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二章 如果再活一次

第二章 如果再活一次(1 / 2)

没有心情理会一拳下去鼻血长流的奸夫,宁良从出租屋出来,浑浑噩噩晃荡在燕京的街道上。天色渐晚,马路两侧的灯红酒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烧烤店里热火朝天的酒局,不甘心这么早关门执着守在店内的服装店老板,躲在电脑屏幕后斗地主的烟酒店小贩,还有那些没有店招,卷闸门拉一半,坐在店门口望着每一个路人浅笑的女人……

宁良就这么茫然地走着,这世界似乎都和他失去了任何的关系。

怆然,悲自己一事无成。苦笑,笑自己是个傻子。沉默,不知道前路,何去何从。内心里确是已经翻江倒海,生出了无数个如果——

如果,生命可以再来一次,我一定不要再做销售这个狗屁职业。如果,再让我做销售,我绝对不像现在这样心慈手软。如果,再让我遇到那个女人,我绝不会再跟她在一起,甚至侮辱她,唾弃她,一开始就让她滚蛋!

诺大的城市,千万人的居住人口,宁良第一次感到了孤独。站在燕京十点钟的街道上,心酸?愤怒?痛苦?或许更多的是,茫然?

“不行,不行,我要改变。”宁良如是想到。“再不能这样浑浑噩噩下去。”

要和那女人分手,赶她出去甚至自己搬走。去和店长表决心,表示任何客户都不放过。去找那个要退定金的客户,许之以利,晓之利义,感动他甚至央求他,不要退定金……

内心一团乱麻,就这么边想边走的宁良越走越远,不知不觉已经走了有两个多小时,忽然身子一歪,一脚踏空,耳边风声呼啸,失重感让他的四肢想要挣扎却怎么都使不上力——

“啊……”电光火石之间,宁良的大脑飞速运转,我坠崖了?我要死了?我的父母怎么办?我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呢?我银行卡里的存款会不会被银行吞了?密码还没来及告诉父母呢?女朋友倒是知道,她会不会自己取出来花了?便宜了那对狗男女!幸好给父母买了两份养老保险,可会不会断缴?信用卡是从银行卡直接扣还是会找父母催账?这么摔死了是不是就破相了?父母看到自己该痛苦的死去活来了吧?这荒郊野外的摔死了会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尸体……

呼吸之间,又似乎是过了极漫长的时间。

没有想象中摔落的疼痛感,软绵绵地落地,站起身环顾四周,发觉竟是一片漆黑。这黑不像是一般黑夜的黑,看不见四周的灯光,甚至看不见四周的建筑乃至道路,伸手不见五指都算是夸张的,因为那黑暗,似乎能够把一切光纤或者暂且可以称之为光线的东西都吸收进去,比如宁良那浅蓝色的衬衫——自己低头甚至都看不到它的存在。

“我是谁?我在哪?”黑暗中的宁良有些慌乱,想要回头却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漆黑的夜淹没了一切,似乎也淹没的宁良的呼喊声,周围安静的可怕,连自己的回声都听不到。“什么情况?”宁良有些懵了,在黑暗里摸索着走了几分钟,依旧是漆黑的一团,似乎是迷雾,但又不像雾那样给人粘稠的感觉,蹲下去观察地面,也什么都看不清楚,不知道是路?土地?还是其他什么……

“什么鬼?”宁良心中已经有点莫名其妙的惊恐,“说鬼……难道是鬼打墙?”

想到这里瞬间就不淡定了,额头和后背浸湿了冷汗。本身抹黑走路就不顺畅,这下更是左脚拌右脚,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真的是倒霉透顶!”宁良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忍不住对着黑暗处大声呼喊起来——

“啊——啊——啊——”

“老天爷啊!你是故意整我的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啊——啊——啊——”

“我只是不想要那样像他们那样活着,我只是想要守住自己的底线,这样有错吗?”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排挤我?”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傻子?”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要背叛我?”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只看钱?为什么大家眼里就只有钱?为什么老实人就不能有钱,就活该穷一辈子,倒霉一辈子?”

