德川家茂登上将军之位的时候,是1858年,恰好岛津忠义也是在1858年继任藩主,而后更是得家茂偏讳,取“茂”字,改名为岛津茂久。

这层关系,已经不输于一手将德川家茂推上将军之位的纪州藩了。

“想来将军大人已经知道仲之町的事了。”

秦明落座,不卑不亢。

“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年仅的十四的少年将军,做出一副与年纪不符,老气横秋的样子。

算起来,他都当了快三年将军,年龄再小,在旁人的帮助下,也懂得了许多事。

不过从他时不时望向小萱鼠的好奇眼神中,还能看出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模样。

“能有什么后果?”

秦明满不在乎。

“你?”

岛津忠义想要站起身来,天底下怎么有人,敢无视将军权威?

但他被德川家茂按住了。

秦明微微点头,果然和传闻中一样。

坊间流传德川家茂在书法老师授课的时候,突然拍打洗笔,使水缸中的水飞溅出来洒了满地,然后让老师明天再来。

看似纨绔,捉弄老师,实则不然,因为那术法老师已经七十多岁,坐的时间长了,失禁了,小便滴在了地上,因此德川家茂才会把水到处洒,以便为自己的老师掩饰。

小小的举措,足以看出德川家茂的为人。

更重要的是,仲之町大火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当时是上任将军在位,并非是德川家茂的意思。

这就给了秦明迂回周旋的机会。

秦明问道:“将军是纪州的将军,还是幕府的将军?”

德川家茂一时语塞。

将军是幕府的最高掌权者,同时制约各藩国。

他是纪州藩出身,甚至短暂担任过纪州藩藩主,但坐上将军之位后,他就是将军,而不再是纪州藩的人。

纪州藩藩主另有他人,以后的藩主传承,也再和他无关,他只属于将军一脉。

纪州藩只是德川亲藩,本质上来说,就是本家与分家的关系,分家的血脉过继到了本家成为家主,那他就不再是分家的人。

哪怕是以纪州藩为主的纪州派势力一手将他扶持上位,也是如此。

“可将军为何还是要重用纪州派的武士?”

“一味重用纪州派的武士,不仅会让其他藩国的大人、武士心生芥蒂,同样还会助长纪州派的气焰,大有尾大不掉的趋势,幕府是将军的幕府,不是纪州的幕府。”

“唔”

德川家茂发出支吾声,他其实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招来了不属于纪州派岛津忠义,想形成自己的势力。

不过想完全脱离纪州派,又谈何容易?

纪州派不仅是纪州藩一个藩国,还有多个以其为中心的藩国。

代表人物也远不止是纪州藩藩主德川茂承,还有彦根藩藩主,幕府的老中井伊直弼。

这位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甚至是在将军年纪尚轻时,幕府真正的掌权者。

等等

井伊直弼,死了。

最新小说: 甜宠文女配不干了 柯学世界的金田一 卑微的男子咒专生 残汉虎胆 我有一座九衍书屋 恶女改造直播[快穿] 隋末夺鹿 厉诡将至 从夺舍扶苏开始 咒术喵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