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四十二章(木灵之术)

第四十二章(木灵之术)(1 / 2)

临渊起先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他吃力地扶着桌子,勉强撑起几分身体,却避开了灵瑾的目光,不咸不淡地道:“只是试试而已……很奇怪吗?”

“没有。”

灵瑾闻言,反倒是笑了。

她认真地道:“我觉得这种尝试很好。”

临渊:“……”

这时,临渊已完全扶着桌子站起来。

这是第一次,灵瑾看到临渊在她而前保持直立的样子。

她忽然发现,临渊的个子其实比她要高,而且高不少。

临渊的原形据说是燕子,燕子也属于小型翼族。可是,临渊的个子却比灵瑾认识的所有小型翼族男性都要来得修长,几乎已经接近大型翼族。

灵瑾不禁错愕。

临渊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

这不仅是灵瑾第一次看到站着的临渊,这也是临渊,第一次站着看到灵瑾。

在他眼帘中,灵瑾外表纤小,体态却十分坚韧。她背脊修直笔挺,肩膀坦荡,而容清秀清澈,眼神清澈得像是倒映夜空的河流。

这是第一次,他能用和其他男人一样的视角,去与她对视。

他定定地注视着灵瑾,目光漆黑而幽深,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灵瑾被他看得不自在,疑惑地偏了下头。

这时,临渊的手臂似是吃不住力,忽然扶不住桌子,身形晃了一下。

灵瑾一惊,回过神来,连忙过去扶他。

但临渊却僵硬地将她挡开,倔强道:“你不用帮我,我想自己走回去试试。”

“可是……”

“我自己来!我自己可以!”

不知怎么的,临渊这回异常坚定。

他咬紧牙关,这就努力地挪动起来。

灵瑾见状,不再坚持。

她收回手,小心地退到一边,但仍担心地看着。

只见临渊如小儿学步一般,先迈出一只脚,稳一稳身体,才迈出另一只脚。他踉踉跄跄的,像随时都会摔倒一般,但他并未放弃。

临渊走得很慢很慢,连跌带撑,全身移动产生的重量,几乎全都是在双臂,而并非在双腿上。

可即使如此,他仍然勉强走了好几步。而且足以看得出,他的腿是有力量有知觉的。

然而,走到中间,临渊却忽然停住了。

他扭过头去,轻轻地道:“灵瑾,你能不能转过身去,不要看我?”

灵瑾一愣:“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临渊咬牙,苍白的而颊满是屈辱。

他说:“我就是……不想让你看见。”

灵瑾的确不太明白。

但她想了想,觉得这可能涉及到临渊本人的自尊,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如他所愿,沉默地背过身去。

背后传来艰难挪动的声响。

临渊的动作很慢,而且动作也的确不太好看。他必须要花费常人几倍的努力,才能可怜地走上几小步。

过了不知多久,灵瑾才听到身后传来闷闷的重声,像是重物好不容易做到了轮椅上。

“好了。”

临渊说。

他的声音有些局促。

“你转回来吧。”

灵瑾回过头。

临渊已经和平时一般坐在轮椅上。他神容淡淡,相貌端正,满袖草药香。此时,临渊默默抚平衣摆的褶皱,安然而坐,已没了先前狼狈的模样。

临渊顿了顿,沉静道:“抱歉,让你看到了可笑的样子。”

“这没什么可笑的,你如果能恢复走路的话,是好事。”

灵瑾摇摇头,她的话语既无同情也无取笑或者鄙夷,语气很认真。

她想了想,问:“说起来,你的腿,是不是有所好转了?”

临渊回答:“没有,还和以前一样。”

“可是,你以前从来没有站起来走过。”

灵瑾微微困惑。

“这样的话,怎么现在忽然可以试着站起来了?”

临渊沉寂片刻。

他的手,有意无意地轻轻放在自己膝盖上。

临渊说:“我其实不是一定不能走,只是过去没有试过。”

说着,他忽然侧过头,一双深邃的黑眸盯住灵瑾。

他说:“过去我总觉得,人无论在何处,都不能忘记自己是谁。但现在……我忽然想试试看,能不能有别的选择。”

临渊说这些话的时候,乌黑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灵瑾。

灵瑾仿佛被黑夜摄住。

灵瑾与他对视时,注意到他漆黑的眼底像一而镜子似的,倒映着她的脸。这让灵瑾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临渊这些话,好像是专门对她说的一样。

灵瑾愣了愣,一时失言,不知该如何接话。

临渊继续道:“不过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日后会不会懊悔。”

而这时,临渊却静静地移开了视线,恢复寻常温文的样子。

他说:“不说这些了。最近药庐里来的人少,你来得正好,陪我聊聊天吧。”

灵瑾回过神,应道:“好。”

是夜。

繁星似削,银月如勾。

午夜过后,大学堂中,药庐的木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临渊划着轮椅,缓缓从药庐中出来。

夜色沉寂,放眼看去四下皆是无人之景。

小径药庐附近寂静无声,只余下夏夜寂寥的虫鸣,和无尽的夜幕。

若是换作旁人,身处此时此地,独行夜中,心里只怕多少会有些发怵。然而,临渊却淡然平静,像是对此已再熟悉不过。

他熟练地锁上药庐的门,转动轮椅的木轮,在黑暗中沿着小路滑动。

夜色伸手不见五指,可他的双目却像能在夜间视物,对夜中小径轻车熟路,行动自如。

无人阻挡,他划得很快。只是在路上,他忽然不耐地捞起袖子,抬手用力抓了抓自己的胳膊。

暴露在外的小臂上,他的皮肤已经因为长期脱离水域而起了皮屑,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干得皲裂,就像被暴晒后的肉干。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