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四十三章(吃醋)

第四十三章(吃醋)(1 / 2)

这日,灵瑾到药庐找临渊的时候,临渊正在看书。

他坐下来时,桌案会挡住他的双腿与轮椅,他看起来会与正常人一般无二。

此时,临渊面前摆着一本图册,书上花花绿绿地画着不少鱼形画像。

临渊神情深凝,看上去完全沉浸于其中。

“临渊。”

灵瑾出声叫他。

临渊听到灵瑾的声音,猛地回过神,他下意识地抬起袖子,像是想要遮掩书上的内容。

但他反应太慢,灵瑾已经看见了。

灵瑾稀奇道:“这是什么?难得见你在看医书以外的书籍。”

临渊见没有藏得必要了,定了定神,倒也不再遮挡。

“这是一本讲水族内部不同种族的书。”

他将书页展开,给灵瑾看。

“我在藏书库偶然发现的,有点兴趣,就随便拿出来看看。”

说起水族,灵瑾就想起小龙女,这么一想,她便也起了几分兴趣。

灵瑾问道:“能不能让我也看看?”

“……”

临渊一滞,一言未发,却将书推到灵瑾面前。

灵瑾好奇地翻了起来,但是才看几页,就“咦”了一声,道:“这和平时常听说的水族,怎么不太一样。”

临渊看了一眼她翻到的页数,说:“这是`父鱼,确实比较少见。”

灵瑾指着上面的图画,不解道:“可是他有脚,有蹄子,甚至还有獠牙,比起水族,好像更像是兽族。”

“这一类,属于水族中的上古特类。”

相比较于灵瑾的吃惊,临渊倒是表现得很平静,仿佛习以为常。

“就像翼族里,虽然大多数翼族的原形,都是麻雀、鸳鸯、大雁、天鹅等等常见的品种,但也有像凤凰这样特异的上古神族,以及朱雀、人面鸟、仙鹤这样历史悠久但相对稀有的特类族群,不是吗?”

临渊举的例子,都是翼族中比较少见的特殊族群。

正像他所说的,这些翼族的历史十分悠久,皆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古老家族,多半身怀特殊能力。不过现如今都很少见了,这些家族人丁寥落,平时在大学堂里遇见他们的后裔都要惊讶一下,成年的族人多半身怀重任,也只能偶尔在凤凰宫外朝里遇见。

灵瑾听他这么说,便明白了,若有所思。

临渊微微垂眸,则继续道:“在上古之初,因为水族、兽族、水族三族尚未完全分居而治,混居的情况众多,也繁衍、诞生出许多在现在看来形态古怪的种族。这些种族繁衍得早,离上古先祖神血也比较近。

“水族颇为讲究血脉。就像在翼族,以凤凰为首,而朱雀、仙鹤位居次列一般,在水族,众人均以龙族为尊,而上古特族同样居于其次。

“不过,这些特族在水族尚且少见,在翼国就更难看见了,公主不知道也正常。”

这时,临渊料到水族,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比平常话多了许多。

灵瑾听他这样介绍,也不禁起了好奇心。

她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像这样外表特别的水族,应该还不止`父鱼一种而已?”

临渊道:“是。”

灵瑾问:“那还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吗?”

听灵瑾问这个问题,临渊微微一怔。

然后,他将手放到纸页上,将书页微微卷起,翻过几页,转到某一个位置上。

“还有很多。”

他说。

“翼族总以为,飞行是翼族的特例,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比如说,还有这样的水族――”

临渊将他翻出来的那页转给灵瑾看。

他缓缓说:“世间有一种水族,名为文鳐鱼。他们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行西海,游东海,只在夜间飞行。虽然出生居住在水中,但同样生有翅膀,且能够飞行,飞行距离也很长。”

临渊翻的书上所绘的图,是一种上半身像鸟、下半身像鱼的水族。

他的头部有白色羽毛,是红色的尖嘴,但头顶到身体中段又都是黑色,外观看上去颇像是雨燕,但并不完全相似。

这种水族上半身覆有光滑的羽毛,看上去不易沾水。而下半身则是鱼尾,盖有黑色的鳞片。明明是颇为怪异的相貌,但结合在一起,却极为精妙。

他一边说着,漆黑的眼眸一边瞥向灵瑾,像是在看她的反应。

灵瑾看得愣了。

她是第一次见到居然还有生有翅膀的水族,不免惊奇。

但看着文鳐鱼的画像,她又不自觉地道:“这种鱼,看上去有点像燕子。”

临渊一顿。

他貌似不经意地道:“这很正常,文鳐鱼的别称,就是燕鳐鱼。”

说着,临渊又转移了话题:“不过,长翅膀的水族,也不只有文鳐鱼一种。还有蠃鱼、鱼、蛊雕等等,都生有翅膀。

“其实这在上古时代,大抵没什么稀奇的。只是现如今,这些族类的后裔稀少起来,连水族内部都很少有人能说得出名字,再见到,才觉得稀罕罢了。”

灵瑾若有所思地颔首。

她不禁说:“你对水族真了解。”

“……谈不上了解,只是正好有些兴趣罢了,平时也不足以向外人提起。”

临渊轻描淡写地说。

但他似是不太自在。这时,临渊抬起手腕,摸了一下掉到脖子上的碎发。

随着他这个抬手腕的动作,临渊的袖子顺着臂弯滑下来,露出一节小臂。

灵瑾立即就看到,临渊的小臂上包了厚厚的伤药,草药味极重。

灵瑾不免一惊:“临渊,你受伤了?!”

“……!”

临渊一惊,此时再要遮掩已来不及了。

他说:“这不算受伤。”

“那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好严重!”

看到灵瑾满脸吃惊,一副紧张关切的样子,临渊反而怔了怔,然后放松下来,浅浅笑了。

临渊平时给人的印象颇为孤僻疏离,可他笑起来的时候,却颇为温和,仿若凭春风吹起的柳絮。

他将手轻轻放在抱着伤药的位置,镇定说:“没什么,前两天煎药的时候,没有拿稳,药泼到手臂上,烫伤了……你不用担心,我自己就是大夫,这里全是药,出不了什么事的。”

“可是……”

灵瑾还有些担忧。

见她这般神情,临渊眼神愈发柔和。

他说:“公主不必费心,我没事。不过,公主要是想帮忙的话……”

他一顿,看向灵瑾――

“我确实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公主愿意听一听吗?”

难得的,灵瑾居然从临渊最后几个字里,听出了一丝局促。

他好像有些忐忑。

灵瑾问:“什么?”

临渊说:“公主开始修习高级修业以后,过来与我聊天的次数就少了。我常年一个人待在药庐里,其实也觉得无聊有点无聊。正好这本书我还没看完,既然公主也对它有兴趣的话,不如偶尔抽空过来,和我一起看书吧?更何况……”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