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未来幻想 > 我好像时日无多了[无限流] > 第11章 第十一章 温馨的小家(十)

第11章 第十一章 温馨的小家(十)(1 / 2)

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只出现一秒,随即便从路栀眼前消失了。

速度之快,甚至让他以为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不过,他还是发现了什么东西,片刻后伸手,探进床缝之间。

在胡混惊恐的目光中,路栀从床缝里捞出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只软趴趴的洋娃娃。

破破烂烂的洋裙裹在身上,它披着一头栗色卷发,用红色丝线缝出微笑的嘴巴,而在嘴巴上面,是蓝色画笔涂出的两只大大的眼睛。

这只洋娃娃和他们之前遇到的鬼娃娃一模一样,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它的眼睛。

它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黎零:“好丑。”

他的语气还有几分嫌弃,似乎不乐意让路栀拿着这个丑东西,伸手要接过来。

路栀却道:“等等。”

之前他触碰到那只鬼娃娃时,只觉它的皮滑软细腻,真实得就像一张人皮。

而现在,这只洋娃娃只是用布条和棉花缝成,不会动,软趴趴地待在他手里,画笔涂出来的蓝色眼睛一片空洞。

路栀仔细检查这只洋娃娃,手指在碰到它的腹部时,微微停顿一下。

“里面有东西。”

他发现洋娃娃身上还有数道针线缝合的痕迹,于是取出一直随身携带、刚刚还用来“杀死”鬼娃娃的餐刀,挑开洋娃娃肚子上的缝合线。

缝合线被拆开,露出洋娃娃身体里填充的棉花,在一团雪白的棉花间,有些许地方染上褐色,像是干涸的血迹。

路栀刚想把棉花全部掏出来,就被黎零轻轻挡住手:“脏兮兮的,学长别碰。”

他取过布娃娃和路栀手中的餐刀,不让路栀动手,自己用餐刀挑开洋娃娃肚子里的棉花。

暗红的棉花被一点点挑开,藏在里面的东西也终于出现在人前。

那是一柄染血的银制小刀。

刀身上的血液早已干涸,却并未褪去,而是长久地保留下来。

不用别人说,就连胡混也知道这刀有问题,小心翼翼凑近一个脑袋:“这,这刀不会杀过人吧?”

路栀没有说话。

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温妮莎死于药物,杀死她的人,显然并不需要这把刀。

而且单纯一把刀也看不出什么,他试着从洋娃娃身上找出别的东西。

这只洋娃娃应该就是安东尼日记里记载过的,自己母亲去世后,继父奥德森做来哄姐姐柯琳娜的娃娃。

之前几次出现的恶鬼也是依托于这只洋娃娃的形象,和它长得一模一样。

只是鬼娃娃没有眼睛,这只洋娃娃,却特别用画笔涂出了蓝色的眼睛。

眼睛……是什么关键吗?

路栀沉思几秒,忽然想起什么,转身出了门。

他记得二楼走廊里挂着一幅画,画中的柯琳娜……是有眼睛的。

黎零不紧不慢地跟上去,和路栀一起来到走廊中间的画框前。

画框装着奥德森一家四口的画像,在简陋稚嫩的图画里,姐姐柯琳娜被画成细长的火柴人少女,圆圆的脑袋上,还有两只大大的蓝色眼睛。

一下子,路栀的神色微微变了。

主卧床头有一张新婚夫妻的画像,他记得在那张画像里,柯琳娜的母亲温妮莎拥有一双碧绿色的眼睛。

在这之前,不管是鬼娃娃还是洋娃娃,路栀都觉得它们更像温妮莎。

而现在,他忽然发觉比起温妮莎……这只洋娃娃恐怕更像柯琳娜。

柯琳娜喜欢粉色,还喜欢漂亮而蓬松的长裙。

洋娃娃就穿着破烂却蓬松的粉色长裙。

柯琳娜的眼睛是蓝色。

洋娃娃的眼睛也是蓝色。

安东尼在日记里说过,妈妈去世后姐姐不停地哭,所以爸爸才给她做了这只和妈妈长得很像的洋娃娃。

现在看来,这只洋娃娃和温妮莎相似的地方只有那头栗色卷发,而它更多的特征,却与柯琳娜重合。

奥德森仿造自己妻子的模样制作了一只洋娃娃,却给它画上继女的眼睛,穿上继女的衣裙。

这栋深宅别墅里的恶鬼形象依托于这只洋娃娃,那么,他们遇到的恶鬼到底是温妮莎……还是柯琳娜?

洋娃娃肚子里的染血小刀,取走的又是谁的性命?

