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二十六章(机关术修业...)

第二十六章(机关术修业...)(1 / 2)

当日修业结束,灵瑾信守承诺,专程去了鹤青先生的道室。

鹤青问:“你射灵球用的那把弓,能给我看一下吗?”

灵瑾点头同意,将机关弓递给鹤青先生。

鹤青平稳地双手接过,将弓放到自己面前。

他的目光矜持低垂,双手温柔而熟稔地在弓身上抚过。鹤青这个人,平时给人的印象颇为清冷,可此时,他的一举一动中无不透出对弓深入骨髓的尊重和爱惜。

鹤青将机关弓仔细看了一遍,然后,眼中微微不禁流露出见到从未见到之物的奇异。

鹤青问:“这把弓,倒是特别,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灵瑾其实已经料到先生可能会问。

从竹依上君密室中拿出来的两件东西,一件是写有木灵之术的竹简,这个早在他们拿的那一刻,灵瑾和寻瑜已经和竹简结契,不能对外人提起。但是另一件,就是灵瑾这把机关弓,却是竹依个人放在里面,附赠给他们的,并没有能不能说的制约。

灵瑾如实对先生道:“这是我生母的遗物。好像是她生前,利用机关术,闲来无事发明的。”

鹤青的脸色微微有了变化。

他问:“这把机关弓,是小型翼族也能像使用灵弓一样使用的吗?”

“是。”

“……是你一个人可以使用,还是所有小型翼族可能都能使用?”

“若遵照我生母的本意,应该是所有小型翼族都能用的。但是,她还没有彻底完成这把弓,所以本来只有她一个人能用。我现在也可以使用,其实是凑巧。”

鹤青的神情愈发诧异。

他的眸子比平时略睁大了几分,脸上有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喃喃道:“竹依上君,她竟真……”

鹤青先生没有继续说下去。

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鹤青的声音莫名放轻了几分,道:“世间,竟然真有她这样的人……”

灵瑾注视着鹤青。

她总觉得鹤青先生此刻的气场,缠绕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仿佛在感慨造化弄人。

鹤青垂眸,将机关弓双手还给灵瑾。

他说:“既然你的母亲给你留下此物,你便妥善使用吧。我会履行约定,今后,你随时都可以选择修习高级射艺,你对射艺亦或是云鹤家的技法有什么疑问,我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把机关弓似乎并不是成品,它的威力,比起真正的灵弓,尚且远远不足。

“现在的使用,倒是尚且无妨,但随着你的射艺精进,将来等你成熟时,想要再进一步,只能用这把弓,势必会成为你的桎梏。你可有想过,将来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灵瑾双手接过机关弓。

她坐姿笔直,气度清雅。

灵瑾早已想过这个问题。

她说:“我打算去修习机关术,将来继续改进机关弓。”

鹤青定定地注视灵瑾。

不用他说,灵瑾想必自己也清楚,这注定会是一条极为崎岖的道路。远远比天生能用灵弓的大型翼族,亦或是干脆选择放弃的小型翼族所走的道路,都要更为艰难。

良久,鹤青道:“……你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云鹤家认识许多铸弓的优秀工匠,到时,你需要的话,我介绍几位给你。”

从鹤青先生那里出来以后,灵瑾肩膀一松,终于松了口气。

在去见鹤青先生之前,她想过很多种可能。

或许鹤青先生会觉得机关弓的力量太弱,即使她射破了灵球,将来也不会有更好的成就。

或许鹤青先生会说机关弓不能代替灵弓使用。

或许鹤青先生会反悔之前的决定。

不过幸好,这些她担心的事,最终都没有发生。

灵瑾抱着怀中的机关弓,双手在光华的弓臂上抚过,然后爱惜地将自己的额头贴在弓臂上,闭了闭眼。

灵瑾结束射艺修业后,转头就去了机关术的道室。

“小师妹来了!!!以后我们就要有小师妹了!!!”

灵瑾刚一踏进道室,师姐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因为灵瑾今日会来机关术道室,师兄师姐早早就守在这里等她了――

“小师妹总算来了!”

“……欢迎。”

“太好了,我们机关术都两年没招到新人了,我还担心要失传呢。”

“乌鸦嘴!不许乱说!”

“饿死了饿死了,小师妹来了,那咱们吃饭吧?开饭!”

修习机关术的师兄师姐们性情不一,有人热情,也有人天生冷淡。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灵瑾其实已经对他们都有所了解,知道其实所有人都很友善。

见他们这么欢迎自己,灵瑾不禁有些羞涩地笑起来。

师姐勾住灵瑾的肩膀,跟她介绍说:“来来来,我们地方不大,但是很舒服随意,你按照自己舒服来就行,不用遵循哪些虚礼。

“跟你以前修习的射艺和术法相较的话,说实话,我们机关术实在不算什么热门学科。本来报名的人就不多,然后因为入门门槛不低,打基础的过程比较枯燥,中途跑掉的人也不少,总之留到现在且还没毕业的人就是现在道室这么几个了,以后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只见道室内,稀稀落落地站着十来个人。

与考核标准甚高的射艺修业,亦或是弟子如云的术法修业比起来,机关术着实可以说是人丁寥落、十分冷僻了。

灵瑾怔了怔,下意识地道:“师姐,这好像跟你之前对我说的,有些不一样。”

师姐:“……”

见机关术师姐卡壳,其他师兄师姐都发出爆笑,取笑她道――

“你看,早就跟你说不要为了招人胡说八道了!对机关术感兴趣的人,自然会来的!这下被小师妹拆穿了吧!”

