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二十三章(初见生母)

第二十三章(初见生母)(1 / 2)

听到兄长的判断,灵瑾大吃一惊。

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凤凰城,自然从未见过水族,但即使如此,灵瑾也知道,水族的鳞片绝对不该出现在凤凰城,甚至还是被翼国视为重要国策的大学堂之内。

女君前几年已经击败了水族,水族之人若无缘故,绝不可踏入翼族国土。若在大学堂内发现水族,那就是水国破坏两国契约,后果非同小可。

灵瑾震惊道:“这么说,难不成有水族混进凤凰城了……就从这井水里?”

“未必没有可能。井水是流通的地下水,可以通往灵江,若从灵江而入,则可以通往大海。另外,水族不能长期离开水域,也有可能是在这里定期滋润身体,或者沟通外界。”

寻瑜的面容严肃。

他皱起眉头,道:“这必须要告知母亲。”

灵瑾颔首,问:“那我们马上回去?”

“不急,在这里再找找,或许会有别的线索。若真有水族经常暗中出没此处,等他下次来,说不定就会发现并销毁自己留下的痕迹,不能错过时机。”

说着,寻瑜将鳞片郑重地收起来,用手托起一团凤火,作为照明,开始在井边搜寻起来。

灵瑾见状,也学着兄长的模样,绕着三口井细细端详,想找找有没有奇怪之处。

就这么一找,竟还真让她找到了怪异的地方。

灵瑾连忙唤道:“哥哥,你看这里!”

只见这口井的底部,刻着一行小字。

因为刻的地方不显眼,且石刻的时间有些长了,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且被青苔盖住了,若不将青苔刮掉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

寻瑜快步靠近,蹲下/身检查刻字,只见上面写了一行简语――

【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子午团圆心,延往启明处。】

短短十九个字,却好像在暗喻着什么。

寻瑜皱眉,抬手在字边的青苔上刮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字好像确实有什么寓意,但它的年代已经非常久远,从字迹风化的程度来看,起码已经刻在这里七百年以上。而那片鱼鳞还很新,主人年纪应该也不大,多半是最近才脱落的……两者之间时间对不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啊。”

灵瑾听得惊异,离得这么近,她还以为会是线索,没想到兄长只是看看,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出这么多信息。

但寻瑜似乎对这行字也颇为在意,他又仔细地摸了一下,低喃:“不过,它既然出现在这里,即使是巧合,也不该轻率放过……罢了,那就一起查看一下。”

说着,寻瑜站了起来。

灵瑾见兄长胜券在握的样子,不免惊诧:“哥哥,你已经知道这行字是什么意思了吗?”

灵瑾看得出来,这行字像是个谜语,会需要揣摩一番。

她本来还以为,她应该要和哥哥一起好好动脑子想一想。

然而,兄长却对她的反应很奇怪。

“当然。”

寻瑜凤目镇定,给了灵瑾一个理所当然的目光。

“不过就是一个很简单的谜语,看一眼就知道答案了。”

“是、是吗?”

灵瑾错愕。

寻瑜简单地解释道:“它说‘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就是提示了后两句中关键字谜的意思。既然明月是心,那么子午团圆心,指的就是午夜子时时分的月亮。

“这些都没什么好说的,其实关键在于,月亮所在的角度。

“每个月的不同时期,不同形状的月亮,升起的时间和方位都是不同的。上弦月只有上半夜出现,并且出现在西边;下弦月只有下半夜出现,出现在东边。而满月则是整夜出现,像太阳一般东升西落,午夜时分,应该正好在夜空正当中。

“这里有三口古井,按照诗句所言,能够被月光照亮的水井,就是密道隐藏的地方。但若只是如此,处于夜空正当中的月亮,应该三口井都能照亮。所以,最后一重谜底,在于光线。”

寻瑜站起来,走到其中一口井边上。

他说:“这里是大学堂的后花园,种了许多树木。这本不稀奇,但另外两口井边上,种的都是五千岁以上的大樱花树,樱树枝叶茂密,光线自然被遮挡。唯有这一口井,只有井前种了一棵小梅花树,且距离稍远,能够映得见月光,所谓的‘启明处’,必然就是这里。”

灵瑾听得惊了,寻瑜所说的井和梅树,正是她初次上术法课那次,望梅先生抬手一指的那两处。

兄长思维缜密,脑子动得实在太快,灵瑾都还没来得及仔细把文字读一遍,他已经想完了,而且似乎很有道理。

灵瑾已在大学堂半年多,平常经常在附近散步,她曾坐在梅树下修炼,也曾从井里取水喝,但从来没有想过,习以为常的井里居然还会暗藏玄机。

不过,灵瑾也走到井边,往里面一望――井里面是幽静的井水,倒映着她与哥哥的面庞,平静如常,似乎并没有异样。

灵瑾微微歪头:“可是,这口井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如果有玄机藏在里面的话,要怎么找呢?难道要到水底下去吗?”

“不必。”

寻瑜说道。

“既然谜底是这口井,那么这口井就是暗门。像这种特意留下谜语来藏匿的机关,必然有特殊的开门方法,既不会轻易让人看不出端倪,但也不会困难到让人毫无头绪,多半只是个认证。”

寻瑜想了想,尝试对井水道:“心似明月,明月映泉中。子午团圆心,延往启明处。这道谜题我已破解,路若在此,烦请大开水门。”

话音刚落,井水居然真的有了反应。

下一瞬,井水暴涨!