一时间,路栀心底划过许多想法。

再抬眼时,他已经隐约有了答案。

“我有个猜测。”

黎零笑道:“学长说什么我都听。”

“我想,柯琳娜可能用这把小刀结束了自己的性命。我们之前遇到的恶鬼并不是她的母亲温妮莎,而是她本人。”

路栀道。

“温妮莎死后,奥德森对自己的继女流露出了觊觎。那时安东尼还年幼,为了自己的弟弟,柯琳娜不得不委身于这个恶魔。”

黎零:“既然这样,为了那个弟弟,她又怎会轻易去死?”

路栀道:“问题就出在这里。”

“从柯琳娜被奥德森胁迫,到她死亡的这段时间里应该还发生了某些变故,这些变故导致柯琳娜心如死灰,甚至选择轻生。”

“而这一切可能又和安东尼有关。他是日记的主人,是这一切的旁观者,同时也是深陷这里的人。”

路栀说到这里看了眼黎零手中的洋娃娃,心想杀死恶鬼的方法,可能已经出现了。

“这只娃娃,还有这把刀都由你保管吧。”

黎零有点嫌弃:“好丑的娃娃,我不要。”

路栀笑了起来:“最好别弄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应该是很关键的道具。”

黎零闻言望了路栀几秒,似笑非笑:“学长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它们毁了?”

路栀与他对视,墨色眼眸平静淡然:“为什么要怀疑你?”

“……”

黎零眼中光芒微动,随即弯起嘴角:“既然学长给我,那我就好好收着。就像学长说的话,我都会听的。”

他说完,又飞快冒出一句:“我好乖,学长夸夸我。”

路栀:“才不夸你。”

黎零:“?”

黎零憋了几秒,没忍住挨着路栀轻轻蹭了一下:“为什么?”

路栀笑吟吟的:“你之前不说人话,一点也不乖。”

他还记着小本本呢。

黎零:“……”

路栀:“委屈也没用,还有一个地方我没去呢。”

他要去的地方是主卧。

现在还是深夜,路栀从一楼端来烛台,借着微弱的烛光,和黎零一起踏进主卧房门。

沐寒佳几人同样跟了过来,他们刚刚得知之前遇到的鬼娃娃是柯琳娜,在极度的惊讶之中,又听说路栀醒来时,曾在主卧的床上摸到某种冰凉细滑、不似人的东西。

烛台火光无规则地跳动,映出主卧大床柔软的被面,不见什么异常。

赵川野眼珠子转了一圈,摸摸脑袋:“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啊,路哥,你是不是看错了?”

路栀没有说话,径直掀开床单。

赵川野张开的嘴巴一下子僵住了。

借着微弱的烛光,他看见床单之下,是一片漆黑。

这片黑色并不是某种液体,而是黑色的头发。

一根一根、一簇一簇,密密麻麻,纠缠得难舍难分的头发。

它们从床缝底下钻出,如一条条细小的蛇肆意游走缠绕,堆积虬结成耸动的蛇群,占满大半张床。

路栀:“……”

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枕着这么一片乌漆漆的头发睡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黎零勾着他的手指轻晃,语气还十分轻松:“学长放心,它们都没碰到学长,我作证。”

路栀:“……谢谢,没有被安慰到。”

他在床边蹲下,试着用银制餐刀勾起其中一根发丝。

这根黑发长而笔直,让他一下子联想到一个人。

柯琳娜。

柯琳娜有一头如瀑的黑色长发,那样的长发曾出现在主卧的梳妆台与枕边,现在,又如毒蛇般缠满整张主卧大床。

路栀观察着这团黑发,发现它们从床缝里钻出,根部一直延伸至地板,就像地上生出的枝叶。

他可以确定之前几晚黑发并不存在,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异变,恐怕和他们白天找到的线索有关。

当他们搜集到更多线索,让真相逐渐展露时,系统不仅给出新的规则束缚他们,也让他们所处的环境发生异变。

想到这里,路栀起身,对众人道:“我想把这张床搬开。”

柯琳娜和安东尼房间里的床铺都与地板隔着一段距离,但主卧不同,这里的大床厚重,四角沉沉压着地板,与地面几乎没有缝隙。

不过,虽然大床看着很沉,但在众人的合力之下,这张床还是被搬开了。

那团黑发失去可以攀附的东西,枯藤般萎缩在地,又仿佛有某种生命力般慢慢缩进地板里,消失不见了。

最新小说: 九叔师徒的诸天求生游戏 从聊斋开始反转人生 二婚被匹配给了联盟元帅 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 门派负债计划:开局欠9000万 诡异游戏:我成为了玩家噩梦 装人鱼的鲛人成了万人迷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地窟求生:我获得了签到能力 诸天世界轮回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