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六章(比翼节)

第六章(比翼节)(1 / 2)

阳春三月,花醉暖风。

不知是不是灵瑾的错觉,她总觉得最近一阵子,凤凰宫中弥漫着与往日不同的气氛。

宫中的侍官,男男女女来往得多了。

男侍官全都换了新衣裳,打扮得格外得体,看到女侍官们经过,时不时会上去搭话,有时还会脸红。

女侍官开始梳比平时复杂华丽的发式,睡得早起得也早,日日都红光满面。

灵瑾注意到,平日里照顾她的香斐姐姐,最近和一位外宫的男仙官来往密切。那位仙官还送了花给香斐姐姐,香斐姐姐收下了,拿在手里开心了许久。

灵瑾正在吃早饭,看到香斐姐姐香腮通红、魂不守舍的样子,她忍不住问道:“香斐姐姐,那个男仙官是谁啊?”

“什、什么?!哪个男仙官?哪儿有男仙官?”

香斐本来倚在门边发呆,听到灵瑾忽然这么问,一下子就慌了神。

灵瑾提醒她:“就是最近经常从外宫跑过来看你的那个,他前两天还送了你花,不是吗?”

“我没、没……那个,不是……”

香斐面颊突然通红,但看着灵瑾澄澈无邪的视线,终于还是泄了气。

她只好道:“这些事情,小公主要知道还太早啦!”

灵瑾问:“你们是夫妻?”

香斐当场炸了羽毛:“怎么可能!没、没,还没到那个呢!你怎么会这么想?”

灵瑾不知香斐为何害羞,在她看来,男女交往就会像她爹娘一样结成夫妻,然后一起喝喝茶聊聊天,都是十分正大光明的事,搞不懂香斐姐姐为什么提到这个,脸居然会红得像个樱桃。

灵瑾坦率地说:“因为你们相处的感觉,和我爹娘有点像呀!”

“怎么会,陛下和祭司大人是出了名的天造地设、鹣鲽情深,我们怎么可能跟陛下和祭司大人相似。”

香斐连连摆手,但看她的神情,分明是十分高兴的。

灵瑾和香斐聊了会儿天,眨巴着眼看向屋外。

最近凤凰城内好像特别热闹,仙官侍官来来往往的,凤凰宫中被装点了各式的灯笼,只是还未点燃。灵瑾也感觉得到,这阵子娘亲和爹爹都很忙。

灵瑾不禁问:“最近是有什么事吗,为什么像又要过年了一样隆重?”

“再过三天,就是比翼节了呀!”

香斐兴奋地解释。

“当天会有庆典,还有灯会,小公主不记得了?”

经香斐一说,灵瑾缓缓回忆起来,去年的这个季节,好像也是有过灯会的。只不过她年纪小,只要能放灯能穿漂亮衣服就高兴,不在乎具体是什么节,所以没有反应过来。

灵瑾如今大了一些,也有想法了,便问:“比翼节是庆祝什么的?”

香斐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但想想,还是跟灵瑾说了:“我们翼族自上古以来的传统,都是在春季求偶,延伸到如今的习俗,就是三月初六的比翼节。所以,这是年轻男女互表心意,依照古礼赛舞求偶的日子啊!”

灵瑾懵懂:“求偶是什么意思?”

香斐脸红:“就是,就是表达爱意啊!”

她说:“按照比翼节的习俗,当天的灯会到了戌时,凤凰城中就会燃放烟火,然后就是舞会。

“有心上人的翼族,就会对自己的心上人起舞示好,如果心上人也对对方有好感,就会回舞,变成共舞。等舞会结束,所有翼族都会一起变成原形,与恋人一块儿双双比翼飞走!以前的话,多是男子向女子先行邀舞,不过最近几百年,大胆女孩子也会主动向心上人邀舞了。最后一大群翼族比翼飞走的场面,很壮观的!”

灵瑾好奇地问道:“那一起飞走的话,要飞去哪里?”

香斐说:“当然是飞回家了!”

灵瑾问:“为什么要一起飞回家?”

香斐莫名紧张,支支吾吾:“小公主不要问得太细了,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灵瑾不太明白,不过听着挺有意思的。

香斐建议道:“大人的活动,小公主现在还没法参与。不过,比翼节当天,许多年纪小的翼族都会看烟火赏花灯,有夜市,还有不少点心可以吃。小公主若是感兴趣,当天不如也到街上玩吧?”

