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五十七章(神弓)

第五十七章(神弓)(1 / 2)

水族使者这一声高喊,无疑应证了所有水族内心产生的想法,场面顿时更为混乱――

“黑色的巨龙,与风雨相携,没错!是龙神!那个绝对就是传说中的龙神!”

“龙神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龙神看起来很愤怒!”

“难、难道是因为我们与翼国结契?”

“龙神不满我们与翼国结契吗?”

“不能结契!不能结契!是龙神发话了!三殿下,快去让公主停下,决不能让结契大典再继续下去了!”

龙三虽说已有六千多岁的寿命,虽然外表年轻,但在在场之人中,绝对称得上是见多识广、修为强大了。

他平时看上去莽撞,但真的出了事,居然很快能镇定下来。

他先是有刹那的震惊,因为他回想起妹妹之前的屡次警告,诧异于他六千年的修为都没发现异常,妹妹才只有十八岁,却在之前就不停地说有听到雷声。

龙三顿时十分懊恼,他不该因为妹妹修为低微、年纪尚小,就将她的警告当作是小孩子单纯的紧张,没有放在心上。

但现在再来懊悔,也已经于事无补。

他当即思索起来。

虽然那条黑龙很像是传说中的龙神,但龙三就算六千岁了也没有真的见过。

而且眨眼之间,那条黑龙就已从远方一个小黑点的位置,飞得快到祭天台了!

龙神在水族神谱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龙三也很难迅速做出合理的论断。他只觉得脑子乱得要爆炸,六千年来所有的困境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一刻来得恐怖。

终于,龙三勉强做了决断,他道:“士兵先摆好阵!文官立即去向翼族通报情况,尽量寻求翼族的庇护,如果真的是龙神降罚,没有人能顶得住。我、我去与妹妹沟通。”

其实早在龙三出言之前,使者还能站起来的,就已躲的躲,逃的逃,溃不成军。

这场面看得龙三这个龙子心情复杂。

但他时间实在有限,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那条黑龙已往前近了百里有余,只怕不久就要冲到祭天台上了!

龙三不敢耽搁,立刻去与小龙女交谈。

结契仪式十分重要,轻易不可打断。龙三不敢用普通的方式与小龙女对话,只能将自己的灵气分出细小的小缕,缓缓探入小龙女的灵息之间,在意识中与她对话。

两人的灵气连接上了,小龙女虚无缥缈的声音从意识中传来:“三哥,外面是不是出事了?我隐隐听得到杂音。”

外界已一片混乱,但小龙女的意识仍是安宁平静。

不过,小龙女的声音有一丝不安,大约多少是受到了外面骚乱的侵扰。

龙三定了定神,说:“小妹,龙神降临了。”

“龙神?!”

“对,一条黑色的巨龙,神力远胜于我,它正沿着天空飞过来,已经快到祭天台了。”

“……”

龙三缓缓吐了口气,他在这时做了决断,道:“妹妹,停下来吧,中断结契。我们承担不了违背龙神意愿的后果。”

小龙女沉寂片刻。

但接着,她再出声时,却意志坚定:“不行!我要完成结契。”

“月儿?!”

龙三大吃一惊。

小龙女铿锵道:“三哥,水族翼族兽族三族都有各自的宗教和信仰,水族信仰水域神女,翼族信仰天空神女,兽族信仰陆地神女。

“三族之中,唯有我们水族最为虔诚,祭祀最频繁,供奉最多。可你看现在,结果呢?”

龙三哑然失言。

小龙女在意识中坚决地道:“神女的确给了我们很多指引,但她不可能事事都帮我们。现在那条巨龙都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神的使者,况且若真是龙神,它为何在我们决定与翼族结契之前不出来,在我们与翼族打仗的时候不出来,在水国日渐衰落的时候不出来,在水国遭受风暴袭击的时候不出去,反而是现在,我们好不容易要与翼族结契、要拥有和平的紧要关头,它倒是出来了?!”

小龙女一字一字地说:“若是水族的神,它就该好好帮水族!我尊敬神女,但不相信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龙神!

“神以前没有万事依从我们,所以,我已经明白了神女真正的意思――我们不应该随时等待揣摩神的指示,而必须要自己选择真正的路,自己庇护自己!

“三哥,今日,我必须要完成结契!”

