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我好像时日无多了[无限流] > 第3章 第三章 温馨的小家(二)

第3章 第三章 温馨的小家(二)(1 / 2)

咯吱。

咯吱。

伴随着窗户打开,钻入众人耳中的,是某种虫豸攀爬窗框的声音。

但他们知道,那绝不会是普通的虫豸。

“呜呜,呜呜呜……”

隐隐约约的哭声从窗缝飘进,像是某个年轻女子哀怨的哭泣。如果是虫豸,又怎会发出这样的哭声?

咯吱,咯吱……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在漆黑的夜色中,一颗头颅阴森森地探进窗户。

那是一只洋娃娃。

蓬松的栗色卷发披散肩头,它穿着破破烂烂的粉色长裙,缝在眼眶里的两颗纽扣脱落,被丝线连接,一晃一晃。

就像两颗掉出眼眶的眼球。

它的嘴巴大大咧开,以鲜红棉线缝合,像在无声大笑。

然而,众人听到的却是女性低低的哀泣,尾音幽怨阴凉,仿佛含着无尽的怨恨。

在这样的深夜里,这哭声简直令人后背发凉,毛骨悚然。

“呜呜……呜呜……”

洋娃娃从窗外的黑暗爬进屋内,抬起脑袋,那双脱落的纽扣眼睛,直勾勾盯住了一个人——

离窗户最近的祝霏。

随即,它以谁都没有想到的速度,直直朝祝霏扑了过来!

“啊!!”

祝霏尖叫一声就要往后躲,赵川野条件反射地挡在她身前,慌乱抬头——

在他头顶,洋娃娃用红色丝线缝合的嘴巴骤然裂开,露出里面锋利细密、层层锯齿一般的尖牙。

刹那间,赵川野脸上血色全无,他惊恐睁大的瞳孔中倒映出洋娃娃近在咫尺的森森寒牙,就像看见死神的镰刀挥至自己面前。

而他,甚至没有可以躲避的时间。

要死在这里了。

这是赵川野心底唯一的念头。

阿霏,对不起……

就在洋娃娃的利齿要撕碎赵川野的脸庞,巨大绝望将他吞噬的瞬间——

一只修长而苍白的手,从赵川野后方伸出。

下一秒,那只手猛地掐住洋娃娃脖颈,指节青筋暴起,用尽全身力气,将洋娃娃狠狠往地上一掼!

洋娃娃重重摔在地上,却像被压到极致的弹簧,猛的要从地上弹起——

噗嗤!

一柄锋利的餐刀刺穿洋娃娃头颅,鲜血当场迸射两米高,从头到脚泼了赵川野一身。

赵川野:“……”

死尸般腐烂的腥臭味蛮横冲进鼻腔,他眼前一黑,差点没被当场熏晕。

“阿野!”

祝霏惊叫一声,死死抱住自己男友,拖着他要逃离餐厅。

其他人也惊慌退散,只有路栀还留在原地,冷静地将餐刀从洋娃娃头颅拔出,又重重刺进它的体内。

一下,又一下,利刃穿透肉体的声音回响于寂静的餐厅里,路栀苍白的脸侧溅上几滴鲜血,落于眼尾的小痣边。

烛台火光跳动,勾勒出他冰冷而没有表情的侧脸,垂落的眼睫沾染血沫,在烛火之中,近乎邪异。

众人:“……”

鲜血泼洒于地板,缓缓淌开。餐厅外的他们不敢开口,都被眼前这一幕震住了。

——直到洋娃娃的身体不再抽搐,如一块烂布般瘫软在地,路栀才松开手,任由那柄染血的餐刀叮哐落地。

鲜血浸湿手掌,沿着指尖滴落。他沉默地盯着自己的双手,片刻后,深深吐出一口气。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进入梦魇后,他的身体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原本被ST综合征折磨得虚弱透支的身体,似乎悄然回退到三个月前的状态,并且定格了下来。

否则,在经历了那样痛苦而漫长的病痛后,他是绝对没有力气将这只怪物制服并杀死的。

……这算是加入梦魇的某种优待吗?

“你还好吗?还能站起来吗?”

