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唯美言情 > 凤兄 > 第七十九章(退化)

第七十九章(退化)(1 / 2)

这一天,灵瑾是凌晨被凤凰宫的骚动惊醒的。

她睡得迷迷糊糊,感到眼前有光一亮一亮,于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坐起来,看时间还有两个时辰才到她平时起床的时候,但外面却有些嘈杂。

灵瑾起身,走到外室。

只见窗外橙色的光不断交错,是守夜的侍官们提着灯笼在往同一个方向跑,一盏一盏灯笼飞跑过去,像游走的萤火虫。

灵瑾推开门走出去,抓住一个正好跑到她面前的侍官,问:“出什么事了?”

“有人想趁夜偷闯鸣凤台!说不定是想偷碎天弓!”

那侍官着急地说。

“城门口的守卫觉察不对,已经将他逮住了。但听说硬闯的贼人原身是个凤凰,寻常的器具关不住,正让大家过去帮忙呢。”

灵瑾彻底清醒,吃了一惊。

鸣凤台上现在放着碎天弓,有人偷闯鸣凤台,这绝对不是小事,难怪连内宫都这么吵闹。

而且,想闯的人……居然还是凤凰?

灵瑾缩回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换了身衣裳,事不宜迟,立即往鸣凤台方向飞去。

鸣凤台四周已灯火熠熠,无数侍卫和侍官都提着灯围聚在那里,周围的灯也全部被点起,一时间鸣凤台上下分不清昼夜。

远远地,灵瑾看到在侍卫之中,有一个高大威猛的青年已被众人擒住。他一对青到发黑的翅膀还暴露在外,在夜幕的覆盖下,这一对羽翼的光泽完全与黑夜相融,竟已看不出凤凰应有的明亮。

凤凰共有五色,赤色凤凰最具代表性,也是最为强大且名声最大的一种,可以直接称为凤。

除此之外,还有大祭司那样金色的凤凰,又称gR。

另外,还有紫色、青色和白色。

眼前这一只,正是青色的凤凰,称曰鸾。

而灵瑾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是谁。

毕竟同窗共读已有七载,这么熟,很难认不出来。

――昌文。

自从开始修特级修业以后,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对方了。

此时,这只一直和她合不来凤凰,正在用一种可称怨毒的视线死死注视着她。灵瑾很久以前就知道昌文对她怀有恶意,但这种憎恶和忌惮,他还是第一次如此露骨地表现出来。

就像是,已经无所顾忌了一般。

灵瑾不怕对方,但有些忧心。

她在城门口落下,发现兄长比她来得快,已经在了,正在听卫兵汇报情况。

灵瑾连忙过去,打算同听,问:“出什么事了?”

“公主。”

卫兵对她行了个礼,就着刚才对寻瑜说到一半的话,继续往下说。

“半个时辰前,这只大学堂的青鸾弟子拿着一块出入牌,宣称是公主在机关术修业的朋友,白天有重要东西落在鸣凤台上,让我们放他进去。

“这段时间,公主的确是给了一些大学堂里擅长机关术的先生和弟子出入牌,方便他们上下鸣凤台。

“但是我们之前也值过班,碰见过公主的师长朋友们几次,虽说对人没有完全记熟,可那个人也太过面生了。鸣凤台如此重要,我们自然不敢轻易放他上去,就多排查了几句,结果真有问题!

“他后来见上不去,就想硬闯,被我们制服了。虽然是青凤,但幸亏非常年轻,修为普通,等下还要仔细审。”

“出入牌?”

灵瑾听到一半,就感到有些不对,忙问:“这个人用的出入牌,上面写的什么名字?”

“就是这一块牌子。”

卫兵听到灵瑾的声音变了,也紧张起来,忙将刚才没收的出入牌给她。

灵瑾将出入牌翻过来,看到有名字的那一面――

【小芝】。

她瞳孔微缩,全身体温骤然降低――

“小芝,快去找小芝!”

*

灵瑾亲自带着一队卫兵上山,找到小芝的时候,她不敢细看满地刺目的血迹。

灵瑾两个人都认识,所以她是知道的。

昌文虽然招人讨厌,但他有凤凰原形,修为在大学堂弟子中也算相当名列前茅。

相比之下,小芝除了初级射艺之外,就没有再修炼过其他武艺方面的修业,她的原形不具备优势,机关弓力量又弱,在昌文面前,并没有多少派的上用场的防御手段。

但即使修为差距如此悬殊,现场仍然留下了相当激烈的搏斗痕迹,小芝显然拼了命反抗过。

沿着沿途的血,灵瑾找到了小芝藏身的草丛。

她的翅膀和双腿都以非常奇怪的形状扭曲着,脱落的羽毛散落满地,被血液浸透。巴掌大的一只小鸟,显得十分可怜,已经奄奄一息。

灵瑾小心翼翼地将小芝捧出来,仔细地护在怀里。

“翼骨断裂,附肢骨折断,鸟喙似乎受过重击,破损了一部分,爪指甲全部脱落。从受伤的情况来看,对方原本似乎是想毁掉她人身的手,但她为了保住双手,在原形比较不利的情况下依然提前恢复了原身,结果受到了其他的折磨。”

在返回凤凰宫的路上,大夫对灵瑾汇报小芝的伤情。

她叹了口气,道:“翼国至少数千年里没有普通翼族被凤凰袭击的记录了。凤凰毕竟是翼国的神族,如果没有巨大的修为优势,普通的翼族单枪匹马遇上凤凰,非常难有取胜的希望,连顺利的逃跑可能性都十分渺茫。

“她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我听其他卫兵说,她对那座山应该比对方熟悉得多,逃跑和躲藏的位置很巧妙,因此避开了大部分最严重的袭击,并让对方最后放弃在黑夜里找她。若非如此,可能现在的情况会更糟糕。”

灵瑾沉默地听着。

过了很长时间,她才问:“那小芝她……以后还可以恢复吗?”

“要仔细检查过才能知道,也看个人的恢复能力。”

大夫叹了口气,说:“肯定需要休养很长时间,不过目前看来,她运气还算不错。我刚才简单看了一下,她最严重的伤势,离完全不可逆的程度都正好‘差了一点点’,就像冥冥之中受到什么保护似的。”

等听大夫说完情况,灵瑾又走回小芝身边,守着她。

小芝这会儿恢复了一点意识,见灵瑾过来,便虚弱地问:“公主,碎天弓出事了吗?”

灵瑾说:“没有,碎天弓好端端的。”

小芝道:“对不起,公主,牌子还是被昌文抢走了。我没有保护好公主给我的东西。”

“那只是牌子。”

灵瑾不敢触碰浑身是伤小芝,只能轻轻地说话。

“你现在好好休息。”

不久,小芝累极,沉沉睡着了。

灵瑾在她身边,轻轻道:“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灵瑾的气质在其他人眼中,一向有些高山白雪似的清冷,此时她安静地站在小芝身边,更显得难以亲近。

良久,灵瑾才找了卫兵,说:“等到凤凰宫以后,立即请其他医官过来帮她疗伤。小芝的父母兄长都可以留下陪她。”

卫兵说:“是。”

最新小说: 成为仙尊后,她又穿回来了 白莲花翻车了 不许暗恋我 只要我想,全世界都看不见我 玄学女主 被反派宠上后,她躺赢了 女配点满武力值(快穿) 驻我心间 末日美食城[基建] 我抢走男配后,女主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