龙三惊呆了。

神明在水国的地位相当之重,连他们父亲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势必要请示上天的答复。小龙女这番话如果是在水国说出来,那可是大不敬!

如果天上那个真的是龙神,如果结契真的会带来恶果,如果将来与翼族的盟约破裂……

一时间,龙三脑海中闪现过很多念头。

在龙神出现的情况下,如果小龙女依旧不听劝告完成了与翼国的结契,以后无论水国和翼国之间出现了什么问题,所以的过错无疑都会被算到小龙女头上。这是非常恐怖的压力。

小龙女在意识中对龙三喊道:“三哥,你能不能尽量保护祭天台?现在女君和大祭司恐怕都无法分神,这里战力最强的只有你了!”

在这一刻,最终,龙三作为一个兄长,对妹妹的偏爱终于战胜了那些惶恐。

他破罐破摔,猛一咬牙:“好吧,妹妹,我今日就舍命陪你!但我少了一条龙魂,恐怕发挥不出全力。”

话音刚落,龙三打开自己的灵气,化成原形。

祭天台边,只见一条通体雪白的大型白龙呼啸一声,腾空跃起,向黑龙飞去――

那条黑龙飞得极快,转瞬之间就已经逼近祭天台。

相比较于视野开阔的祭天台周围,镇守在北山上的各级将士,因为地势较低、树荫遮挡较多,发现黑龙出现的时间,比祭天台上的人要晚得多。

适时,鹤青先生和他带的三名弟子正镇守在北山重要的腰际。

昌文眯着眸往山上一望,道:“出什么事了?怎么上面忽然这么吵?”

昌文话音刚落,只见天空忽然一暗,一大片黑压压的鳞从空中扫过。

所有人顺势抬起头,接着,瞬间就被吓得魂不附体――

有史以来,还从未有人见过那么可怕的东西。

看上去,那是一条龙。

但是它的体型,已经远远超过可以称为龙的范围。

这个庞然大物,浑身漆黑发亮的硬鳞,它的身体有两座宫殿叠起来那么粗,有不知多少条河流加起来那么长。

它的眼睛是冰冷的蛇目,金色的眼底里漆黑竖起一条线,毫无感情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当它从空中游过时,整片天空都被挡住,四面八方一下子黑下来,遮天蔽日,宛如乾坤颠倒。

这样的视觉效果,无疑让所有翼族将士都受到了巨大冲击。

无论是修为多么强大、经验多么丰富的战士,在这条巨大的黑龙面前,都会感到一种跨越境界的恐怖,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无力,无法克制对自己的怀疑。

――这是凡族对神的较量。

――这是绝无可能战胜的龙。

一瞬间,这个念头浮现在在场所有人心中。

鹤青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腕居然在颤抖。

他猛地凝神,一把摁住自己的手腕,他几乎冷酷地发出命令道:“为翼族战斗的时候到了!你们这么多年来艰苦的修炼,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为所有翼族冲锋在前,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弟子们,我们走!”

“啊!!!啊!!!!!”

而这个时候,那条巨龙却调转了头的方向,幽幽的、巨大的蛇目正好望向了鹤青他们所在方向。

它吐了吐猩红的信子,俯身朝这里压过来,电光石火之间,几乎已迫近眼前――

昌文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惨叫,他惊恐地瞪着那条大蛇,手中的弓还未拉开,就已经惊恐地掉在地上。

他抱头惨叫,吓得屁滚尿流,完全忘了还有什么队伍阵型,连滚带爬地转身就逃。

朱云的位置在他后面,昌文逃走的时候,差点把她撞下去。

朱云震惊地看着逃走的昌文,又震惊地看着巨大黑龙。

她同样很害怕,腿几乎都动不起来了,手打颤地厉害。

但她狠狠对昌文的背影吐了口口水,怒骂道:“呸!懦夫!孬种!”

说完,她又看向空中的巨龙,吼道:“喂!大黑虫!不就是一条命吗!想要的话,你倒是过来拿啊!”

吼完,她似乎没那么怕了。

她拿起自己崭新的灵弓,跟在鹤青先生身后,迅猛地振翅而起!

