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我好像时日无多了[无限流] > 第3章 第三章 温馨的小家(二)

第3章 第三章 温馨的小家(二)(2 / 2)

胡混说得没错,在那只诡异的洋娃娃出现之前,他就已经有所察觉。

可是,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能力,甚至如果不是胡混特意指出,他都不曾意识到这点。

至于为什么不害怕那些怪物……他本就是个将死之人,对死亡并没有多少畏惧,否则也不会来到这里。

只是,路栀的回答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足以打消他们的怀疑。

“你说得这些谁信啊!”胡混大声囔囔,“还是说你自己也心虚了!”

沐寒佳:“喂,你是不是过于胡搅蛮缠了?说到底你也没什么证据吧!”

胡混眉头高高抬起:“我刚才说的难道不是证据?要说没有证据,他才是无法证明自己的那个人!”

他说完,环顾四周:“你们觉得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

“……”

没人回应。

但也没人否认。

甚至连祝霏和赵川野,都保持了沉默。

胡混见状,十分得意地挺起胸膛:“既然这样,那么……”

他话还没说完,二楼走廊的钟表,忽然打开。

“布谷,布谷。”

布谷鸟尖细的报时声从二楼落下,众人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晚上九点。

沐寒佳旁边的楚岚岚忽然开口:“九点了!”

沐寒佳见她神色紧张,有些疑惑:“才九点,还早啊。”

“……不,不是这样的!”楚岚岚揪住衣角,不安地道,“你们还记得系统说过的规则吗?”

她这么一说沐寒佳才想起来,系统确实给过他们一条规则。

【规则一:安东尼是个乖孩子,会在十点前乖乖入睡】

这栋屋子住着奥德森一家,安东尼应该是其中的一个孩子,他听从父母的话,每晚都会按时睡觉。

沐寒佳并不觉得系统会给出无用的规则,也就是说,身在这里的他们也得遵守这条规则。

而现在,距离十点只剩不到一个小时。

——

哗啦。

鲜血在水流的冲刷下顺着指缝流走,浴室里的路栀似有所觉,抬眼直视面前的镜子。

灰蒙蒙的镜面映出他的脸庞,除了他之外,这里没有第二个人。

就像刚才多出来的那道视线,只是他的错觉。

“……”

路栀盯着镜子看了几秒,转身走出浴室。

他的指尖仍有黏腻触感残留,不是因为鲜血,而是因为他碰过那只洋娃娃。

明明应该是布和棉花填充而成的娃娃,摸起来却光滑细腻,温软轻弹……就像在抚摸一张人皮。

这个发现令路栀的心情有点小糟糕。

浴室外是一张厚重的大床,大床四角沉沉压着地毯,与地板几乎没有缝隙。

床头挂着一幅画像,画像里,削瘦高挑的黄发男人挽着一位栗色卷发的温婉女子,脸上带有微微笑意。

因为年代久远,这张画像有些斑驳掉色,男女主人的那点笑意也被模糊,悄然染上几分无法言说的诡异。

这也是没人愿意住主卧的原因。

奥德森一家一共有四个房间,除主卧之外,还有一间粉红色的女生房、堆满玩具的男孩房,以及客房。

不久前,他们在客厅抽签,沐寒佳和楚岚岚抽到男孩房间,胡混邵健豪的是女生房间,祝霏和赵川野则是客房。

而没人想住的主卧,就落到了路栀头上。

经过胡混那一番话,其他人或多或少对路栀生出几分戒备,对于这样的分配结果并没有异议。

只有沐寒佳想为他说话,但被路栀阻止了。

他知道沐寒佳的好意,只是没必要为了他与其他人争执。

主卧安静无声,路栀站在床前,认真打量那张画像。

画像中的新娘,奥德森一家的女主人拥有一头美丽的栗色卷发,碧色眼眸温婉多情。

那只洋娃娃,也是栗色卷发。

路栀目光偏移,落在床边的梳妆台上,那里摆着一只精美的梳子。

他拾起梳子,注意到细密的梳齿里,残留一根纤长笔直的黑发。

而婚纱照里的男主人,是黄色短发。

梳妆台上还有一些那个年代的化妆用品,从瓶口液体的凝固程度来看,不久前还有人使用过它们。

路栀转身,主卧摆着两个大衣柜,一个塞满乱糟糟的男性衣物,另一个则是女人整齐漂亮的衣裙。

他的手抚过女主人的衣柜,发现自己指尖多了一些灰尘。

此时,距离路栀进入主卧已经过去几十分钟,他算着时间差不多快到十点,上床休息。

大床上有两只枕头,却只有一床被子,路栀枕着其中一个,偏头望向另一边。

一般来说,经常睡在一张床上的人,多少会在枕头或者床单上留下痕迹。

很快,路栀从另一只枕头底下,摸到一根纤长乌黑的头发。

就和梳子上的头发一样。

到这里,路栀心里已经多了一些猜测。他平躺在床上,安静地阖上双眼。

第一个晚上安稳度过,没有危险,也没有死亡。

早上八点,众人在一楼见面,发现昨晚被洋娃娃鲜血染红的餐厅一夜之间光洁如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而精致的餐点,已经摆上餐桌。

