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我好像时日无多了[无限流] > 第2章 第二章 温馨的小家(一)

第2章 第二章 温馨的小家(一)(1 / 2)

天空中的眼睛气得宕机了。

路栀也不着急,就这么安静地等着,不知过了多久,眼睛再次出声:

【来到梦魇之人,是无法轻易回去的。】

它的语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冷无情,至少客气了不少。

【想要回去,你必须进入副本,完成所有任务。】

眼睛慢吞吞说着。

【而且在所有任务完成之时,你还可以许下一个愿望。】

【无论这个愿望是什么,它都会实现——并且,是在现实中实现。】

路栀眼帘一跳:“包括……复活一个人?”

眼睛轻哼,仿佛在陈述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是的,包括起死回生。】

“……”

路栀松手,吊死鬼就像漏气的气球,“咻”一声从他手中溜走了。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早说?”

眼睛没吭声。

路栀见状轻笑:“我猜,是想先把我吓得痛哭流涕,再施恩一般抛出这个条件,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吧。”

“好幼稚,只有小孩子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你今年三岁吗?”

眼睛:……啧!

它不喜欢这个人。

从一开始,就不喜欢!

眼睛冰冷而黑白分明的瞳仁里翻涌起不快,但路栀并没有理会它,此时的他正在思索。

他并不完全相信这只眼睛的话,毕竟对方既可以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也可以为了将他拉进这个世界,主动示弱。

这只眼睛和这个世界都如深渊一般不可预测,但如果眼前一切都是真实的,现在的他,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他是个将死的人,生死于他而言都无所谓。如果这个世界是假,也不过一场梦;如果是真,他本就一无所有,可以放手一搏。

况且,他想得到那个许愿的机会。

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的母亲。

如果真的可以起死回生……那他能再次见到他的妈妈吗?

他……想妈妈了。

鸦羽般的眼睫垂落,掩住那双墨色眼眸中的情绪。片刻后路栀抬头,直视天空中的眼睛:“我应该做什么?”

眼睛还是没说话。

下一秒,路栀眼前天旋地转,仿佛被施加魔法,一下子穿越无数空间与时间,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路栀:“……”

谢谢,他快吐了。

这只眼睛明显报复心极强,虽然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他带到这里,但此时的他五脏六腑都在翻腾,泛起一阵反胃。

路栀捂住嘴,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ST综合征早就将他的身体耗空透支,过去的三个月里,他已习惯忍耐痛苦。

“你还好吗?”

一道轻柔的女声在旁边响起,带着几分关切。

路栀抬眼,发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栋别墅,而在他身边,还坐着几个人。

沐寒佳打量面前这个苍白清隽,有几分书卷气息的年轻男子,并不意外于他的突然出现。

毕竟,他们都是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等到路栀抬起头,她看见那双漂亮如墨玉,眼尾点缀着一颗小痣的眼眸,忍不住在心底赞叹了一句。

真是好看……就是有点病恹恹的。

这样的人,恐怕活不了太久。

沐寒佳的眼里多了一分不易察觉的惋惜。

这个时候,路栀胃里的恶心感消退不少,也终于缓了过来。

冷汗湿润他的黑发,落在苍白脸颊边。他对沐寒佳轻轻点头,回应她的善意:“谢谢,我好多了。”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从周围掠过,飞快摸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里是一栋上世纪的别墅。

大门合拢,两侧的华丽烛台散发柔软光泽,将墙壁映出火光的暖色。客厅地板铺着深色地毯,沙发面前,是一座巨大壁炉。

壁炉大到能容下一人藏身,却没有点燃,因为它被一道厚重而带有缝隙的铁门锁住,铁门需要钥匙打开,只是现在并不见钥匙。

客厅旁边就是餐厅,中间有一道旋转楼梯通向二楼,二楼的部分长廊朝向客厅,墙壁上挂着一副画框。

路栀眼尖,一眼就看出那画框里是小孩子的涂鸦,稚嫩简陋的线条勾勒出两个高高的大人,一个穿裙子的少女,还有一个略矮的小男孩——应该是一家四口。

长廊中间还有一口布谷鸟钟表,钟表指向晚上六点五十,也就是他们现在的时间。

此时,所有人都聚在一楼客厅,路栀左手边是刚才关心他的沐寒佳,沐寒佳旁边坐着一个瘦弱的白裙女生,眼珠乱转,写满不安。

他们对面是一对年轻的情侣,女生扎着利落马尾,男生穿着衬衫,两人的表情都很自然,尤其是女生,正兴致勃勃地四处观察,好像在体验一场新奇的游戏。

情侣右边,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独占一张沙发,他的身材魁梧,眼中闪烁着虎豹似的凶光,看起来不太好惹。