灵瑾眼前一亮。

但接着,灵瑾像是想起什么,眼神忽然沉着起来,摇头道:“还是算了。”

“怎么了?”

“我与哥哥约好了,那天也要碰面的。”

“你最近与殿下碰面的次数真多。”香斐闻言,随口说道,“你们都在做什么?怎么感觉神神秘秘的。”

灵瑾一本正经道:“我答应哥哥,不跟别人说的。”

香斐听得好笑:“你们这样两个小雏鸟,能有什么秘密呀!”

她给灵瑾出主意:“再说,你和殿下见面,跟去看比翼节的花灯又不冲突。干脆,你和殿下一起去看不就好了!”

“不行。”

灵瑾的神情出乎想象的认真。

“我们说好要做别的事情的,没有办法去逛夜市了。”

香斐听得满面狐疑,可再问灵瑾,她却紧抿着嘴唇不肯说,只得作罢。

等香斐走了,灵瑾走到床边,从床垫底下摸出她的小木弓。

她早就与哥哥说好,要去练射箭的。

灵瑾对自己的水平很清楚,她还远没有到可以骄傲的地步。尤其是每日与哥哥一起练射箭,看着兄长专注的样子,她就愈发觉得不能懈怠。

灵瑾的确很想去看花灯,但是在她心里去练射箭更重要,正因如此,两相权衡之下,她还是决定要放弃烟火和灯会。

然而,放弃归放弃,即使做出了决定,但在灵瑾内心深处,还是藏着一分遗憾的。

三月初六这日,凤凰宫中,人格外少。

就连凰君与大祭司两人,都离开凤凰宫,去揽月台上主持庆典了。留在凤凰宫的只剩下了了几位值守的侍卫和侍官,其他人都难得地去了城里,参与到难得的盛会中去。

相比较于凤凰宫不同寻常的清冷,凤凰城中却是热闹非凡。灯会熠熠,如繁星坠世,鼎沸的人声如潮水拍打海岸,热闹足以穿透城墙,传到宫闱人的耳畔,仿佛要将尘世的所有欢乐喧哗都囊括其中。

灵瑾与寻瑜一起射了半个时辰弓箭,直到天色微暗。

寻瑜状态很好,他身姿笔挺,目光专注,一连射了五箭全中。

灵瑾却显得心不在焉,射箭的间隙,她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地会往宫墙和天空的方向飘,就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灵瑾的状态实在太过反常,寻瑜眼尾的余光忍不住轻轻瞥她。瞥了几次以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忍不住出了声:“你……”

“嗯?”

灵瑾回望过去。

迎上妹妹的视线,寻瑜的凤眸不觉一别,改口:“没事。”

“……?”

灵瑾疑惑地歪了下脑袋。

这时,宫墙外又传来人群的欢呼声。

灵瑾不由又朝那个方向望去。

她这样明显的表现,实在已经到了让寻瑜很难忽视的地步。

寻瑜放下自己的弓,眼神微闪,然后又生硬地出了声:“你……想去看灯会?”

灵瑾被哥哥戳中心事,不免有些局促。

她说:“也、也没有。”

灵瑾问:“哥哥,你知道今天是比翼节吗?”

寻瑜道:“知道。”

“噢。”

灵瑾揪了揪自己的衣摆。

她又问:“哥哥你对灯会有过兴趣吗?有没有什么时候,想要去看看过?”

寻瑜说:“没有。”

“……噢。”

灵瑾顿时有些失落,低下头来。

这小白鸟实在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寻瑜看着她的神态,问:“你要是想去的话,可以不来练射艺。”

灵瑾执拗:“我没有想去!哥哥不感兴趣,我也不感兴趣。还是练射箭比较重要。”

说着,灵瑾便走回射箭的位置,道:“哥哥,趁天色还看得见,我们再练一会儿吧?”

寻瑜的凤眸定定地看着灵瑾。

片刻,他将箭放回箭筒里,别开视线:“……走吧。”

“咦?”

灵瑾看着兄长已经转过身去的背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去哪儿?”

寻瑜没有回答她,只是收好弓,先往校场外走。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