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五十三章(三皇子的信...)

第五十三章(三皇子的信...)(1 / 2)

两个时辰后,宴席散了。

灵瑾全程都不太记得席上发生了什么,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兽族三皇子送的木弓所吸引,浑浑噩噩地混过了所有时间。

等散席后,她心不在焉地与父母兄长说了一声,就带着木弓,匆匆忙忙回寝宫去了。

寻瑜看着灵瑾离开的背影,有些踌躇。

他正与女君一道返回凤凰宫内宫。

女君在见到兽族拿出来的那把弓后,情绪也有些受到影响。但她毕竟为君多年,喜怒没那么容易外露,心智也更为坚韧,直到此时,见灵瑾匆匆离去,她才垂下眼睫,轻轻叹了一声。

“哎。”

女君怀念地道。

“一转眼,阿依离开,竟已这么些年了。”

她伤感地摇头道:“骤然听人提起她的名字,还是受不了。有时候会觉得,只要没有人提,她就没有出事,她还活着,只是和以前一样,在离我很远的地方为了翼国努力罢了。”

寻瑜一滞。

他孵化出世的时候,竹依上君已经仙逝了,他对这个女子没有太真实地了解。不像鹤将军,寻瑜其实是见过的,还相处过几年,只是那时年纪还小而已。

不过,寻瑜从小到大读了这么多书,他学政论,学术法,修习诗文,竹依上君果真是个全才,几乎没有哪门课避得开她。寻瑜对竹依上君多少有些了解。

同时他也知道,竹依上君是母亲内心深处一个柔软的伤处。母亲平时看上去飒爽洒脱,恣意张扬,笑嘻嘻的,可是一提竹依上君的名字,她就会忽然安静下来,像是变了一个人。

伤得越深,越不敢提。

寻瑜顿了顿,问道:“母亲,依你看来,兽族使臣呈上来的这把弓,当真是竹依上君生前所做之物吗?”

“应该是。”

女君回答道。

“竹依做事铸物,都讲究简洁、实用,她认为大道至简,所以不会选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或者故意用名贵的材料来抬高身价,反而喜欢朴素之物,甚至看起来寒掺一些,也是正常的。

“兽族送给瑾儿的那把弓,刚才宴席上,我也让瑾儿拿来给我看过了,细节和习惯,的确像是竹依的手笔。”

寻瑜略作思索,忽然道:“母亲,我去看看瑾儿,先行一步。”

“好。”

女君应了一声。

但接着她又笑道:“你在担心妹妹?”

“没――”

寻瑜话语一噎,脸色忽然窘迫,整个人不自然起来。

他道:“我、我不是担心她。只是感觉兽族不像会做无意义之事,他们都不曾见过瑾儿,却这样突兀特意送东西给她,我怕其中会有蹊跷,想过去看看。”

女君却笑意不减,道:“知道了知道了。”

她说:“说老实话,你小时候对瑾儿总是凶巴巴的,又不太上心的样子。我还担心过你们兄妹两个会不会到大了都处不好呢。如今看来是想多了。”

“……”

听到女君提到“兄妹”二字时,寻瑜的眼神心虚地往旁边瞥了一下。

他没说什么,只道:“我走了。”

此时,灵瑾正在屋中打量兽族三皇子赠给她的那把竹依上君留下的弓。

与在石室中找到的那把木弓不同,这把竹依留在兽族的弓,并非是可以代替灵弓用的机关弓。

想来也是,如果真是竹依赠给外族皇子之物,那绝无可能泄露翼族这么重要的机密技术。

不过,灵瑾修习机关术也有六年了,她一拿到这把弓,凭着重量,就判断出不太对劲。这把弓虽不是机关弓,但也没有这么简单,恐怕另有玄机。

灵瑾摸摸碰碰,想要找出弓身上的问题。

这时,灵瑾感觉自己窗边有人影一晃,似乎有人经过。

“嗯?”

灵瑾抬眸一望,果然见到门前映着一个影子,看轮廓像是兄长,但他却只是站着,一动不动。

灵瑾愣了愣,主动走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寻瑜。

寻瑜迎上她的眼,蓦地一滞。

灵瑾惊讶道:“哥哥,你怎么呆站在这里?是来找我吗?怎么不敲门呀?”

“我……”

寻瑜与灵瑾对视,忽又说不出话。

他还是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寻瑜确实是担心灵瑾才来的,在来之前,他也做了许多心理准备。

可是当灵瑾真的站在他面前,寻瑜又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初那个梦。

这几个月来都是如此,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可却控制不住头脑里那些不该有的念头。

现在,光是站在灵瑾面前,他就感到自己心跳在加速,血液在沸腾。他必须要极力控制,才能让自己保持住平常镇定自然的表情,不要让灵瑾看出他内心的慌乱和骚动。

寻瑜生硬地道:“我有些担心……兽族送你的弓。”

说完,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微微别过脸去,试图不要让灵瑾窥探到他的内心。

灵瑾怔怔地望着兄长。

不知怎么的,她觉得今日兄长的神态好僵硬,像吃了很辣的东西被呛到了,但又使劲想要忍住似的。

灵瑾微微偏头。

但她没有在意这种细节,而是一把拉住兄长的手,道:“哥哥,你来得正好,我也正在检查那把弓呢,你来陪我一起吧。”

说着,灵瑾将寻瑜拉进屋内,迫不及待地要将弓给他看。

寻瑜一僵,目光不自觉地落在灵瑾拉着他的手上。

而这时,灵瑾将那把木弓放到他面前,说:“我觉得这把弓可能不是普通的木弓,虽然不是机关弓,但里面也藏有机关。但是还没找到。”

寻瑜闻言一顿,他硬是逼自己清除脑中那些让他自己窘迫的念头,将注意力倾注到弓上。

他一边端详着弓,一边迟疑道:“我对机关术仅仅是略通皮毛,不及你已研习多年。若是你都看不出来,我未必能有帮助。”

他稍一沉吟,问:“这把弓的机关,很精巧吗?若制作者是竹依上君,只怕不太容易破解。”

“不。”

说到这里,灵瑾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她说:“这弓看起来的确是娘做的,但机关不是。我一拿到弓就感觉有机关,若是生母的手笔,绝不会如此粗糙。像娘留下的那个机关盒,就精巧至极,当初四个机关术的先生一起研究,都差点看不出来呢!那还是早年做的了,而这把弓虽然也旧了,但年头最多二十来年。”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