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轩阁 > 特种军旅 > 乱世豪商 > 第五章 元日惊雷

第五章 元日惊雷(1 / 2)

显德七年,正月初一。

世宗去世没多久,按旧制应取消年节,举行国丧。但是正逢多事之秋,朝廷特例下旨,允许民间过春节。汴梁城的百姓们早已经在腊月就开始杀猪宰羊,喜气洋洋地准备过年。商户们兜售着过年所用的春帖幡胜、金彩缕花、爆竹烟花。府衙出面,街道上两侧的柳树上早已挂上了红灯笼。汴河两岸的街道上,到处是走亲访友拜年的人。还有淘气的小孩,拿着从家里偷的线香,燃放着从别人家捡拾的未被燃爆的零散鞭炮……

而朝廷里,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着。

正月初一,大朝会,却没有往年那种欢聚一堂的氛围。

身着玄色衮衣,外罩绛纱袍,头戴十二旒冕冠,怯生生坐在大庆殿龙椅之上的,正是不满七岁的的大周皇帝,郭宗训。

而位于皇帝左手,端坐着一位年轻妇人,一袭绛色钿钗襢衣,头梳盘桓髻,脸色略显苍白,似有急切之意,但又努力地使自己镇定下来。这妇人,正是皇帝的养母,符太后。

“陛下,太后。”双手抱拳开口说话的人黑面微髯,身上紫袍像是小了一号,紧绷在身体上,显现出宽袍大袖下健硕的肌肉,这人正是手握军权的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尉、殿前都点检赵匡胤,“契丹和北汉二十万联军来势汹汹,臣请陛下和太后早做决断,尽起禁军,发兵北上抵御。”

一听这话,朝堂上的大臣们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往时有世宗皇帝主持大局,大小军事皆决于上,大臣们只需做好分内之事便可以高枕无忧,如今世宗皇帝新丧,主少国疑,听闻契丹和北汉来犯,朝堂上一帮文武大臣瞬间慌乱起来。

小皇帝一脸无助地看向身侧的符太后,对于契丹和北汉并没有什么概念,但看一堂文武百官个个慌乱,知道定然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小事。

符太后强作镇定的脸上终于忍不住抖了抖,神色略显慌张地看向了太尉符彦卿,也就是自己的父亲。

符彦卿早年也是一员虎将,跟随太祖皇帝郭威、世宗皇帝郭荣南征北战,为大周立下了汗马功劳。生有三个女儿,大女儿、二女儿都嫁给了世宗皇帝郭荣,而小女儿,是赵匡胤三弟赵匡义的正妻。符彦卿历任华州节度使、太傅等职,新皇登基后加封太尉。只是其本部兵马并不在汴梁,远在陇西防御西蜀。而朝廷的精锐禁军,皆握于赵匡胤之手,此时能够出兵北上的,也只有这只部队。

如今已经是花甲之年的符彦卿早已没了年轻时候的拼劲,大女儿早逝,二女儿是当今太后,小女儿又嫁给了当今最有权势的赵匡胤之弟为妻,三个儿子也均在军中担任要职。如今的符老太尉,若不是因为当皇帝的小外孙年幼,早已想着辞官回陈州老家颐养天年了。

前两天从自己的小女儿嘴里,符彦卿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消息,虽然那消息不太确凿,虽然女儿说的遮遮掩掩,但是对于他这样历经三朝重臣来说,足以嗅到某些阴谋的气息了。

看到二女儿投来闻讯的目光,符彦卿出班拱手道:“陛下,太后。老臣以为,契丹犯边,多在秋冬交替之际,且都是小规模的袭扰,以劫掠粮草为目的。而契丹和北汉素来不睦,如今却组成联军,兴兵二十万来犯,实在蹊跷。不如派斥候探明虚实,再做定夺不迟。”

“太尉是在质疑我谎报军情不成?”赵匡胤沉声问到,常年行军而晒得黝黑的脸上满是坚毅,实则内心已经波涛汹涌。心想莫非前几日在密室中和三弟赵匡义、智囊赵普等人商议之事败露了?

“陛下与太后明鉴,老臣绝无质疑赵点检之意。只是此时契丹和北汉犯边,着实蹊跷。去岁世宗皇帝挥师北上,连克三关三州一十七县,契丹人闻风而逃者无数;克北汉辽州,擒获其刺史。契丹和北汉正是国力虚弱之时,况且燕云之地正是千里冰封之时,怎会选择此时出兵南犯?”

“那契丹人正是看准我先皇新丧,想要趁火打劫。太尉如此质疑,难道是想要置我大周的江山社稷于不顾?是想要置陛下和太后于不顾?是要置满朝文武、大周百姓的性命于不顾吗?陛下,太后,军情紧急,臣请立刻发兵御敌啊!”

赵匡胤个三个“不顾”,让符彦卿听出了威胁之意,一时间心中转换过无数念头,但苦于没有明确的证据和理由,只得朝着上位拱拱手,回班肃立。

眼看自己父亲不再说话,已经六神无主的符太后看向了左列班首的左仆射(宰相)范质,“范相以为,该当如何决断?”

从未经过战阵的范质常年负责国中民生,哪懂这些军事,听闻外敌来犯,心中早已惊惧,如今听闻太后问起自己,硬着头皮出列道:“陛下,太后。祸莫大于轻敌,臣以为军情紧急,御敌刻不容缓。然而太尉所言,也颇有道理,此时契丹和北汉来犯,着实蹊跷。臣请陛下和太后决断。”

见范质这个老狐狸谁都不得罪,说了一番废话,但碍于其资历,符太后也不好过分强求,又看向了右仆射(副宰相)王溥,“王相以为如何?”

最新小说: 休夫后我给前夫当皇婶 三国视频君:开局盘点十大猛将! 每天被迫和九千岁秀恩爱 神秘复苏之从回魂夜开始 全能反派美强狠 柯南里的捡尸人 妖娘娘饶命 重生古代农家生活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九爷的心尖美人又野又狠