机关术师姐被其他人抓去,胡乱打打闹闹了一番。

她挠着头回来,轻轻咳嗽一声,试图将之前的话题代过。

师姐道:“那什么,我们虽然十分小众,但小众也有小众的好处。

“比如说吧,因为人少,我们不会像术法修业那样有统一的教学内容、根据课表上课。在这方面,我们更像是传统的那种师徒关系――先生会亲自过来带弟子,根据每个弟子的不同进度和情况,一对一教学。

“不过有时候吧,不太要紧的内容,先生有可能不会亲自教,会由我们这些早入门的师兄师姐,来带小师妹你这样刚入门的小弟子。各方面来说,这都算是一种锻炼了。

“因为这样的传承模式,我们机关术修业的弟子,历来关系都特别好。不会像术法课那样,学了三五年,连你一个教室的同窗都未必说过几句话。我们这边的话,两百年前毕业师兄师姐,现在还时不时回来跟我们一起烤肉呢!

“总得来说,比起一门修业,我们这里更像那种遗世独立的小门派吧!”

灵瑾认真听着,就像真的在听讲课一样,时不时点点头。

师姐一拍灵瑾肩膀,道:“好了好了,话不多说了,正式带你认认人!首先,这位!虹月师姐,虽然有点刀子嘴豆腐心,但她手艺非常巧,堪称能在针眼里雕花!最精细的活找她总没错。”

一位身材纤瘦的师姐,笑盈盈地对灵瑾颔首。

“还有这位,乌鹫师兄,虽然平时都不说话,但其实技术很好,很靠得住。他是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修炼时间也最长,你跟他说想学什么,他一定能做给你看!”

“……”

坐在角落的师兄还在摆弄一个灵瑾看不懂的大型机关,听到师姐介绍的声音,他才抬起头来,看了灵瑾一眼,然后又闷闷地转了回去。

“另外还有这个人,长涛师兄,嗯……虽然特长不明显,但是很能吃饭,姑且就当他力气很大吧。”

那位师兄头上戴着一个机关镜,一只手举着筷子,看上去已经等了很久。见灵瑾看向自己,他对灵瑾竖起大拇指,道:“干饭。”

灵瑾笑笑。

师姐拉着灵瑾给她介绍了一圈,等十几个人都介绍完了,她又一指自己,笑道:“最后就是我了,其实你已经认识我了……不过再正式自我介绍一次吧。我叫天如,师父不在的时候,就由我负责修业里的杂事,算是班长吧。小师妹,以后请多指教了。”

灵瑾见天如师姐这么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连忙回了一礼,正色道:“见过诸位师兄师姐,我叫灵瑾,日后,请多关照。”

道室中的人都笑了,就连角落里的乌鹫师兄都抬了抬嘴角。

天如师姐高兴地搂住灵瑾的肩膀,将她往道室内带:“来,别拘谨,以后这里就跟你另一个家一样。今日,我们先带你熟悉熟悉各种机关术的工具……”

道室内热火朝天。

不知过了多久,天如师姐聊着聊着,忽然察觉到什么,然后往门口一望,不由“诶”了一声,道:“灵瑾师妹,你有朋友要来啊?”

灵瑾疑惑,她并没有带来朋友,但她顺着师姐说话的方向回过头去,却见向阳和小芝兄妹二人,正在机关术的道室外探头探脑,一副想进来,却又不敢进来的模样。

灵瑾愣了愣,道:“师姐,他们是我认识的人,可能是来找我的,我先出去一下。”

“噢,好。”

师姐爽快地松开灵瑾,就让她出去了。

灵瑾走到机关术道室外,问他们:“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吗?”

向阳和小芝兄妹两人本来都是在外面偷看,此时见灵瑾主动走出来跟他们说话,反而分外慌乱。

“不……那个……”

小芝在灵瑾面前,显得紧张又羞涩,很快就红了半张脸,结果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最后,还是向阳先开口道:“今日,我们都看到公主通过射艺考核了。虽然我们兄妹两个都相信公主一定迟早能够创造奇迹,不过还是没有想到速度竟然这么快……恭喜公主。”

小芝也忙道:“恭喜公主!”

“谢谢。”

灵瑾浅笑,回应。

终于,小芝鼓起勇气说:“现在大学堂里全都在议论,说灵瑾公主拉开了灵弓,小型翼族们都特别高兴!特别是射艺课上的人,大家之前受过公主的帮助,很为公主开心。”

说到这里,她用一种低落而崇敬的神情望着灵瑾,认真道:“虽然我们大概不可能像公主一样拉开灵弓,可是只要有一个公主这样的小型翼族,就是了不起的事!其他人再也不能说所有小型翼族都拉不开灵弓了。”

灵瑾一愣。

“我不特别。”

她脱口而出。

灵瑾对兄妹二人道:“我拉开的并不是灵弓。只要再有一定时间,你们也可以使用同样的弓的。并不是只有我能拉开,所有小型翼族都可以。”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