井底之水如沸腾般冒着气泡,接着,一股强大灵气从井底涌上,还未等灵瑾和寻瑜反应过来,两人竟皆已被卷入其中。

天旋地转。

危急关头,灵瑾下意识地去抓哥哥的手。而令她意外的是,兄长竟然也正在找她的位置。

慌乱之间,灵瑾感到兄长一把扣住她的腰,两人一起跌倒在地上,灵瑾则重重摔在寻瑜身上。

灵瑾有兄长垫着,倒是没怎么摔疼,但她明显听到兄长闷哼了一声。灵瑾连忙从寻瑜身上爬起来,她慌张则乱,问道:“哥,你有没有事?”

“没事。”

寻瑜坐起身,擦了擦被灵瑾撞到的下巴,眼神平静,轻描淡写。

反倒是起身后,他先侧目看了看灵瑾的样子。

“哥哥?”

灵瑾的发式和衣衫有些乱了,身上扑到些灰,但总体无恙,也没有伤。

寻瑜移回目光,轻声道:“没什么。没想到居然会直接被术法拉扯进来……这里是哪里?”

两人身处之地,理应是那口井的井底,但从这里一看,又不太像。

灵瑾和寻瑜抬头看不见天空,上面是密实的天花板。他们是直接被灵气卷进来的,也被封住了出口,这里像是个年代久远的封闭石室。

“大学堂中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寻瑜皱起眉头。

密室中有长明灯,寻瑜将凤火熄了,四处检查。

灵瑾想到之前的鱼鳞,问:“这里和水族有关吗?”

“看上去没有。”

寻瑜抚摸着墙壁,并将摸到的气味放到鼻尖嗅嗅。

他说:“这里虽在井底,却非常干燥,周围也没有流动的水域。如果是水族建的,为了保持舒适,一定会保证一定程度的潮湿。看起来,这里比较像是某个曾经在大学堂修炼过的前辈,为了某些事情,特意准备的暗道。”

说到这里,寻瑜停顿了一下,喃喃:“大学堂历史悠久,我听说过有时候里面可能藏有各种秘境或者机缘奇遇,但没想到真的会找到……只是若与水族无关,不知为何要在此处建个密室。”

灵瑾同样满心不解。

她站起来后,便学着兄长的模样,抚摸墙壁,然后绕着石室仔细观察四周。不久,她竟立刻在显眼的地方,找到一个机关。

灵瑾连忙唤道:“哥哥,你来看看这个!”

寻瑜应声过来。

只见那是一个很简单的木头拉闸,周围再没有别的机关,但在拉闸上面的墙上,却又刻了一行字――

【欲知此地为何地,欲寻出路为何路,请拉此闸。】

灵瑾征求兄长的意见:“要拉吗?”

“……也没有别的线索了。”

寻瑜想了想,对灵瑾道:“你走开,躲得远点,我来拉。”

灵瑾年纪比兄长小,修炼时间不长,仙力也比兄长弱,她知道自己离得太近,反而可能拖累兄长,点了点头,便尽量找了个不会干扰他的地方。

寻瑜看灵瑾躲好,不再迟疑,一把就将木闸拉了下来――

木闸被拉到底的刹那,只听“咯哒”一声,随后,一个清澈的女声忽然在空旷的石室中朗朗响起: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风华少年,壮志凌云;莘莘学子,盛我河山。

“我乃大学堂中一名普通教书先生。此处为惊鸿历初年、我亲自于井下搭建的奇景密室,目的是寻找传人、授予绝学。

“我因为某些缘由,马上就要离开大学堂,去凤凰宫任职。正因如此,只能将不出世之绝学藏于此处,以这种方式寻觅传人。

“你们能寻到此处,想必是如今大学堂中极其优秀的弟子。进入这里,需要有极其细腻的心思与七窍玲珑巧妙的思维,首先对你们予以赞赏。”

听到这个骤然响起的声音,灵瑾一愣。

这声音响起的突兀,但听得出清朗、乐观、精神饱满,其中还有一丝友善的笑意,一点都不令人讨厌。

奇怪的是,这个女声响起的瞬间,灵瑾内心深处竟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怀念。

她说,这个密室是惊鸿历初年所建。

这个年份距离今天已经有七百多年了,而且,那凑巧是……女君登基的年份。

寻瑜似乎也想到了这个细节,从木闸边侧目瞥了灵瑾一眼。

此时,女声并未停滞,而是清爽地继续说道:“不过,想要得到绝学,必须要破解我的三道考题。进入井中的入口,不过是第一道题。

“修习绝学之人,必须要拥有聪慧机敏的头脑、敏锐过人的洞察力。这便是我的第一道考题,想要从你们身上得到确认的东西。现在,就算你们过关。

“那么,第二道考题,是我希望我的弟子会有出色的逻辑能力与射艺――”

话音刚落,原本空旷的石室中心,有两块砖块忽然对折翻下,从升起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碑,石碑边放着一把弓、数支箭。

而在石室正面,则整面墙翻了过来,上面挂着许多箭靶。

那些箭靶挂得十分整齐,每行三个靶子,总共六行,一共十八个箭靶,但每个箭靶都极小,差不多只有梨子大,极其难射。

在箭靶和石碑之间,隔了一道栏,大约就是起射点,离箭靶约莫六丈远。

这一次石室的动静太大,将灵瑾和寻瑜都吓了一跳,升起的那块石碑,几乎就是在灵瑾脚边冒出来。

然而这一次,灵瑾却没有立刻过去查看。

她望向兄长,说:“哥哥,这个石室的主人……”

“嗯?”

“不,没什么……”

灵瑾只是有一点微妙的直觉,并不敢肯定。七百年前在大学堂中的女先生,数量有许多。她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不敢轻易下判断。

寻瑜其实也想到了灵瑾所想的事,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道:“我们先看题目吧。”

寻瑜走过去,先摸了摸升起来的石碑,简单检查一番,道:“这个密室里的布置,似乎都是利用机关术做的。”

“这是不是说明石室的主人,非常擅长机关术?”

灵瑾配合着兄长一起思索。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