“啊——啊——啊——”

已经有些沙哑的呼喊声再黑暗里显得有些凄凉,更有些诡异,那声音似乎被四周的黑暗吞没,没有任何回声,瞬间消散,显得那黑暗更加的无边无际。

良久。

宁良已经喊得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目光涣散,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

“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要做个什么样的人?”

宁良一个激灵弹了起来,瞳孔瞬间收缩。因为那不是自己心中所想,也不是自己嘴上所说,而是切切实实耳边传来的声音,本已落下的冷汗瞬间从额头冒出。

“谁?谁在说话?”宁良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我。我说,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要做个什么样的人?”

“你是谁?你在哪?”宁良的声音已经嘶哑,“你是人是鬼?有本事别躲着吓唬人?你出来啊——”

一点微弱的光在离宁良约三米开外亮起,宁良微张着嘴巴说不出话,眼中露出惊惧的表情,看着那一团光,从指尖大的一小点,缓缓地变大,变大,再变大,直到变成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大光团……

一个女人从光团中走了出来,也不再说话,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宁良。

“是神仙吗?”宁良心中暗想,“可这神仙长得也没有什么仙气啊?是女鬼?更不像了?胖胖的,一脸的笑容,还有两个小酒窝,让人感觉亲切又熟悉。怎么说呢?竟然有点——喜庆?”

“哈哈哈哈哈哈——”那女人忽然一阵爽朗而极具穿透力的笑声吓了宁良一跳,“喂,小子,问你呢,如果让你再选择一次?你要做个什么样的人?

“我靠。”从不爆粗口的宁良忍不住低声嘟囔着,“这不是贾乐莹吗,拍《你好,李欢迎》那个……”

对面的女人明显听觉异常发达,“说什么呢小子。我可比贾乐莹漂亮呢!虽然我也挺欣赏她的,但是我比她瘦,酒窝比她深,笑起来比她甜啊!”

心中已经把她等同于贾乐莹的宁良问道:“那你是谁?你想要干嘛?”心中却在想这这是不是一档什么整蛊节目什么的。

“我是神仙啊!”女人脸上的酒窝果然比较深一点,“你也可以称呼我上仙啦、美女神仙啦、神仙姐姐啦之类,我都不介意。当然,叫天使我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不怎么标准和规范,但是听起来比较洋气。嗯,不错。”

宁良忍不住一阵恶寒,要说这是神仙,嘴也太贫了点,还“神仙姐姐”,这该是哪一版的“神仙姐姐”?于是更加笃定了这位就是最近很火的五十亿票房女导演贾乐莹,这是在录一档整蛊节目,之前自己遇到的所谓“鬼打墙”,也是节目组在作怪。于是他开始悄悄打量四周,看有没有隐藏的摄像机之类让他发现端倪。

“喂,臭小子,别乱瞅了!”自称神仙的女人脸上一副像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只是莫名其妙飙出来的东北口音让人出戏,“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给你展示一下。”

说罢不也管宁良脸上戏谑的表情,捏了一个手势,一指不远处的黑暗,瞬间一团一人多高的火焰蹿了出来,“呼呼”作响。手势一手,火焰熄灭。

“哎呦。”宁良脸上戏谑的表情更甚了,“这还带表演魔术的啊,贾姐。不错不错,再来一个。”

被称呼为“贾姐”的女人明显的气不打一处来,也不搭话,又捏起一个手势,拿手一指宁良,瞬间一股巨大的重力袭来,压得宁良直接跪倒在地。那股重力凭空而来,加上没有任何征兆,已经跪下的宁良一个重心不稳,脸部和地面直接来了个亲密接触,摔了个狗吃屎。

“我靠,”趴在地上的宁良第二次爆了粗口,“你这是什么高科技道具,快放开我!”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