最后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缩在另一张沙发角落,鼠目獐头,黑豆似的眼珠子里充满戒备与算计。

路栀收回目光,算上他自己,这栋别墅里一共有七个人。

客厅里气氛沉默,没有人开口。

【叮】

机械的提示音在他们头顶响起,下一秒,一道冰冷的声音随之落下。

【玩家到齐,游戏开始】

这个声音和刚才的眼睛不同,更加机械木然,也更像一道系统程序。

【副本:温馨的小家】

【温馨的奥德森一家藏着恶鬼,七天之内,消灭恶鬼,活下去】

【规则一:安东尼是个乖孩子,会在十点前乖乖入睡】

奥德森?安东尼?

路栀留心听着,他本以为之后还会有规则二或者规则三,结果系统的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显然,给他们的提示已经结束了。

“……既然这样,不如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路栀旁边,沐寒佳率先开口。

“我叫沐寒佳,之前做过舞蹈老师。”

她说完,目光投向身边的白裙女生,女生受到她的鼓励,怯怯张嘴:“我,我叫楚岚岚,今年在读高三。”

“我叫祝霏!”她们对面,那对情侣中的女生大大方方地抬头,“这是我男友,赵川野。”

赵川野拉着女友的手,不太好意思地冲他们一笑。

独占一张沙发的男人语气沉沉:“邵健豪,无职业者。”

“……胡混。”戴着眼镜的男人托了托镜片,“公司职员。”

到这里,路栀之外的所有人都完成自我介绍,于是他们的注意力齐齐落在他身上。

路栀:“路栀,是个大学老师。”

“顺便问一下,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眼睛虽然告诉过他这里是“梦魇”,但他其实并不清楚“梦魇”到底是什么。

而且,刚才系统的声音响起时,客厅里的其他人神色自如,好像并没有为此惊讶或者困惑。

也就是说,他们都很熟悉这里?

“……你都到这里来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地方?”

胡混一副怀疑的模样。

“该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

“不可能,梦魇不会有这种疏漏。”沐寒佳道,“只有自愿报名的人才能加入梦魇,你在来这里之前,应该已经和系统交流过了吧?”

路栀点点头:“你们都是自愿进来的吗?”

“当然了!”祝霏兴奋起来,“只要通关游戏就能实现一个愿望,这样的好事,怎么能错过!”

路栀:……游戏?

他还记得梦魇和他说过,任务失败会被恶鬼吞噬。而一旦死在这里,将再也回不到现实。

这样残酷的规则,怎么也不像一场游戏。

就在他还想继续询问时,二楼走廊上的钟表突然打开,一只栩栩如生的木头布谷鸟从里面弹出,发出尖细的叫声。

“布谷,布谷。”

众人抬头,发现钟表里的指针已走到七点。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香气飘来——餐厅的长桌上,突然摆满各种精美的菜肴。

而在刚才,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众人:“……”

菜肴香气实在诱人,胡混咕嘟咽了下口水,直勾勾盯着长桌:“看来是到饭点了。”

楚岚岚小声嘀咕:“可是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能吃吗?”

祝霏:“这只是个游戏,我们还要待七天,没必要饿着我们吧?”

她之前其实并不饿,但不知道为什么,一闻到那香气就饥肠辘辘,像饿了十几天似的,肚子里的馋虫都要被勾出来了。

于是第一个站起来,拉着男友赵川野抢先占了两个位置。

餐桌上菜肴丰富,有滴着蜂蜜的金黄面包、焦香四溢的烤乳鸽、洒满胡椒的鲜嫩牛排、酸甜香郁的番茄浓汤……无一不在诱惑众人味蕾。

祝霏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烤乳鸽,眼睛顿时睁大。

“好吃!怎么会这么好吃!”

牙齿破开乳鸽焦香外皮的瞬间,鲜嫩的肉汁流进嘴里,伴随着浓郁至极的肉香充盈口腔……一下子,她被这美味冲昏大脑,埋头开吃。

有祝霏在前,其他人也放下戒心。他们和祝霏一样,一闻到那食物的香气就饿得前胸贴后背,都迫不及待要享用美食,填饱自己的肚子。

除了路栀。

最新小说: 人在漫威,亿枚复活币 星际争霸之崛起的人族 来自平行世界的自己 我举报了诸天万界 走进不科学 叶辰夏若雪都市极品医神 宇宙职业选手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超凡数据化:无限制合成 我在漫威卖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