同一时间,北山各处,无数翼族战士腾飞而起,向一簇簇扑火的飞蛾,共同向可怕的巨龙冲去――

“刚才我听到翼族那边的人,在高喊‘龙神’之类的词。”

临时避难处,匆匆忙忙逃离祭天台、没有习过武只能姑且找个相对安全地方躲藏的文官和侍官们,此刻正在此处避难。

不过,虽说是避难所,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安全,只是临时挖了个地洞,把没战斗力的人姑且安置起来,免得他们被巨龙抓住,反而会让将士们束手束脚。

避免所中,一个仓皇逃离祭天台的仙官,正在问其他人道:“那些水族说的龙神,是什么意思?”

过来避难的人虽然文弱,却有不少人读过许多书、见多识广。

然而提到龙神,大部分人却面面相觑,显然对水族文化并不了解。

另一个仙官答道:“不太清楚。不过等这一波事情过去以后,我们或许能得到一个解释。”

“也是。”

那人从避难洞里偷偷往外张望。

他叹息道:“不过,这么巨大的龙,真是前所未见。这一次……能逢凶化吉吗?”

洞里长久的沉默,显然在场的人里,没有谁能斩钉截铁地给出答案。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轻咳一声,问:“有人看见少君了吗?少君似乎没在这里。”

一位仙官回答:“少君去对抗巨龙了。少君是女君与大祭司之子,亦是下一任凤凰君的有力人选,他年纪虽不大,实力却与当年的女君一样,绝不亚于许多上千岁但资质普通的凤凰。少君有如此力量,今日若是还在这里退出,下一次的择君大典,他只怕也不会有那个胆量和责任感去与其他凤凰争夺君位了。但现在看来,他绝非懦弱之辈。”

仙官一边说,一边赞许地摸着胡子。

其他人听了,也纷纷赞赏寻瑜,虽年轻,却有气性胆识,是个少年英雄。

这时,又有人问道:“那公主呢?公主怎么也没在这里?”

仙官叹了口气,又道:“公主也去了。”

此言一出,众人却是惊讶。

“啊?!”

“公主的年纪,比少君还要小啊!”

“她也并非凤凰身。”

“公主不是小型翼族吗?她用的那种弓,实力要远弱于灵弓啊!”

“公主虽然习武,可她父母早已仙逝,已是孤女,她又年纪尚小,就算躲起来,也没有人会怪她。”

仙官却道:“依我看,公主有她亲生父母的血性,大义面前,是不惧生死的。刚才情况危急,黑龙已经飞到女君上方,目标似乎就是女君。大祭司和女君都在维护结契阵,无法分身,但公主和少君两个人离得最近,他们毫不迟疑地就一起冲出去了!一左一右,默契地都去射巨龙的眼睛。”

说到这里,仙官却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公主若是相貌不似竹依上君,更像鹤将军些就好了。我看公主的身法,并不慢于少君,只是小型翼族的羽翼,在强风之下难免要吃力些,而且,她的弓虽然胜于木弓木箭,但的确远逊于灵弓。

“如果她能用灵弓,又有如今的天资,再有寻瑜少君这样的兄长合作,翼族将来会是何等光景啊……”

这个时候,灵瑾正在空中疾飞。

她身上原本的华服盛装太过笨重,远不如弓射服轻便灵活。

在路上,她拆掉了头上沉重的珠钗宝簪,后来拽掉了冗长无用的华装长裙,一边跑一边扔。

幸亏在翼族的习俗中,弓箭可以是正装的一部分,她习惯随身携带机关弓,危机发生时,可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立即开弓射箭。

这实在是一个恐怖的对手。

它比灵瑾见过的任何一样东西都要来得庞大。

龙三皇子这么一条六千岁的白龙,在这条黑龙面前,居然像一条蛇一般渺小。

可实际上,在龙三皇子和这条黑龙之间,如果光论外观,是这条黑龙更像是谁。

龙三皇子头上有树杈一般繁茂的龙角。

可黑龙头上,只有一个尖尖的小角,像是刚发的荷芽。

灵瑾记得小龙女对她说过,龙的角枝杈越多,就说明年龄越大。

这条黑龙这么巨大的体型,可头上的角却这么小……难道说,这根本还是个幼龙吗?

想到这种庞然大物居然会是幼龙,灵瑾就浑身胆寒,难以想象这种东西如果真正长大会变成什么样。

而且,它虽然是龙,可从头到尾没有表现出灵智,一双眼睛就像冷血动物一样冰冷。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