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五十二章(竹依弓)

第五十二章(竹依弓)(1 / 2)

待小龙女落座后,趁着大殿内气氛相对随意的功夫,灵瑾按捺不住内心的紧张,忍不住拽了拽寻瑜的袖子,对他道:“哥哥,小龙女真的来了。”

寻瑜凤眸微抬,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但不大感兴趣,便应道:“嗯。”

灵瑾不由道:“她长得好漂亮。不过,她头发的颜色好特别,怎么会是白色的呢?”

灵瑾好奇地打量着对方。

不远处的那个少女,生得纤瘦而修长。

她面颊有些病态的苍白,看得出身体不是很好,因为太瘦,下颔尖尖的,有些过于轮廓分明。但她五官大方端正,睫毛浓长,一看就是个古典的美人胚子。

除了发色有些出乎意料,小龙女的相貌、气质,都与灵瑾想象中相同。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与她说话,只是如今还在大殿上,不好太过恣意,只得先按捺着心思。

水族使者见过女君之后,便在殿中落定坐好。

不久,兽族的使者也入殿了。

相比较于水国有两名皇族的浩荡队伍,兽族只有十五名使者的小团体,就显得稍稍寒掺了些。

不过如今,若论起国力,兽族虽略逊于翼族,但仍胜过水国远矣。因此兽族人数虽少,但态度却不显得怯懦。

兽族为首的是兽国一位上四千岁的名臣,他原形听说是小熊猫,个头与翼族中的小型翼族男性相仿,甚至因为修为决定的寿数已大,身材年迈,乍一看还要更矮一些,但气场却不逊于人。

“兽国使臣,见过女君。”

兽族老者对女君缓缓躬身,行了进见礼。

女君笑盈盈地靠在龙椅上,看着兽族老者,满脸悠然的从容,道:“立岩上君,又是你前来,真是好几百年没见了。”

“不敢不敢,女君还记得老臣,老臣实在荣幸之至。”

兽族老者躬着身,摆出了十足恭敬的姿态。

他叹息道:“与女君初见时,女君尚是初任帝位的新君,如今却已成为一代明主,受万民受称颂,时光实在是快啊。”

女君笑笑,却没有应他这番恭维。

女君道:“话不多说,立岩上君不妨先落座吧。旁边这一些人,是水国使者,他们今日先到,我便让他们先坐了。”

兽族老者得体而笑,他听了女君的话,倒没有落座,而是看向了水国那一方。

他貌似友善地道:“见过龙三殿下,见过……这位殿下有些陌生,好像不曾见过,不过想来,应当是龙族十公主吧?”

在这种场合下,小龙女并未怯场,而是笑了笑,应道:“是。”

老者捋了捋胡子:“先前兽族使者为了帮助水国,前往过水族几次,那时从水国回来的使者说,水族公主身体欠佳,常年足不出户。兽君听闻此事,也是一直十分担心小公主,又送了不少礼物去水国,如今见公主也能如常人一般出使翼国了,实在令人欣慰。想来等兽君,也会为公主高兴的。”

这番话一出,龙三的脸就微微变了。

小龙女亦稍有停顿,但她面上并未有显,只笑道:“多谢上君关心。兽国的确主动对水族有过许多帮助,水族感激不尽。兽国多年来,已与水国没有太大牵扯,但近年却忽然释放如此多的善意,实在令水族受宠若惊。在家时,父君还时常念叨,要好好感激兽国呢。”

立岩上君亦笑:“应该的。兽族注重商贾之道,向来希望与两国都保持和睦。”

灵瑾在后面听着兽族使者与小龙女的对话,不觉听得有些紧张。

他们的谈话,乍一听一团和气、十分友善,但细细分辨其中的意思,便怎么想怎么不舒服,感觉剑拔弩张、暗箭来往。

灵瑾如今年纪也不算小了,这些年来住在凤凰宫里,就算不像兄长那样平时会直接帮女君处理政务,但耳濡目染多了,多少也能听懂一些言外之意。

兽族立岩上君的话,表面上是在说小龙女的身体,但实际上却“不经意”说出了兽族曾多次派使者去水国,还将水国与兽国的关系讲得很好似的。在现下翼族与水族关系正在走好的情境下,提起这些,难免是往翼族心上扎了根刺。

而小龙女的话却是反驳,撇清了兽族与水族之间的联系,顺便暗指兽族的殷勤显得奇怪,水族其实是很意外的。

两人一来一往,谁都并未相让。

灵瑾对自己的判断不算太确定,因此有些在意地看向兄长,想知道他的想法。

谁知侧头一望,便见寻瑜目光紧盯着那兽族使臣的袖管,眉头紧锁。

灵瑾不禁轻唤道:“哥哥,怎么了?”

“他的袖子。”

寻瑜嘴唇微动,用很轻的声音回答她。

“上面有墨痕。”

灵瑾一愣,顺着寻瑜所言,也看过去,果然见到那兽族老者的袖管上,有一丁点墨水的痕迹。若非翼族因为要飞行,在视力上的天赋优势惊人,能看清很远很细小的东西,只怕根本注意不到。

寻瑜缓声道:“为了体面隆重,这些使者进见母亲之前,必曾沐浴更衣。这样还会在袖间留下墨迹,说明他一定曾在进殿前动过笔墨,而且没有注意到留下墨迹,可见书写得十分仓促。

“兽族与水族本是差不多到凤凰城的,可最后兽族使者却来得晚了一些。在此之前……他们做什么了?”

灵瑾本来只觉得墨迹奇怪,没想到这么多细节,听兄长这么一说,也顿时生出疑虑,再看向兽族使者的眼神,也变化了几分。

而这时,小龙女与兽族立岩上君对话完之后,龙三也正在咬牙切齿。

他是个急性子,自然忍不了,在桌子底下暗暗捶了下大腿,道:“那个兽族使者好恶毒的心,他刚才那话,分明是暗指水族朝秦暮楚,两面讨好。得亏你反应快,立即就说了回去。”

小龙女却十分冷静。

她道:“其实兽族使者说得倒也不算完全有错。兽族与水族来往最密切的时间,是当年水族天灾、大量水族落入翼国境内之前。

“当时水族战败才过了几年,对翼国并不友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要不要与兽族联合,借兽族的东风来抵御翼族的强大,即便是在水族官员之内也有很大争论。

“虽然当初最后的结论,是兽族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并未安什么好心,且那个节骨眼上,水族也实在不敢再激怒翼国,最终决定与兽族保持距离,也算联合作罢了,但的确是是在翼国送水族难民回国之后,翼国与水国的关系才迅速好了起来。

“若是兽族从这个角度来找把柄,想要离间水族与翼族现下还不稳固的关系,其实未必找不到端倪,绝不可掉以轻心。”

龙三听妹妹这么说,倒是一愣。

小龙女沉心思索,她道:“我之前看过不少兽族使者出访的记录,兽族风格诡异,不按常理出牌。比起阳谋,他们更善暗中手脚,势必要小心谨慎。

“眼下,能不能说回去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翼族女君,我们想要的是与翼族结盟,兽族不想要的也是这个。所以,只要女君信任我们,我们便可立于不败之地。现在对于兽族,只能见招拆招。”

龙三想了片刻,这才缓过神来,颔首道:“妹妹说得对。先看看兽族这回居然也过来,是想干点什么。”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