关切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一只手伸到他面前。路栀抬头,对上沐寒佳浅色的双眼。

此时,其他几人都已退到客厅,也许是惊惧于路栀刚才的模样,根本不敢靠近。

只有沐寒佳走过来,向他伸出了手。

路栀望了眼自己满是血污的掌心,对沐寒佳说了声“谢谢”,并未握住她的手,而是借着旁边的餐桌站了起来。

沐寒佳飞快瞄了眼地上的洋娃娃,发现它已经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收回视线,没有多看。

“我们去沙发那边吧,你需要休息一下。”

路栀摇摇头:“等等。”

他弯腰拎起地上的洋娃娃,径直向那扇打开的窗户走去。

窗户后面依然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路栀将洋娃娃丢出窗外,只听一声闷响,是洋娃娃坠地的声音。

他谨慎地观察几秒,确定没有别的动静,才关上窗户。

咔哒。

窗户锁死,路栀正要离开,下一秒,脚步猝然停顿。

他回头,目光落在窗外,脊背绷紧,一动不动。

窗户正对花园,因为已到深夜,偌大的花园静静沉浸在夜色之中,不见一丝月光。

而路栀知道,在这片黑暗里,藏着什么东西。

就在刚才,一道冰冷森寒、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视线穿透层层黑暗,锁定屋内的他。

——危险、侵略、占有、野心勃勃。

尽管这样的视线只出现了一瞬间,但还是被路栀捕捉到了。

也许,那是一只恶鬼。

一只虎视眈眈,凶相毕露,准备将他拆骨剔肉、吞吃入腹的恶鬼。

它就藏在那片黑暗中,耐心地等待着,等待一个时机。

“……”

路栀后退几步,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窗边。

客厅沙发,众人围坐在那里。赵川野身上鲜血还没洗净,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所以独占一张沙发,除了祝霏没人靠近。

等到路栀过来,祝霏豁然起身,拉起赵川野的手,冲他深深弯腰。

“谢谢,谢谢你!”

在这之前,她只把这当成一场游戏,可她没想到这个游戏会这么恐怖。

如果刚才,她的男友真的被那只洋娃娃撕碎……就算系统说过他们能在现实中复活,这样的死亡也足以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是你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你,那我和阿野……”

“等一下!”

突兀的男声插了进来,直接打断祝霏的道谢。

祝霏扭过头,看见胡混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望向路栀的眼神充满戒备与提防。

“你到底是什么人?!”

沐寒佳微微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如果不是你……”

“刚才是刚才,我现在要提的是另一件事!”胡混梗着脖子,“实话实话,我早就觉得你不对劲了!”

“每个进入梦魇的人都很清楚这里的规则,只有你什么都不了解。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你又不肯动筷……”

沐寒佳:“这有什么问题吗?新人本来就对梦魇不太了解,更何况他只是没胃口——”

胡混:“我还没说完呢!接下来才是让我怀疑的地方!”

他托了托镜片,眼底闪烁着令人不喜的猜忌。

“八点,那个怪物敲响大门,你居然在敲门声响起前先一步看向门口,似乎已经预感到了它要来。”

“后来,那个怪物要从窗户进来,也是你提前看向窗户,就像你知道它会出现在那里一样!”

“不仅如此,在面对怪物的时候,你居然也不害怕,甚至能单手杀死它!”

“明明对这个游戏根本不了解,明明只是个新人,为什么你能做到这么多?甚至能够预知怪物的到来?”

“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个鬼,只是伪装成玩家,潜伏在我们身边?!”

“……”

胡混越说到后面,语气越是咄咄逼人。而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客厅里短暂地安静了几秒。

“……你在说什么啊……”

祝霏呆滞地开口。

“路栀怎么可能是鬼?如果他真的是,早就被系统抓出来了……”

胡混一拍桌子,把祝霏吓了一跳:“你可别把系统想得太好!万一他就是系统给我们安排的内鬼,用来淘汰我们呢?”

“要知道一旦被淘汰,我们可就没有许愿的机会了!什么飞黄腾达一夜暴富,统统实现不了了!”

祝霏听到这话又安静几秒:“可是,他怎么看也不像一只鬼啊。”

胡混:“如果能被轻易看穿,那他也不用伪装了!”

“而且,就算他不是鬼,之前那些未卜先知的举动,他又怎么解释?”

“大家都是正常人,凭什么就他不一样?难道他是充了钱,是氪金玩家不成?!”

“……”

祝霏不再说话,而是看向路栀。

不仅是她,客厅里的其他人也将视线投向路栀,等待他的回答。

路栀面对这些心思各异的视线,坦然开口:“我也不知道。”

最新小说: 九叔师徒的诸天求生游戏 从聊斋开始反转人生 二婚被匹配给了联盟元帅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门派负债计划:开局欠9000万 诡异游戏:我成为了玩家噩梦 装人鱼的鲛人成了万人迷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地窟求生:我获得了签到能力 诸天世界轮回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