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六十章(竹依当年)

第六十章(竹依当年)(1 / 2)

寻瑜独自在屋外呆呆站了许久。

就连其他人过来帮他处理伤势时,他都仍心不在焉。

医官们来来往往,时不时有药物送进去,然后又有血水端出来。

寻瑜看得揪心。

每当有大夫经过,他就问道:“我妹妹有好转吗?”

大夫摇摇头。

过一会儿,有人出来,寻瑜又问:“瑾儿有好转吗?”

回应他的,依旧是摇头。

寻瑜伫立在门外,深深拧着眉,久久不愿离开。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一位女大夫打开门,从里面探出脑袋,然后对寻瑜点了点头,道:“进来吧。”

寻瑜连忙跟进屋中。

灵瑾房中,已满是血腥与草药混杂的气味,这样的气息让人感到后怕。

寻瑜走到灵瑾身边。

只见她在床上安静地睡着,皮肤洁白如玉,却缺了血色,呼吸也明显微弱,苍白得可怕。

寻瑜感到自己的心被用力拧了一把,像是被放在药臼里,用杵子狠狠砸碎,再泡到盐水里,痛意沿着血脉传遍五脏六腑。

这种心疼远胜于他身体上伤口的疼痛,让他恨不得能将自己换作灵瑾,以身代之。

寻瑜缓缓俯身,将自己的手背放在灵瑾的脸颊上,轻轻摸了摸她的脸。

他丝毫不敢用力,动作比羽毛更轻柔,生怕稍微重一点,就会碰到她的伤口,又让她觉得难受。

寻瑜喉咙干涩,他吞了口口水,才勉强问道:“瑾儿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她还好吗?”

“公主她性命无忧,伤势我们也都处理好了。”

医官回答道。

“不过,公主灵力透支得厉害,又受了重伤。内伤更胜于外伤,只怕要歇好几日,才会醒过来。”

只要性命无忧,能醒过来,就说明情况还没有太不乐观。

得到这个答案,寻瑜总算松了口气,应道:“好。”

但这时,他又稍稍一顿。

寻瑜凝视着灵瑾,目色有些低沉。

他并未说话,只是提起被子一角,将她盖得严实了些。

*

“母亲。”

当夜,寻瑜主动去寻女君。

他问:“今日在祭天台上,妹妹拉开碎天弓后,你低唤了一声竹依上君的名字,是为什么?”

女君见寻瑜过来找他已是吃惊,听到他居然问起这个,愈发意外。

她错愕道:“你听见了?我还以为当时所有人都在看瑾儿,应当没人听见。”

“嗯。”

寻瑜应了一声。

“我那时离母亲离得近。”

他说:“今日瑾儿拉开碎天弓,实在让人震惊。现在凤凰宫已是议论不休,这个消息想来不久就会传遍天下。我听见母亲那时低唤竹依上君的名字,就一直在想,关于瑾儿为什么能拉开碎天弓,母亲是不是其实知道什么内情?”

女君无奈一笑:“不,我不知道什么内情,瑾儿拉开碎天弓时,我与所有人一样意外。”

但说着,她脸上露出有些失神的表情,解释道:“我那时之所以会想起竹依,是别的原因。”

“……?”

寻瑜迟疑,追问:“什么原因?”

女君略一凝神,问:“瑜儿,你可知你竹依姨母,当年是怎么死的?”

“我读过一些书。”

寻瑜略一思忖,有些迟疑地看了母亲一眼,他怕太直白地提起当年那些,会让母亲难受。

女君镇定道:“你但说无妨。”

寻瑜说:“……书上都写,竹依上君当年,是在混战中为救母亲而死。”

“不错。但她是如何救的?”

“传闻中,那场战役在大江上,三族混乱,大雾弥漫。在大雾中,翼族飞行受限,视野受困,处于劣势。甚至在漫天雾阵中,连敌我都难以分清。

“而水族与兽族联合,前后伏击,布下天罗地网,女君已与残存的将士最后被逼困在江中一条战船上。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唯一没有被困的竹依上君挺身而出。她换上女君的战袍,披上赤色披风,扮作女君的样子,发出足以以假乱真的凤凰鸣声,再辅以障眼法,让外族士兵误以为是女君逃走,围困失败,当即乱了阵脚。

“于是趁着混乱的功夫,母亲与剩下的翼族战士得以杀出重围。可是竹依上君本人,却不幸葬身于箭海之中。”

寻瑜缓缓叙述着,一边说,他一边注意着女君的神情。

女君微微垂眸,满目伤感。

但她道:“不错。”

夸赞完寻瑜,女君似乎定了定神,才从当时那惨痛的回忆中回过劲来。

她尽量维持平静地说:“事情确实大致是这样没错,但其中有一些细节,你不知道……不过,也不能怪你,这些细节,连我自己如今想起来,都觉得虚无缥缈,分不清真假。”

说到这里,女君略作停顿,似乎很需要平复心情,然后才继续往下说。

她道:“那天,江上的雾实在太大,几百年来,我从未见过像那样可怕的大雾天,即使与人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对方的脸。所以,有时候,我也不确定我所看到的,是不是真切。

“那时,我们被困在江船上,翼族兵士损伤惨重,我已经做好了殒命于此、同归于尽的准备。

“但那一瞬间,忽然间,我听到一声凤凰的啼鸣,如此真切,如此昂扬,就像晨曦破晓,希望乍现。“于是我迅速走到窗边,从船内往外张望,使劲想要看破层层浓雾。

“然后,远远地,我看到一道赤色凤凰长尾从雾中摆过,云耀如霞,红光霓霓。那身影不像是伪装,更像是……那是一只真正的凤凰。”

“……!”

寻瑜第一次听闻这种细节,不免心头一惊。

而女君却闭上了眼,仿佛回到那个惊心动魄的晨江之上,重新感受那一日不断起伏的希望与悲痛。

她说:“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是竹依。我以为那更可能是她找来的救兵,可若是如此,许多事情又解释不同。

“战场远离城镇,凤凰本又罕有,竹依要怎么才能这么快找来一只凤凰呢?如果她是从附近搬来的救兵,那又为何只有一只凤凰?

“当时我没有想清楚,但船外的外族军队已经乱了阵脚,我们便趁机冲了出去,反败为胜,逃出生天。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竟然就是竹依。她用自己为诱饵,使了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

“所以,那并不是真的凤凰,而是竹依所扮。”

说到这里,女君的声音梗了梗,已十分伤情。

但她继续说:“可是,那时看到凤凰的感受实在太过真切,那分明就是一只与我相同的赤凰,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起初,我以为是我看错了。毕竟那凤凰的侧影离我们很远,雾又很大。

“但后来,我们抓了不少水族和兽族的俘虏,在对他们进行审问后,他们竟人人都坚称那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凤凰,甚至还有一人说,他被凤凰尾羽的火焰灼伤了肩膀。而我亲自过去看过,发现他肩膀上的伤,居然真的像是凤凰火所致。”

女君凝神,微微垂眸道:“直到今日,我都不清楚竹依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后来我们找到她时,她穿着我放在她那里的衣物。所以仙官猜测,竹依是扮作了我的样子,再加上障眼法,才让不熟悉凤凰的异族误以为她就是我,误以为那就是真正的凤凰,得以让计策成功。”

寻瑜闻言,十分惊诧。

他思索道:“我知道竹依上君非常擅长仙术,或许能使用极其精湛的障眼之法……可是,凤凰毕竟是翼族的神族,想要用障眼法模仿凤凰需要非常强大的力量,以普通翼族之躯,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的。”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