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六十章(竹依当年)

第六十章(竹依当年)(2 / 2)

寻瑜其实还想起了木灵之术。

木灵能够化作雕刻出的东西,竹依上君擅长机关术,对木刻也颇有造诣,如果是用木灵术雕刻了一只凤凰出来,或许能够以假乱真。

但他转念又想到,木灵术和障眼法一样,想要幻化强大的形象,就必须要强大的灵力,要用木灵术做凤凰,就跟用障眼法一样困难。而且竹依上君本人的确死在乱箭之中,如果说那是木灵,似乎讲不通。

“不错。”

女君明白寻瑜的纠结,她肯定了寻瑜的推测,但并没有给予答案。

她只道:“但我也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竹依的确经常有超越常人理解的奇思妙想,可那是唯一一次,我无论如何都看不透其中的奥妙。

“而且那时,我亲自为她收敛了尸身,护她返回凤凰城,将她安葬。

“我不敢面对鹤将军,难以面对百官,甚至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过得浑浑噩噩,所以或许本来还应该有什么细节,只是我漏了。但这事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即使有过玄机,时至如今,只怕也难以再去深究。”

说完这些话,女君的凤眸眸底光芒动情微闪,又想起今日发生之事。

她不由道:“不过,今日看到瑾儿射箭的样子,我又不自觉地想起那一天来。

“……瑾儿张开双翼,沐浴在箭光中。她那样的姿态,我看着她身后的翅膀,有一瞬间也觉得……她看起来,简直像是凤凰一样。”

寻瑜闻言一怔。

他也不自觉地想起那时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正在对抗黑龙,蓦然回头,就见天空白光皎皎,灵瑾孤身一人飞至最高处,手握银月长弓,将弓开如满月。

当时他也觉得灵瑾与平时看起来不同,但并未像母亲那样想到,是像凤凰。

寻瑜迟疑道:“可是瑾儿她,自幼原形就是白雀。”

“是啊,她是我亲自孵化养大的,我自然知道。所以,我也只说是像。”

女君道。

她稍作停顿。

“不过,瑾儿能拉开碎天弓,此事也是特异。先让她好好休息,等她醒来,再慢慢问她吧。”

“嗯。”

*

另一边,一封急信在深夜被送到了兽族皇宫。

三皇子彻夜未眠,直到这封信到来,他才急急打开。

然而,当他读完信中的内容,脸色却是一变――

按照信中所写,翼族与水族的结契居然顺利完成了。他们的计划不仅没有如愿,甚至连好不容易得到的龙神在送出去之后,都没有如期返回,现在下落不明。

这样的结果,绝不符合预期。

三皇子愣了半晌,才终于面色难看地开口道:“怎么才这么点消息?细节呢?”

下属说:“文鳐鱼一族的人说,还、还没弄清楚。埋在凤凰城里的暗探被抓到以后,要获得消息,比以前困难了许多。”

三皇子目色深凝。

他将信往地上一甩,道:“那就继续查,快!务必要将一切细节弄得清清楚楚!”

于是,过了数日,又一封信被递到三皇子手上。

此时,三皇子似乎已经有些焦躁,失了往日的从容。

他拿到信,便立即将这封信打开。

读完信中的内容,他脸上有明显的惊讶。

“――碎天弓?”

这个名字的分量,让三皇子的心狠狠往下一沉。

下属不安道:“殿下,计划没有成功,龙神也没有返回,接下来该怎么办?”

三皇子轻轻幽沉的碧眸停留在书信上的某处,他道:“碎天弓是翼族神器,若是碎天弓问世,情况非同小可。”

这时,他的目光向下移了几分,落在急信中,那个拉弓人的名字上。

“灵瑾……”

三皇子缓缓念道。

“居然是她……”

三皇子沉默半晌,若有所思。

*

灵瑾做了一个昏沉的梦。

在梦中,一个高大健硕的男子领来一个高洁清雅的女子。

那女子莲步微移,仪态大方,她的脸仿佛隔着浅浅的白雾,看不清相貌,可即使如此,仍能让人感到她身上那神圣缥缈之气。

她脚尖轻盈,每一步都像是走在水面上,步步涟漪。

她走到灵瑾面前,弯唇浅笑,然后,她摸了摸灵瑾的头。

“好孩子,像你的父母。”

女子说,她的声音空灵如幽谷清钟。

然后,她抬起手,在那高大男子的肩膀上一拍,将他化作一把雪白的弓。

女子双手将弓托起,示意灵瑾抬起手来。

接着,她将弓放到她手里。

女子说:“这把弓,我就暂且借给你,由你来使用吧。

“不过,要记住,它在下界是很强大的武器,你要谨慎考虑如何用之。越是拥有强大的力量,就越不能肆意妄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仔细考虑过的情况,切不要随意使用。”

女子淡淡地微笑道:“继续往前走吧。我们都有很好的预感,或许你就是我们一直在期待的人。只要继续前行,我们总有一天会再度相见。”

说完,一阵淡雾升起,女子的身影消失在朦胧中。

灵瑾皱紧眉头,感到头脑一阵被冲击般的剧痛。

她猛地睁开眼,视线立刻被白日夺目的日光灌满。

她感到身体很沉、很痛,可是记忆却还停留在梦中,一时难以适应环境。

这时,却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

“醒了醒了,公主醒了!”

须臾,所有人都看向这里。

灵瑾这才注意到,她屋中有不少人。

女君、大祭司、兄长、女官香斐、医官,甚至还有好几位她根本不认识的年迈的仙官。

兄长正坐在她床边,与她灼灼对视,眼中似乎有不少复杂的情绪。

灵瑾呆呆地与哥哥对望了一会儿,却满目茫然。

这时,女君走过来,握住她的手,道:“瑾儿,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可还好?”

灵瑾点点头。

然后,灵瑾的感知逐渐清晰起来。

她忍不住道:“娘,我好饿。”

女君失笑:“这是当然的,你都睡了七日了。等着,已经有人去给你拿吃的了。”

灵瑾不解地问:“这里怎么这么多人?”

女君一顿。

接着,她的语调缓了下来,郑重地道:“瑾儿,从今以后,你对翼族的意义,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