明明昨晚刚饱餐一顿,但在见到那些精美且花样繁多的点心后,众人发现他们又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好像几个月没有进食。

直面过洋娃娃的赵川野和祝霏尚且心有余悸,邵健豪和胡混却毫不避讳地坐在餐桌边,大口大口往嘴里塞点心。

片刻后,赵川野和祝霏还是扛不住那难熬的饥饿,加入了他们。

沐寒佳按了按肚子,饥饿的感觉并不好受,她能够忍耐,楚岚岚却不行。

她才高三,身体还很瘦弱,不知道为什么要进入梦魇。

而现在,因为连续饿了两餐,她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身体也微微摇晃,似乎下一秒就要晕倒。

沐寒佳暗叹一口气,她和楚岚岚之前并不认识,只是昨天她刚来到这个世界,楚岚岚就紧跟着出现了。

当时楚岚岚的脸上写满恐惧不安,于是沐寒佳走过去,向她打了个招呼。

从那以后,楚岚岚就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了。

不远处的餐厅里,邵健豪几人正在大快朵颐,他们昨天也吃了这里的东西,直到今天早上都没事。

想到这里,沐寒佳有些犹豫地开口:“要不然,我们也去吃一点……”

咔哒。

话还没说完,她就听见不远处,窗户打开的声音。

——路栀没有靠近餐桌,他推开一扇窗户,想要检查昨晚被他丢出去的洋娃娃。

就像他想的一样,窗外别说洋娃娃的尸体,就连一点血迹都不曾残留。

是被系统刷新了,还是说,洋娃娃根本没被他杀死?

路栀垂眼沉思的时候,一道男声从旁边插了进来。

“喂,你想干什么!”

餐厅里的胡混一边往嘴里塞点心,一边用不善的眼神盯着他。

路栀没理胡混,他的目光偏移,又落在另一个地方。

那是一口井。

花园里的井。

在花蕊盛放,绿藤蜿蜒的花园里,这口井显得尤为突兀。

“……”

路栀定定地盯着那口井看了一会,忽然一脚踩在窗框边,直接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其他人吓了一跳,沐寒佳更是第一时间冲到窗边,想拉住他:“路栀!”

路栀没有回应她。

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那口井上,听不到别人的声音,更看不到其他东西。

井中仿佛藏着某种东西,也许是诱惑人心的妖灵,也许是择人而噬的恶鬼。

而现在,它已经彻底篡夺路栀心神,如同残忍且自信的猎手,自得地目睹猎物踏入自己亲手设下的陷阱。

路栀一步步走到井边,弯下腰——

井口深邃黑暗,连阳光也透不进井底。

这一刻,路栀黯淡无光的墨色眼眸里,忽然再度亮起光泽。

感官回笼,意识清醒,他望着眼前深不见底的井,猛的意识到了危险。

就在路栀猝然起身,想要远离这口井时——

一只苍白而冰凉的手,抓住了他。

从井底而来的潮湿水汽沾染皮肤,迅速蔓延开来。路栀颤栗了一下,这一刻他仿佛被阴冷毒蛇缠绕的猎物,无法呼吸,甚至丧失了挣扎的力气。

腰间一软,他控制不住地向下跌去,坠入井底。

像是预料到猎物的自投罗网,一双手臂环过他的腰间,寒意沿着两人相触的地方肆意弥漫,路栀颤抖的指尖想要推开那人,却因为力气飞快流逝,手腕只能无力垂落,软软搭在那人身上。

他眼睁睁看着井底深邃的黑暗中,睁开一双属于恶鬼的、极夜般的眼眸。

毫无温度的吐息拂落耳畔,冰冷的唇有意无意磨蹭温暖颈侧,贴着纤薄血管,利齿轻咬,似乎下一秒,就会刺穿脆弱的动脉。

路栀仰起脸,无助战栗。井口微弱的光从他眼中飞速流失,他正在下沉,沉入恶鬼的深渊。

井底的恶鬼品尝着猎物的温度,状若亲昵地抵住路栀额头,在他耳畔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抓到你了。”

最新小说: 人在漫威,亿枚复活币 星际争霸之崛起的人族 来自平行世界的自己 我举报了诸天万界 走进不科学 叶辰夏若雪都市极品医神 宇宙职业选手 诸天纵横,从武林外传开始 超凡数据化:无限制合成 我在漫威卖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